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苍穹之上 > 第三十五章 无边虫河(中)求票!
    周寇接过灵丹闻了一下骂道:“你手拿什么了,弄得灵丹上一股馊味。”

    王九火了:“爱吃不吃!”

    周寇还是吃了,也不去想王九到底干什么了。

    半个时辰之后,宋征吃惊的发现,自己已经炼化了药力!这可是三阶奇药,药效迅猛而且巨大,以他的境界,按说至少要两个时辰才能完全炼化吸收。他一开始的打算是恢复了自身的伤势之后,剩余的药效暂时压制在一枚大穴之中,日后再慢慢处理。

    毕竟这里是步步凶机的神烬山绝域,不可能给他两个时辰炼化药效。

    但现在,半个时辰就完事了。他试了一下,自己身上伤势完全康复,而且实力隐隐有所提升,若是给他足够的时间,还可以进一步点燃一枚大穴。

    “难道是……道韵微澜的效果?”他猜测着睁开了眼。

    “你没事了?”史乙问道,宋征点点头看到一边还在打坐的周寇:“土匪怎么样?”

    “他伤的比你轻,应该问题不大。”

    刚刚简单说了两句,前面土坡上的赵绡忽然朝他们打了个手势,几个人顿时不敢做声了,赵绡的手势他们都很清楚:有危险!

    史乙慢慢打手势示意王九留下照顾周寇,他带着宋征慢慢爬了上去。

    在土坡上和赵绡会合往下看去,在冰冷的月光照耀下,远处有一片看不太清楚的痕迹。等过了一会儿,那“痕迹”靠得近了一些他们才能分别出来,一股寒意从脑后冒了出来。

    “虫河!”

    那是一片外形像蚂蚁,触角像天牛,一身黑纹好像毒蚊一样的怪虫,每一只只有黄豆大小,可是数量多的让人头皮发麻。

    它们从远处哗哗啦啦的爬来,就好像一条大河流过一样。

    赵绡轻轻拍了宋征一下,示意一指。宋征在她的提醒下注意到,巨大的虫河中似乎有什么东西,隐隐有个巨大的黑影。

    他先取出僻虫丹,而后又洒了一些药粉在周围,做好了准备,再去看的时候,虫河已经到了几百丈外。

    那种哗啦啦的声音好似滚雷一般,这种名为“切齿蚜”的怪虫数量多的不可思议,“河面”宽数千丈,或许不应该形容为大河,而是一片“洪水”!

    他担忧的看了看手里的僻虫丹,这种切齿蚜是莽虫中十分著名的一种,相对于别的莽虫来说,它们对气味并不敏感,更多的是依靠触角的触觉来进行判断。

    一只切齿蚜非常弱小,但是一群……根据它们的族群数量,可以评定从六阶到九阶的水准。

    而眼前这一群,毫无以为整体实力达到了九阶,甚至更高!

    而此时,宋征也看清楚了那虫河中的巨大黑影到底是什么了——那是一条长达四十丈的巨蟒,粗如山丘,巨蟒脖子上张开一片狰狞的鳞片,像是蛟龙一般!

    这是著名的八阶荒兽“孽蛟蟒”,带着几分蛟龙的血脉,当是真正的蛟龙随意“宠幸”某种大蛇的后代。

    虽然比不得真正的蛟龙,但好歹身负蛟龙血脉,实力可是货真价实的八阶!

    但这样一头巨兽被这群恐怖的切齿蚜狩猎了,切齿蚜们驮着庞大的巨兽尸身,不慌不忙的返回巢穴。

    孽蛟蟒的身上有几道恐怖的伤痕,一看就知道是一点一点啃噬出来的。甚至连它的头顶上,都被要出来一个深洞,直通脑髓,这才是致命的伤势。

    它们会将这头庞然大物搬运回洞穴,然后咬碎成比它们身躯还小的肉块,铺在巢穴的最底层,那里有它们尚未孵化的卵,新生的切齿蚜一孵化出来,就能够吃到八阶美味——越是高阶的猎物切齿蚜越喜欢,因为这决定了它们后代的凶狠和强悍程度。

    但让宋征三人魂飞魄散的是,那浩浩荡荡的虫河,直奔着他们所在的土丘冲了过来。他们连八阶的草王都是死里逃生的局面,如果直面这样一道连八阶荒兽都能猎杀的切齿蚜虫河,下场如何可想而知。

    而看虫河这规模,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一旦被发现——这些切齿蚜可是会飞的,那像毒蚊一样的黑色花纹,实际上是它们收起来的虫翅。

    “怎么办?”连史乙也乱了方寸,宋征对两人悄悄挥手:“你们先下去,看我的信号,不行就只能跑了,跑掉一个算一个。”

    最前面的那一群切齿蚜忽然晃了晃脑袋,两根天牛一样的触须密集抖动,宋征赶忙拉住两人:“千万别动!”

    触须抖动发出的波动反弹回去,土丘上一片静止仿佛,切齿蚜没什么兴趣。要将这样庞大的荒兽搬运着翻过土丘,切齿蚜也觉得辛苦,一掉头从土丘下绕了过去。

    哗哗啦啦……

    这一条“漫长”的“大河”,足足用了半个时辰才全都离开。宋征三人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极为别扭,可是却一动也不敢动。稍微一动,哪怕有一只切齿蚜察觉到了,他们也会和那头孽蛟蟒一样的下场,变成碎肉成为新生切齿蚜的美食!

    甚至切齿蚜还会嫌弃他们等级太低,只杀了不用他们来喂养后代。

    好在土丘后面的王九见机快,也跟着一动不动,而周寇吸收药力速度比宋征慢得多。

    终于见到那巨大的虫河走远,三人浑身一松瘫在了地上,汗水已经把里外衣衫都湿透了。

    “你们这是怎么了?”周寇恰好醒来,茫然不解的看着四人,这周围没啥危险啊。

    王九一巴掌抽在他后脑勺上:“傻人有傻福。”

    “死肥猪,你才傻呢,傻胖傻胖的!”周寇不甘示弱。但宋征不想给他们继续争吵下去的机会:“快走吧,这地方我一时半刻也不想呆了。”

    险些成了虫粪,没有人愿意继续留在这里。

    五人伤势复原,暗扣着各自的法器悄悄在黑暗中行进,天空中残月的光芒冰冷暗淡,并不能照亮他们的前途。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