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苍穹之上 > 第一三四章 实力压人(中)内有解决乱章操作法
    (放在后面怕有的读者看不到,昨晚上补了前面漏发的一张“天煞(下)”,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有的读者客户端显示就乱了。中午发了两个单章,一个在正文一个在作品相关里,大家可以看一下,我真觉得这事情一波三折,跌宕起伏,十分的悬疑。一直弄到刚才,编辑从技术那边得到了消息,我是个技术盲没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总算有了解决方案:不管是安卓还是苹果的客户端,如果那几章出了问题,大家进入本书目录页,上滑至顶端,然后下拉目录页刷新一下,应该就好了。就是刷新一下整个目录页。我也很郁闷,这么点小问题,居然搞了这么久……最后,为了表示歉意,今天四更!)

    “呼——”看到孟天九和井川北都倒下了,他也终于支持不住,跪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吸气,体表的皮肤开始干枯,整整一层脱落下来!

    这还只是表现,对于身体和灵魂的透支,有着巨大的伤害,将会在以后慢慢体现出来。

    他身边,剩余的五个手下围了上来,老八和小九则面带冷笑走向了宋征。

    宋征其实也有些后怕,暗道侥幸!如果不是今天下午恰好机缘巧合将《古神炼》修炼到了“内照”的层次,他可能也坚持不下来。

    现在虽然灵魂很不舒服,但他仍有一战之力。

    看到走上来的两人,他露出了一个愉快的微笑,抽出天光古刃刀,一步杀出,以演刀法!

    “破晓九刀”第一刀杀出,最前面的小九瞪着眼睛倒了下去,怎么也不肯相信,自己连人家一刀也挡不住!

    他心中在叫冤:我是燃穴九十枚的境界啊……

    第二刀,老八凶狠的动作猛地顿住,宋征从他身边闪过,斩出了第三刀。他艰难缓慢的低下头,看到了自己胸口上,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血线,而后肩膀以上,顺着这一道血线滑了下去。

    他也临死费解:我已经点燃了十九枚隐穴了……

    第三刀,又杀一人。脉河一道!

    第四道,第四人——脉河二道。

    第五刀之后,厉占楼身边已经空了,只剩他自己。

    厉占楼难以相信,最后倒下去的才是他真正的心腹,实实在在脉河三道的实力!他嘶吼着喊道:“不可能!你一个边镇小兵,怎么可能有如此实力!”

    他疯狂大吼之后,突然身后灵元喷炸,快如闪电的朝宋征袭去!

    他手中一柄毒刺,用某种高阶荒兽的独角炼制而成,淬了绝域当中的剧毒,闪着一层黑蒙蒙的乌光,见血封喉。

    表面的疯狂,是为了掩饰这阴损的偷袭一击!

    他和宋征相距极近,按说宋征绝没有可能躲开。但宋征欢畅的笑了,道了一声:“原来境界压人的感觉这么爽!”

    轰!

    天空中,三道脉河当头落下,每一道都宽广无边、如灵河、如冥河。上面每一枚大穴都宽广如海,隐穴闪闪烁烁,如同河中倒映的星辰。

    周天古钱凌空飞出,将一片玄妙不可言的领域张开,笼罩了战斗中的两人。

    厉占楼堂堂脉河四道的境界,和对方三道脉河一碰撞,就哗啦一声脉河溃散,灵元如同溃堤的河水一般四处乱窜。有周天古钱在,压制对手提升自身,宋征和他的境界基本持平,但宋征的脉河可要比他强悍太多了。

    他啊的一声大叫,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力量当头压下来,他那一刺分明已经到了宋征身前,却被这股力量硬生生的压住了,差之毫厘杀不得宋征。

    宋征手腕翻动,天光古刃刀瞬间完成了“破晓九刀”中剩余的四刀,凝聚成了一式,凌空落下!

    厉占楼大吼一声:“不——”

    他拼尽了全力,想要再次发动那撕裂灵魂的秘术,可是宋征扣指一弹,噗的一声一道雷电击破了他的咽喉,秘术戛然而止。

    他眼睁睁看着那一刀落下,竟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去躲闪,临死前的恍惚,感叹道:这一道的光芒,真美!

    光华无可比拟。

    宋征收刀,厉占楼跪倒在地,身躯震动,脑袋一歪从脖子上掉了下去,骨碌碌滚出很远。

    他也有自己的梦想,可惜作孽太深,老天都不让他如愿。

    宋征当然毫不客气的将藏宝图和连方玉斗收进了怀里,然后去照顾孟天九和井川北。扶着两人出了流银楼,不多时回到了他们的院子。

    整整一个时辰,服用了高阶奇药的两位强兵才终于缓了过来,井川北苦笑:“没想到厉占楼还有这一手,死里逃生啊,多亏了小宋兄弟。”

    孟天九也是一阵侥幸的感觉:他们最初拉拢宋征,只是担心他被别人争取过去成为敌人。他们对于自身更有信心,绝不会想要因人成事。

    却没想到,一次随意之举,成了胜败的关键。

    宋征笑了笑,并不很在意,既然合作,在允许范围内,他自然会尽力而为。

    “厉占楼狡诈,这一手恐怕他一直密藏着,从来没有展露过。”

    他取出两件宝物,将藏宝图还给了两人,却留下了连方玉斗:“这东西我先保存着,没什么问题吧?”

    “没有。”两人立刻一起说道,哪怕是宋征连藏宝图一起收走,他们其实也说不出什么来。双方各自保管一份,宋征的处置已经很厚道了。

    孟天九道:“我们欠你一条命。”

    宋征摆摆手:“不说这个,另外还有两张宝图……”井川北立刻道:“我们马上联系,争取在下一次圣旨前都弄到手。圣旨降下,我们就可以趁机在神烬山中寻找白梨实。”

    宋征一点头:“那就交给你们了。”

    他辞别两人,天已经快亮了,回到酿酒作坊,一声门响史乙走出来,疑惑问道:“书生,你到底干什么去了?我们还以为你去幽会潘家小姐了,可是王九和周寇后来也去了,你不在那边。”

    宋征意外:“他俩去干什么?”

    他出门的时候已经挺晚了。史乙无奈道:“王九到了晚上就饿,周寇临睡之前馋酒。他俩一商量,觉得反正你也在那边,他们过去了也不显得失礼……”

    宋征一阵无语:“他俩回来了?”

    “没有。”史乙道:“是苗韵儿姑娘专门来了一趟告知的。王九吃得太多了走不动路,周寇又喝多了。苗韵儿安排他们在那边住下了。”

    宋征连连摇头:“两个蠢货,也不知道避嫌。”

    史乙抓住他:“你到底干什么去了?有什么事情你可不要总想着自己扛,瞒着我们。”

    宋征摆摆手:“好事。”

    赵绡也走了出来,宋征让史乙升起阵法,将白梨实的事情说了。史乙大为兴奋:“真的可以?”

    赵绡认真想了想,道:“尚有可为,不过要更加谨慎一些,否则一定被天火发觉。”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