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苍穹之上 > 第一二六章 名将之殇(下)第一更求推荐!
    “直荐显然是不行了。但是咱们的这位皇帝陛下好大喜功,却并不坚毅,遇难则退。”这是宋征从朝廷以往的一些政策决断上看出来的。

    赫连烈又想了想,还是道:“你接着说。”

    宋征心里反而有些没底了。他对于皇帝的判断都是从间接证据得出的,肯定不如赫连烈准确。赫连烈不说他的判断是对是错,让他有些底气不足。

    他硬着头皮说道:“只要让他明白妖族势大,不可能一举击溃,咱们的皇帝陛下立刻就会知难而退。”

    赫连烈皱起了眉头,宋征说到这里就打住了。其余的不用他说赫连烈也能想明白。而他也不能再多说了!

    都天灵还没听明白,等着他的下文,可是宋征再也不开口了,他催问道:“然后呢?”

    宋征抄手而立,双唇紧闭。都天灵纳闷,赫连烈却抬了抬手:“天灵,将他们送回去吧,本将……好好想一想。”

    “是。”都天灵满肚子疑问。

    不光是他,史乙四个也不明白,路上不好多说,回到了住处,等都天灵走了,他们立刻七嘴八舌问起来:“书生,你给将军到底出了个什么主意?”

    宋征叹了口气:“你们等着看吧,将军……应该会采用这个办法——只不过这个办法,对于将军来说,是个极为艰难的选择。”

    ……

    宋征猜得不错,对于赫连烈来说,做决定是非常痛苦的。

    都天灵把宋征五人送回去,就急急忙忙赶回来问个清楚,他知道将军已经听明白宋征的意思了。但赫连烈这次却没有跟他解释,让他退下了。

    一连两天,赫连烈再也没有任何举动。

    夫人揪心无比:“夫君,那少年狼兵的办法,是目前唯一可行的,我知道你心中痛苦难以抉择,但为了洪武的国运,只能牺牲一部分人了。”

    赫连烈低头,默然不语。

    宋征的办法很残忍,只需要赫连烈在上一道将血急奏,谎称七杀部攻来,皇台堡难以抵挡,请求朝廷立刻支援就可以了。

    禁军在都在京师周围;塞北边军、关外边军想要抽调需要提前协调换防,速度缓慢——能够快速赶来的,只有皇台堡后方同州、江州的卫所兵。

    数万卫所兵进入皇台堡,势必成为陪葬。但皇帝会被妖族吓住。他原本是想要出其不意,只有这样才能实现他“伟大”的计划。

    如果妖族早有准备,甚至不像赫连烈之前所说的那样放弃从皇台堡进攻洪武天朝,皇帝肯定就不敢再之行这个计划。

    宋征对与皇帝秉性的判断是正确的,他好大喜功,但一遇挫折,就会立刻放弃。

    这就是宋征所说的,牺牲一些人,保住洪武天朝的元气。这些元气,就是禁军和边镇军!两者无论是法器装备还是战力,都远超卫所兵,他们才是洪武天朝外抗妖族,内撼六雄的支柱。

    禁军和边镇军如果败光了,洪武天朝也就完了。

    可是牺牲一批、保存一批,毕竟是很残忍的事情,这都是活生生的性命,不是物品!宋征就算是想到了这个办法,也不愿意直说出来,甚至他更希望赫连烈还能有别的办法,不要走出这一步!

    赫连烈忽然抬起手来,轻轻**着妻子的秀发,许多年过去,这一头如云的秀发,仍旧和当年一样乌黑秀丽。

    夫人也如年轻时候一样俏皮一笑,眼波如水,嗔了他一下。

    “夫人,”他轻声说道:“这么多年辛苦你了。”

    夫人吃笑道:“我辛苦什么?有你这样一位大军神的相公,我才幸运呢,天下人都说我慧眼识英雄,重信义轻富贵,反而得了佳偶;后世我一定是贤妇的典范。

    而夫君你有疼我爱我,一切都顺着我,准我组建战车兵跟你南征北战,不将我关在后宅中,又对我一心一意,终生不纳小妾,不娶偏房;当世的所有女子都很羡慕我。

    我此生已经无悔了……”

    赫连烈意外的看着妻子说着说着已经眼泪盈眶,讷讷道:“夫人已明我的心志?”

    夫人点点头,拉起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脸颊上,柔声道:“夫妻一体,我陪夫君。”

    “万万不可……”

    “有何不可?”夫人声音仍旧温柔,却柔中带刚,坚定无比。

    “夫人!”洪武天朝最后一位名将虎目垂泪。

    ……

    半个时辰之后,车骑大将军赫连烈着官袍礼冠,夫人着诰命霞帔,携手踏云登天,欲回京面圣。出皇台堡三十里,当空陨落。

    玄通境级别的名将全身灵元熊熊燃烧,从苍空之上坠落,拖着长长的焰尾,灿烂宛若流星。

    消息传回京城,朝野震惊。大军未动,先损元帅。一向好大喜功,却又心性孱弱的天子惊惧不已,他没有反思是自己不理会赫连烈一连十三道将血急奏,要败光洪武天朝最后的血本,才最终逼死了朝廷最后的名将,他只是认定此乃不祥之兆,北征之举戛然作罢。

    ……

    皇台堡满城素缟,三军皆悲。

    都天灵和剑无锋哭成了泪人,重光军到大将军的亲军,都穿上了孝服。宋征含着泪,闯进了一家无人的布店,抱了几匹白布出来,赵绡有些笨手笨脚的给大家做孝衣。

    后来苗韵儿来了,哑声道:“还是我来吧。”

    宋征呆呆的坐在屋檐下,他想着自己和车骑大将军最后一面,自己给他出了一个主意。但此时他突然明白了,这个办法赫连烈不是想不到,而是不想用。

    他更没想到的是,赫连烈还有这样一个选择,而他几经挣扎,还是像以往一样,坚持去做了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

    他拒绝选择牺牲一批人、拯救一批人,因为那个选择说不上错,但也说不上对!

    他找到了一个在他的评判价值观念中,正确的选项。

    宋征悄悄抹了一把眼泪,父亲去世后,他原本暗暗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会流泪了。忽然天空中有什么东西飘下,他一抬头,几片雪花从屋檐旁悄然落下。

    今年塞北的雪,来的早了一些。

    ……

    潘妃仪站在他身后,望着他的背影,心中五味杂陈。

    在赫连烈之前,她绝不相信,会有人为了那些非亲非故的人付出生命!她听多了圣人之言,却也见多了鬼蜮之事,家人的抛弃让她更是心已冰冷,但偏偏赫连烈在这个时候,重重震撼了她一下。

    她第一次看到宋征真情流露,心中深深同情:脉河三道的境界,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察觉不到自己站在他身后的。

    她缓步上前,让自己的脚步声惊动了宋征。宋征一回头,她看到那双眼睛红红的,眼圈有些肿,知道他哭过了,却没有嘲笑的心情,仍旧是深深地同情。

    她站在一旁,将一只书匣递给他:“这是用你给我的那些荒兽材料换回来的,我跟家里争取了一下,应该不会让你失望。”

    宋征打开书匣,里面是一本薄薄的绢书册子,封面上三个绣金古篆:古神炼!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