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乘鸾 > 081章 可喜
    祈东郡王是个规矩人。

    不止东宁官员,东宁百姓也这么觉得。

    自从祈东郡王来到东宁,就老老实实过着郡王该有的日子。

    对一个郡王来说,锦衣玉食、挥金如土不是缺点,勤奋好学、德行出众才是。

    不插手地方事务,跟官员没什么来往,就是作风奢侈点,行事霸道点,这真不是什么事。

    强占良田、纵奴行凶,当然有那么几起。但也就是那么几起而已,还不到引起民愤的地步。

    那是郡王,招惹不起的。普通百姓有这样的认知,只要不过分,都算规矩。

    因此,当那些旧案被翻出来,苦主告到巡按御史面前,多数人抱着看热闹的心态。

    看看这位蒋青天,是不是真的铁面无私,连郡王也敢论罪。

    于是,街头巷尾的闲话,终于不是明家如何闹鬼,而变成了蒋青天如何审案。

    相对于风口浪尖的祈东郡王,吴知府悠闲极了。

    蒋文峰来到东宁,虽然也依职责巡察了各项事务,但没有为难他。

    是以,他的日子并没有受到影响。仍旧每日办公,下了衙便到街上溜达,看看各家古董金石铺子是不是有好货。

    这日,吴知府与往常一样,晃到玲珑轩。

    “府尊来啦!”玲珑轩的大掌柜笑眯眯迎上前,“您来得可巧,早上才到了一块上等的田黄石,您给赏鉴赏鉴?”

    吴知府哈哈一笑:“那倒是来巧了。走走走,看看去。”

    大掌柜将吴知府请到楼上,进了珍藏室。

    四面墙挂满字画,多宝架上皆是珍品,大掌柜不知道挪动了什么,其中一面墙缓缓移开,露出一个小间。

    “您请进。”大掌柜笑吟吟。

    吴知府颔首,进入小间。

    这小间小得可怜,只放得下一张桌子,几把椅子。

    吴知府进去时,里面已经有人在了。

    两个人,一站一坐。

    “王爷。”吴知府恭敬行礼,又对另一人拱了拱手,“伍先生。”

    东宁能被称为王爷的,只有一人。

    祈东郡王微笑,指了指:“坐吧。伍先生也坐,这里没有外人。”

    吴知府笑着应承:“是。”

    站在祈东郡王身边的文士也施了一礼,与他一同坐下。

    “恭喜王爷。”吴知府坐下来,第一句便是,“终于把那些事拿出来了,可见他们已经没招了。”

    祈东郡王点点头:“这些日子,辛苦你们了。”

    “不辛苦,不辛苦。”吴知府摆手,“王爷本就没做什么,不怕他们查。是伍先生的功劳,不过小小的挑拨,就叫那位沉不住气了。”

    那位伍先生却笑着摇头:“不是,不是小可出的主意,不敢居功。”

    吴知府面露惊讶:“竟不是伍先生的主意?”说着再次拱手,“原来王爷身边还有伍先生一般的高人,当真可喜可贺。”

    祈东郡王颔首而笑:“年轻人就是年轻人,还当他怜香惜玉的表相是装的,现下看来,倒有几分是真。”

    吴知府道:“佳人难得,那位明七小姐如此形貌,又那般伶俐,他岂能舍得?谁说用美人计,就要送上美人?叫他心生怜惜,为此动怒,才是大大有用。”

    三人相视,笑了起来。

    憋了这些日子,今儿总算畅快了。

    还当他这个皇城司提点有三头六臂,不管看起来多么纨绔,他们都不敢掉以轻心。原来这么好对付?

    从头到尾,他们都没费什么劲。不过是,看准了他在私会美人,叫王妃领着人去酒楼走一趟而已。

    然后就传来好消息了。

    状告?告吧!把这些事翻出来,正说明他找不到别的由头了。

    一个郡王,干点不法的事算什么?所谓抢占良田,无非就是瞧人家田地好,低价强买来建园子而已。至于纵奴行凶,哪家豪强没干过?

    与皇帝血缘如此相近的郡王,干这些事不是罪过,什么都不干才是罪过。

    “王爷怕是要上书请罪了。”吴知府歉然道,“恐怕也免不了被申饬。”

    祈东郡王摆手:“不是什么大事,忍忍就好了。”

    夹着尾巴做人嘛,这些年,他不都是这样过的?

    吴知府没在这里留太久,半个时辰后,便出了玲珑轩。

    仍旧在街上闲逛了一会儿,去了另外几家金石店,才打道回衙。

    ……

    明微足不出户,外边的事却源源不断传进她耳中。

    “冲冠一怒为红颜啊!”她将小纸团扔进博山炉,看着它变成黑灰。

    阿绾皮笑肉不笑:“身为红颜,不知您感想如何?”

    明微认真想了想:“还不错。有杨公子这么位裙下之臣,很满足虚荣心。”

    “哼!”

    “小姑娘脾气别这么大。”明微语重心长,“你看你又气不到我,何苦一直给自己气受呢?”

    阿绾道:“我今年十六,您老贵庚?”

    明微笑:“你只知这具身体十五,可知我真实年龄为何?焉知不是七老八十,活成人瑞了。”

    阿绾怀疑地看着她。

    真的?

    明微老神在在,往砚台倒了些水,随便磨了两下,提笔画符。

    “这些日子,我将余芳园翻了个底朝天,没找到那把锁。”她一边画一边说,“我怀疑,这个锁在外面。”

    阿绾问:“那我们该怎么办?”

    “外面的事交给他们,我们先收服庚三。你的口诀背熟了吗?”

    “背熟了。”

    “很好。”明微将刚刚画好的符交到她手上,“试试能不能引动。”

    “我会用符了,是不是就能收服庚三了?”

    明微道:“对,所以你要认真一点啊!”

    “哼,你就等着吧!”阿绾捏着符,到隔壁尝试去了。

    明微搁下笔,走到窗前,看着黑暗中的柳树。

    她吹了几天的度魂曲,已经将庚三的血煞消磨得差不多了。

    明日将他收服,便试着将他迷失的神智唤回来。

    十年时间,恐怕他记得的事情不多了,要抓紧才行。

    只要庚三开口,就知道那个可怕的推测是真是假。

    “娘。”她低下头,看着手中的金簪,“你知道你爱着的,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吗?”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