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苍穹之上 > 第一二七章 天煞(上)第二更!
    这是一门阴神修炼的法门,等级很高。

    宋征之前拜托过潘妃仪,用一些申屠霸的小洞天世界中的荒兽材料,换取一本一身修炼法门。

    他意兴阑珊的翻了几页,潘妃仪劝说道:“逝者长已矣,天火逼得车骑大将军殉道而去,我们更要活下去。增强自己的实力,跟天火斗到底!”

    宋征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说道:“你很想或者走出天火的控制吧?回去让那些抛弃你的人看看,他们做出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错误决定!”

    潘妃仪忽然笑了:“这是我现在活下去最大的动力了。”

    宋征捏着手里的《古神炼》点头道:“这部功法不错,谢谢了。”

    距离上次圣旨已经快一个月了,宋征猜测天火很可能就要发布下一道圣旨了。他没有去理会,专心修炼这部《古神炼》。

    两次“道韵微澜”之后,他的资质已经可以比肩没有得到“先天甲古火经”之前的潘妃仪,阴神修炼法门虽然艰难晦涩,但他还是很容易就上手了,只不过修行起来进度十分缓慢。

    同州修士从上到下,已经对天火和皇台堡畏如蛇蝎,没有人敢再来“寻找机缘”了。但是更远一些的州郡,甚至江南等地,仍旧有修士三三两两的赶来,市集中的人数不断增加。

    ……

    这一日,东南密报,华胥古国一直镇守在九雷城防备妖族“天叱部”的名将云赤惊忽然失踪了!

    云赤惊被称作“天煞”,有他在九雷城,天叱部百万妖兵一动也不敢动。

    四十年前,云赤惊曾经在洪武天朝和华胥古国的边境“烈泉关”和赫连烈小战一场,那是华胥古国的一次试探,两大名将并未完全展开手脚,各自统兵数万互有胜负,算是一次平手。

    也是因为赫连烈挡住了云赤惊,才让洪武天朝外强中干的真实实力,没有过早的被戳破。

    但是现在,赫连烈刚死,他的老对手云赤惊就忽然失踪,洪武天朝上下一片紧张:难道华胥古国要趁此机会,将云赤惊调到烈泉关,再次发兵攻城略地?

    整个洪武天朝的边境线上,一片风声鹤唳。朝廷甚至暗中将西南边军调往东线。

    ……

    云赤惊有个非常显著的特征,在华胥古国几乎人尽皆知,但在洪武天朝、尤其是在塞北这一片,知道的人非常少。

    他颌下留着一道鲜红如火的三寸胡须——每一根都是用鲜血染成的!

    云赤惊修的乃是《万世亿生杀神大法》,每一战获胜,他都会在战后抽取对方阵亡将士的全部精血,炼化之后染红自己的胡须。

    他这一生至今,大大小小近千战,最差的也是和赫连烈战成平局。绝大部分战争都是以他获胜告终,所以这一把胡须染成了血红!

    崇山峻岭之间根本没有道路,但是对于云赤惊和他麾下的百战王骑来说如履平地。

    百战王骑只有三十六人,但他敢于用这样一个霸气的名字给自己的骑兵命名,可想而知这支队伍的强大。

    云赤惊曾经在华胥古国一次宫廷宴会上直言不讳,如果是自己率领,哪怕是对上七杀部传说中的龙骑,也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

    三十六头骑兽,全都是八阶!云赤惊胯下,更是一头九阶九目雷兽!

    骑士修为的平均水准是命通境中期,而云赤惊已经是玄通境巅峰,只差一步就能迈入天通境,成为镇国强者!

    当年烈泉关那一战,因为两国只是互相试探,所以云赤惊其实没有带上自己真正的主力——百战王骑。

    但是这一次,云赤惊盘膝坐在九目雷兽后背宽敞的兽鞍上,抬头看了看天空,神烬山中已经开始飘起了雪花,他露出了一个跟杀生亿万是为雄的老将不符的纯洁笑容,双眼忽然如同孩童一般的纯净。

    身后,一起上前询问道:“将军,快到天断峡了,咱们要不要赶在天黑之前进去?”

    云赤惊嗔怪的骂了一句:“蠢!去天断峡做什么?送人头给那一团古怪的黑火吗。传令全军,就地扎营。没有本将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靠近天断峡谷,违令者斩!”

    “得令!”

    云赤惊又喊住他:“派几个人出去,本将今晚想吃云上鸿鸟。”

    “将军稍后,一定为您猎来。”

    云上鸿鸟高达八阶,但这种巨鸟天禽飞的极高,轻易不会出现在云层下,因而极难猎杀,但百战王骑从来不会说自己不能完成任务。

    三十六骑就地扎营,他们其实都很奇怪,将军忽然将他们召集起来,甚至没有跟皇帝和兵部打个招呼,就急匆匆的离开领土,从神烬山绕道靠近天断峡谷,可是马上要到了,却又不准大家进去。

    他们都很了解自己的将军,他性格怪异坚定,常有惊人之举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最后的战果都能够证明,将军眼光卓绝,深有远见。

    所以他们已经习惯了执行命令——不管将军的命令有多么古怪。

    猎杀云山鸿鸟的命令也传达了下去,立刻便有三骑弛出,他们朝着不同的方向飞奔百里,各自占据了一座巨峰。

    其中一骑双耳张开,其大如斗,方圆数万丈之内,最细微的一丝声响都逃不出他的耳朵。

    忽然他站了起来,雄踞于坐骑兽首之上,从背上摘下了一张大弓。前手推弓,后手摘箭扣弦,做好准备却没有拉开。一双巨耳表面,浮现出一层细密的淡金色符文,就好像皮肤表面忽然多了一层金色的毛细血管。

    有了这一层符文的加持,他更能够敏锐地分辨出更加细微的声响。

    骤然,他的身躯一动,快的让人看不清楚动作,只听见嘣的一声弓弦闷响。一道金色光芒裹着一枚箭矢冲天射去。

    这只箭矢快如雷电,在飞射的过程中,更是一口气将周围几十里范围内的天地元气全都吸纳在了箭头上。

    在箭头前面凝聚成了一颗只有米粒大小却明亮的让人无法直视的光点。

    天空中的雪花,瞬间就被这一箭蒸发成了气体,厚厚的云层被穿透,啪的一声射中了什么东西,一声哀鸣一头百多丈的大鸟从天而降,翻滚着摔落下来,轰的一声落在了骑射手西北方向十几里。

    “哈哈哈!”他一声大笑,收好了弓箭驱兽而去,很快就找到了这一只云上鸿鸟,带着回去复命了。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