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苍穹之上 > 第一四三章 大修殉死 妖子出世(下)两更
    转了一圈,史乙鼻孔之中喷出两股火蛇,然后整个人精神抖擞起来。宋征大吃一惊:“史头儿,你修炼的是《冰极寒剑录》,怎么这火焰……”

    史乙嘿嘿一笑:“跟你说了,本千王无所不能!意外吧,惊喜吧?跟我来,带你们出去。”

    他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实际上是因为他自己也确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只能吹着牛皮敷衍宋征。

    魔火凶焰纳入体内,在经脉和大穴之中转了一圈,反而发生了某种神秘的转变,对他的《冰极寒剑录》修为大有增长!

    宋征和赵绡跟在他身后,彼此相视,都有些担心。

    但史乙一马当先,不断吞纳着魔火凶焰,闯过了十余里,忽然前方一道火墙轰然而出,黑红色的岩浆肆意冲击,一道岩浆火流流淌过来,已经不知不觉的将他们困住!

    宋征和赵绡面色严峻,正在考虑应该怎么脱险,史乙已经猛的一锤胸口,大口一吸,魔火凶焰落入口中,他大口大口的吞下去。

    宋征忍不住劝道:“史头儿,量力而行……”

    史乙头也不回的摆摆手,同时不停的吞噬魔火凶焰。他“吃”的越来越多越来越快,身体内灵元的转化也越来越多,已经有些容纳不下了。

    史乙催动了《冰极寒剑录》,周天搬运飞快。

    宋征嗔目结舌,因为史乙在大肆吞噬魔火凶焰,身上的气息却是越来越冰冷。赵绡原本已经中了火毒,站在史乙身边,顿时一身冰爽,而且体内火毒隐隐有被史乙吸走的迹象——这是她第一次主动靠近史乙!

    史乙似乎已经完全沉浸在对付岩浆火流的行动之中,彻底的心无旁骛。忽然,他全身一震,一道冰霜脉河凌空而起!

    即便是在这样的火海之中,刚刚打通的这一道脉河,也拥有寒气逼人的气势!

    宋征哑然:史乙竟然突破了,他借助魔火凶焰,一口气冲破到了脉河三道的境界。而因为史乙的不断吞噬,面前的魔火凶焰熄灭,岩浆火流表层也冻结了。

    “快走!”他说了一声,当先而行,并且继续吞噬魔火凶焰,宋征和赵绡跟在后面,又跑了几十里,终于从一片浓烈的烟雾中冲了出来。

    “呼——”

    宋征大大的喘了一口气,双手扶着膝盖,再回头看一眼那茫茫火海,竟然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如果不是史乙莫名其妙的忽然爆发,三人肯定已经在火海中化为灰烬了。

    身边的史乙拍了他一下,宋征不耐烦道:“行了,知道你劳苦功高,你就不能歇一歇再显摆?”

    史乙拽了拽他,宋征一回头,前方数十丈,一群妖族手持兵刃虎视眈眈!

    这里距离火海太近,对于六识的影响仍旧强烈,宋征完全没有感应到前方的敌意。

    但是这一次,宋征没有亡命而逃,反而露出了一丝饿狼一般的笑容:“太好了,正需要俘虏呢!”

    赵绡货真价实的憋了一肚子火,身影一晃,不知道施展了什么玄奥身法,只留下一片火影已经杀了上去。

    这十几名妖族,也是一只捕猎队。但是实力是宋征目前为止遇到的三支捕猎队之中最弱的一个。

    他和史乙还没出手,赵绡挥动战剑,每一击都绽放一团艳丽的火花——瞬息闪击十丈,在她身后焰火连成了一片,十几名妖族先后倒了下去。

    史乙由衷道:“霸道、帅气、惊艳!”

    宋征连忙喊道:“留下活口……”

    赵绡瞪了他一眼:“这还用你说?”

    宋征上去一看,妖族们只是被打昏了。他挑了一个头目模样的带去一边审问。很快他就问清楚了人头令的内容,这不出意料。

    而后,他又审问道:“灵魔焰是什么样子的?”

    “灵魔焰?”妖族头目一脸茫然:“灵魔焰是什么东西?是一种灵物吗?”

