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苍穹之上 > 第十二章 神烬山绝域(下)求推荐票!
    那让人毛骨悚然的嗡嗡声好几次从洞穴附近掠过,宋征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但似乎他的运气还不错,那群巨蚊始终没发现这洞穴,也可能是发现了,但因为它们体型太过巨大没办法进来才放弃了。

    听着那嗡嗡声逐渐远去,宋征放松下来一屁股瘫在了地上。

    好一会儿,他才再次钻出来,然后把王九也拽出来。胖子被他折腾了这几下,再加上奇药起了作用,哼哼了几声醒了过来。

    他迷迷糊糊的问:“什么时辰了,天还黑着呢,起得太早了……”忽的一个激灵想起来了,猛坐起来:“书生,咱们还活着?”

    宋征苦笑一声:“暂时还活着。”

    是的,暂时还活着,神烬山绝域深处凶险无比,他们能活到现在实在是侥幸。

    王九张嘴刚要接话,忽然一截漆黑如墨的尖刺噗一声刺穿了宋征的肩膀,鲜血溅了他一脸。

    宋征一声惨叫,一股强烈的麻痹感顺着伤口处袭向全身,他差一点就昏迷过去。但两年在皇台堡战场的历练,让他瞬间明白自己身后是什么东西,这个时候被毒昏过去就只有死路一条!

    他狠狠咬破了自己的舌尖,满口鲜血剧痛刺激让他瞬间清醒了过来。

    “啊——”他嘶吼一声,双手用力抓住了刺穿自己肩膀的黑刺。一股巨力朝后扯去,黑刺上长满了细密的倒钩,宋征的双手顿时鲜血淋淋,可是他却强忍着疼痛就是不撒手,同时不顾身上的疼痛,用力掰着毒刺。

    “愣着干什么,快过来帮忙!”他朝吓呆的王九大吼一声,背后的巨蚊拍打着翅膀,几条尖锐细长的蚊足对着他的后背又蹬又挠。

    制式皮甲上亮起了灵光,救了他一命。巨蚊最大的攻击力来自于口器,蚊足看似尖锐但没有多大力量,皮甲上很快出现了一道道划痕,但总算没有破裂。

    王九也回过神来,毕竟是狼兵营的老兵,胖脸上露出一丝狠戾扑上来和宋征一起,四只手狠狠攥住了那只口器毒刺,宋征燃穴十五枚的境界,王九燃穴十九枚,两人一齐大吼发力,灵元迸发,灵光从他们身上如同飞鸟一般闪出。

    巨蚊猛地一拍翅膀,冲飞之力竟然将两人带离了地面。

    两人第一次发力失败,巨蚊跟着跌落下来。宋征死攥着口器不放手,咬牙对王九说道:“我怀里有个红色的瓷瓶,里面的灵丹你我一人一粒,快!”

    王九顾不上那么多,松开一只手掏出来,弹掉塞子把瓶子往空中一甩,里面七八粒血红的奇药落出来,他抓了两枚往两人嘴里一塞,用力吞下去。

    一股炽热如火一般烧遍了全身,已经点燃的大穴中,好似被人添了一把柴火,灵元更盛!

    只是他们鼻孔里都嗅到了一股血腥味,知道这奇药必定大伤根本,此时却也顾不得了。

    “再来!”宋征一声怒吼,两人再次一起发力。

    在他身后,巨蚊用力一蹬,皮甲终于承受不住,嘶的一声碎裂了,宋征背上立刻出现了几道深可见骨的长长伤痕!

    “咔嚓!”一声脆响,巨蚊的口器终于被两人合力掰断,一股浓稠的黑色体液喷出来,浇了王九一头,他嗷的一声惨叫抱着自己的脸倒了下去。

    宋征已经疼的浑身冒汗,他一手抓着断掉的口器,另外一手摸出周天古钱,猛一转身狠狠扑向了巨蚊。

    噗!口器刺进了巨蚊的脖子,同时另外一只手按在了巨蚊的伤口上,惊蛰雷轰然发动,一道湛蓝刺眼的雷光钻进了巨蚊的身体。

    轰!轰!轰!

    巨蚊体内传来一阵阵闷响,节肢硬壳的缝隙中,不时有雷光涌出来,这头恐怖的莽虫终于渐渐地萎顿了下去。

    宋征丢下它顾不上查看,返身去看王九:“胖子,胖子你怎么样?”

    巨蚊口器中的体液含有麻痹剧毒,量大也同样致命!王九已经昏过去了,宋征掰开他的捂在脸上的手,稍微松了口气,体液喷溅在他脸上,但没有掉道眼睛里,否则王九这双招子就算交代了。

    他连忙又从怀里摸出来几个瓷瓶,分辨了一下,挑出来一只绿色的打开给王九喂下去三粒。

    他自己也是一阵晕眩,肩膀上的伤势和毒性一起发作,他自己吃了三粒解毒奇药,又将之前的疗伤奇药服用了三粒。

    然后将一粒疗伤奇药碾碎了分别涂在自己和王九的手掌上。

    做完了这些,他坐在一旁稍稍休息,开始有些控制不住的晕眩,过了一会儿奇药发挥作用了,总算是好受一些。手掌和肩膀上的伤势飞快恢复着——这是修真的力量,世俗界的各种药物,绝没有这种效果。

    他站起来朝那只巨蚊走去,这只莽虫为什么会落单,宋征查看了一番之后也明白了:它的一只翅膀快要被砍断了,是第七镇官兵的制式战剑。

    刚才那几名军士在空中也反抗了,这只巨蚊最倒霉被一剑斩断了半边翅膀,也就无法飞行了,当即被族群毫不犹豫的抛弃了。

    巨蚊身上最脆弱的部位应该就是它们的翅膀。

    它躲在地上,伺机偷袭了宋征。如果不是它翅膀受损,肯定已经将两人带的飞上天空——别说重,就算王九的体重是宋征的两倍,对于巨蚊来说也能飞起来。

    一旦到了空中,两人就十分不利了。

    王九从剧烈的麻痹感中苏醒过来,心跳越来越强烈,他醒过来后第一个念头是:“好险,幸好活过来了。”

    第二个念头是一声惨叫去摸自己的脸:“胖爷是不是毁容了?”

    他脸上留下了大片的黑斑,但宋征毫不犹豫的摇头:“完全没有。”他在伍中信誉良好,王自是不疑有他。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