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苍穹之上 > 第一三一章 如何摆脱?(中)
    宋征看着摇摇晃晃的两人,心中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愤懑。他一只手一个,抓住了他们凌空一跃,上了旁边一座三层楼顶。

    这里的视野开阔很多,宋征朝前伸手,是萧索破败的市集;再往后一指,是巨大的皇台堡——如同在领地争夺中失败的巨兽满身伤痕。

    天火的光芒在峡谷口映照着半个天空,宛若巨大的阴影。

    “这里是什么地方?”他厉声反问:“什么狗屁第一强兵?这种虚名有意义吗?车骑大将军为什么会英勇就义?!你们还不明白吗,在这里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他是真的生气了,左右一脚,分别将两人踢了下去。

    呼呼的坠落当中,两人重重的摔在了街面上,砰砰两声,砸出了两个大坑。两人却都躺在里面,一动也不动,苦涩的泪水无声的流淌出来。

    宋征没有去理会他们,以他们的实力,这点高度摔下来就算是脑袋着地也没事。

    他跳下来,直往孟天九的院子去了,头也不回。

    ……

    “呼——”

    站在院门前,宋征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那种愤懑的感觉总算是散去了不少。他忽然明白了,真正的强者或许是不会被理解的。

    比如三千年前的北征大帝,也比如赫连烈——他手下的亲兵都无法理解他的苦心。

    嘎吱一声,门开了,孟天九笑着道:“来了,请进。”

    宋征不意外,他没有掩饰自己的气息,以孟天九和井川北的实力当然能感应到。他跟着孟天九进去,到了宅子左侧的小跨院,几株老红梅开的正艳,树下石桌上,井川北正在斟酒。

    宋征看了一眼就笑了,两人保留着寒门战士的本色,没有精致的菜肴,没有考究的酒具。四大碗兽肉,三个粗瓷的大酒碗。

    他心中有了些好感,在孟天九的招呼中坐下来,井川北举起酒碗:“之前有些误会,我们两个也有不对的地方,这一碗酒之后,都算是过去了,可好?”

    宋征点头,跟他们干了一碗。

    井川北朝孟天九点了一下头,后者心念一动,膻中**灵光燃烧起来,一团灵文光球升腾而起,朝外投映出一片绚烂的奇阵,将三人笼罩进来。

    井川北忽的一笑,单刀直入道:“想不想摆脱天火的控制?”

    宋征心中一惊,差点失态!

    他甚至怀疑井川北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不过很快心思一转,自己的事情不可能泄密!都天灵和剑无锋可能会知道,但绝不可能告诉井川北。

    他镇定之后,露出了一些心动的神色:“什么意思?你们会有办法?那可是天火啊!妖皇也束手无策。”

    井川北又为他倒上了酒,说道:“你听说过七杀部的白梨妖吗?”

    宋征全身一震,一下子明白他们的计划了,白梨妖大名鼎鼎,只不过早已经灭亡,所以从来没有人想过这个办法。

    他一边缓缓点头,一边飞快的在心中将井川北他们的计划推敲了一遍,心中却另有打算。

    井川北继续说道:“白梨妖一族实力平平,却拥有一种圣物白梨实——可以天然诞生身外化身宝物。因为这种宝物,哪怕是有妖皇提供庇护,牠们最终还是不可避免的灭绝了。

    白梨实最后一次出现是在三百五十年前,后来就彻底在天地间绝迹。”

    他观察着宋征的反应,却无法从少年古井无波的脸上读出什么,只好继续说道:“昨天我们两个在堡门下遇到几个人,多管了一桩闲事,没想到救下来的人已经快死了,他临死之前告诉我们,他们一伙人上一次圣旨中,在神烬山无意中闯入了一片洞天福地,看到了一株圣梨树,上面结着十几枚白梨实!”

    宋征问道:“他们没能采摘下来?”

    “没有。”井川北道:“那一片洞天福地神秘复杂,不但有巨兽守护,而且天生灵阵布置,他们根本无法靠近圣梨树。”

    宋征点了点头,倒是不出意外。

    “他们退出来之后,绘制了一分地图每人保管一部分。但是在神烬山中又死了好几个人,回到皇台堡的,只有三人。”

    “宝图有三份?”

    井川北苦笑:“不是那么简单。这群家伙谋事不密,结果被人算计了,现在有四伙人知道这个秘密。”

    宋征皱眉,三份藏宝图,却有四帮人?

    井川北不用他问就解释了:“白梨实很特殊,必须用连方玉斗接着,其他东西只要一碰就会立刻化为一片灵灰。

    他们在寻找连方玉斗的过程中泄露了机密,结果一直被暗中追杀。他们一慌乱,有两人想要寻求支援,结果反而被杀了夺走藏宝图。”

    宋征默然,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昨晚的这人,就是三人中的最后一个,一直躲着但还是没能躲过去,现在这一份藏宝图落在了我们手上。”

    宋征问道:“这么珍贵的宝物,你们愿意分给我一份?”

    井柏然和孟天九相视一眼,笑道:“根据他们所说,那一株圣梨树恐怕已经数千年没有采摘,白梨实数量过十,咱们每人其实只要一枚就够了。

    宝物到手,用传送奇阵送出去——物品离开,天火不会干涉。然后咱们陨落在神烬山之中,立刻就能够从白梨实当中重生。”

    宋征点点头:“需要我做什么?”

    终于谈到了重点,井川北道:“连方玉斗在一伙五云卫的残兵手里,他们跟我约好了,晚上在流银楼相会,商议宝物归属。我带着藏宝图,他们带着连方玉斗。”

    宋征笑了:“就像赌局一样,各自将赌注压上去,一战定胜负,赢了的带着两样宝物离去,输了的……尸体留下。”

    井川北也笑了:“小宋你真是个有趣的人。”

    一直没说话的孟天九终于开口了:“四方现在都有了默契,不能在泄密了,现在知道的人已经够多了,如果再拉一些强修进来,被别人主导,我们这些人不可能分到白梨实。”

    这倒是真话,宋征点了点头。不过认清楚情况,和坚定地去执行是两个概念,有些人总喜欢饮鸩止渴,他提醒自己不能不防。

    他问道:“大将军的残部参与进来了吗?”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