    宋征挠了挠头,悄悄对史乙说道:“难以置信,我居然会开始想念起土匪。”要是周寇在这里,以他现在脉河境的修为,应该可以直接搜魂确认真假。

    史乙瞪了他一眼,上去一拳把那妖族头目打得半边脸都塌下去,然后毫不客气的一剑一个,杀了四个妖族,而后将另外活着的几个拎过来:“我想知道关于灵魔焰的一切!”

    几个妖族抖如筛糠,但一脸的茫然:“大、大人饶命,可我们真的没听说过……”

    史乙两手一摊:“看来他们确实不知道。”

    两人转身而去,赵绡手中战剑火光一闪,所有的妖族头颅冲天而起。

    三人走到一处,宋征猜测:“再抓几个有些身份的妖族问一问。”

    ……

    整个皇台堡中,唯一还有凝聚力的军队就是赫连烈的亲军了。将军和夫人虽然陨落,但他们一手带出来的军队并没有垮掉,他们还有都天灵和剑无锋。

    两将在圣旨颁布的时候,立刻以奇阵将所有的战士连在一起,降临在神烬山的时候就在同一地点。

    只不过这次有些狼狈,一落下来就是一片火海,众将士不知道魔火凶焰的厉害,有七八个人一时大意,闯入了魔火浓烟之中,尽管都天灵立刻想要救援,可是却再也找不到他们了。

    两将携手,将队伍从火海边缘带了出来。

    但他们回头一看,以往战无不胜的铁军,现在却士气极其低落,所有人都低着头,队伍之中一片沉默。

    车骑大将军陨落,圣旨规定只能活五千人,再加上刚才死在火海中的同袍,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都在打击着这些百战精兵。

    剑无锋凌空而起,剑甲铿锵,一股锋锐凌厉的剑气直逼众人。

    所有人都抬起头来,剑无锋的声音不铿锵、不高亢,但坚定、沉稳、深思熟虑,和以往给人的锋利无双的感觉大不相同。

    “圣旨说了,只有五千人能活下去,我们要怎么做?或者说,你们大家准备怎么办?”

    他稍作停顿,给大家思索的时间,然后不需要他们回答,自己说道:“每个人都想活下去,都要去争夺这五千之数的名额。

    我们是皇台堡最强的一支军队,我们可以杀掉其他所有的人和妖,以确保我们自身活命的机会。”

    他抬头望天,一声叹息:“如果是以前,我也会这样选择。但是我想起了将军,他一再告诉我们,要做正确的事情——哪怕整个世界都错了。”

    “所以,这一次我不想再做错了。将军在天上看着我们呢,我不能让他死后还要失望!”

    “我会去攻击妖族,先斩杀皇台堡外的妖族,然后是七杀部的其他妖族,最后是圣域!一头一头杀过去!

    如果十天期限到了,我侥幸得到了灵魔焰,可以回到皇台堡,那也是天意,我不会在今后活着的日子始终觉得愧疚!

    这只是我的决定。但,你们同样拥有决定自己的命运的权力。此刻,我不是你们的将军,你们自己、为自己作出决定。”

    他说完,不管任何人的反应,落地转身前行,剑甲铿锵,坚定而雄壮,步伐沉稳脚印清晰。一个人,就仿佛是一只一往无前、无坚不摧的铁军!

    都天灵立刻跟了上去,和他并进而行。车骑大将军的左膀右臂,相视一笑,一起前进。

    飞剑军最先反应过来,呼啦一下子跟上来:“将军,我们誓死追随您!”

    “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去幽冥之下,继续追随车骑大将军而已。”

    “走!”

    越来越多的战士慷慨激昂的追溯上来,渐渐的队伍重新成型,大家互相看了一眼左右,都是自己熟悉的身影,无一缺席。

    “哈哈哈!”

    大笑声回荡在天地之间。

    这一支铁军,即便是因为缺少了主将,而稍逊于百战王骑,但实力也是冠绝当世。他们一旦拼死力战,迸发出的力量是惊人的。

    剑无锋和都天灵带领,一路横扫,剿灭了七只妖族力量,有小股的妖族散兵,也有新组织的猎杀队。

    一直到两个时辰之前,他们遇到了现在的敌人,三千狼骑和一百象骑!

    厮杀一只在持续,修士气力悠长。剑无锋和都天灵已经亲自上阵,两人是现在这支军队中最强的修士,但是和赫连烈相比,两人的确还有很大差距。

    一只真正的强兵,主将才是兵胆,剑无锋犀利,都天灵沉稳,可是两人都缺少了赫连烈的气度和实力——一锤定音的实力。

    鏖战到了现在,三千狼骑已经只剩下了一千六百,一百象骑也倒下了三十五头。但赫连烈留下的这一只百战精兵,也损失了四成!

    剑无锋的对手是一头飞天獠,牠将自身的双翅斩断,修炼成了两柄奇特的妖刀,这本身就是牠身体的一部分,施展起来十分顺畅,操控到了一个让人惊讶的程度。

    飞天獠的境界稍高一线,剑无锋却毫不畏惧,依仗着自己的剑甲和对手周旋,两个时辰不落下风。

    都天灵的对手是一头命通境巅峰的孔雀魔,牠脑后修有三圈妖光,当中有三个小须弥界,各种诡异的宝物不停的飞出来,往往杀的都天灵措手不及。

    孔雀魔庞大的身躯横空而立,力量更是强大无比,都天灵一直处于下风,却韧性十足。孔雀魔好几次都觉得自己赢定了,但都天灵总有办法扭转局势。

    战场上杀声四起,惨烈无比,就算是九阶荒兽,这个时候也不愿意来触霉头。

    剑无锋心无旁骛,如果圣旨之下必死,那么就让自己和这只百战精兵死得其所,死在和妖族的战场上——而不是为了一个活命的机会,去和自己人同室操戈。

    哗啦啦啦——

    剑甲忽然从他身上退下,凝聚成了一道飞剑洪流,在他的操控下,呼啸着朝那头飞天獠轰击过去。

    他的眼中,闪烁着无穷细小的光线,每一道光线都是一柄飞剑的剑法,剑甲上数千飞剑,组合成了一套深奥无比的特殊剑流。

    飞天獠眼中现出狂热之意,全身燃烧起了熊熊的妖火,两柄妖刀凌空升起,一柄强烈,一柄平淡,阴阳相合如同日月一般。

    轰!

    两柄妖刀好似铁闸一般落下,拦在了飞剑洪流前进的线路上,无数飞剑轰击,妖刀摇摇晃晃,似乎随时可能崩溃。

    但在关键时刻,剑无锋忽然全身一震,有些艰难的低下头,看到自己胸口上,从后方刺出来一柄断刀!

    这柄断刀似乎默默无闻,可是刀身上阵纹有些眼熟,他忽然想起来了:七首妖龙!

    哗啦啦……

    飞剑洪流崩溃,剑无锋不肯倒下。那柄断刀却毫无留恋的抽刀而去。他拼尽了最后的力气,让自己想一柄剑一样插在了地上。

    气息迅速散去,剑无锋眼中的光芒终于彻底黯淡了下去。

    “无锋!”都天灵一声大吼,不顾一切的逼开了孔雀魔,转身冲向了剑无锋。他看到了凶手,那是一名妖族少年,身上一片死气沉沉,如果不是牠忽然出手,暗算了剑无锋,可能整个战场上没有人会注意到牠。

    但杀了剑无锋之后,牠并没有逃走,手中一柄断刀,身披苍白骨甲。站在狼烟四起的战场中,双眼好想死鱼一样,直勾勾的盯着都天灵。

    妖族两员大将,飞天獠和孔雀魔一起后退,两妖互相看了一眼都是惊讶:灭孽太子什么时候藏在了我们军中?

    “牠手中那柄断刀……可是当年七首妖龙陛下的冥刀‘妖皇断’?”

    “正是!妖皇断当年乃是我七杀部第一战兵!被北征大帝斩断后,随着七首妖龙陛下战死而失踪,怎么会出现在这样一个不被陛下喜欢的太子手中?”

    都天灵含恨而来,灭孽在他杀到了身前三百丈之后,忽然死鱼一样的双眼中,迸发出了一片狂热的光芒,忽然出手拔刀斩去!

    断刀之上爆发出了猛烈地光芒,瞬息之间贯通天地,塞满虚空——轰!

    如同九天神罚降落凡间,猛烈地爆炸震得整个战场摇晃不已,等到光芒散去,都天灵定定的站在原地,他忽然一声叹息,口中吐出最后一口生气:“将军,我们来了……”

    他的全身经脉都已经被这霸道无比的一刀震碎了。

    灭孽那双眼睛又变成了死鱼眼,收了断刀一步一步朝外走去,战场上的其他人,牠半点兴趣也无。

    忽然又想起来了什么,牠回来两刀,把都天灵和剑无锋的脑袋砍下来挂在了腰上。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