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苍穹之上 > 第一九三章 荒神法(上)第一更!
    潘妃仪回到房中才发现,符文金盒已经被不断闪烁的灵光烧的发烫了,可想而知嫡母的急迫。她暗自一笑,心中有些快意,盘算着要怎么帮宋征多争取一些好处。

    她翻开金盒,灵光投射,赵黛马上出现,急切问道:“剩余的部分呢?”

    赵黛不是不知道欲擒故纵一类的谈判手段,可是她爹半个时辰催一次,逼得她也方寸大乱——老祖宗看了第一枚尺牍,只说了两个字:“必得!”

    这是老祖宗三年来,唯一一次开口!

    太崖双赵两个家族中都快炸了,赵黛也淡定不起来了。

    潘妃仪道:“剩余的部分?”

    赵黛看到了她眼神中戏谑,可是形势比人强,她强压着内心的鄙夷和愤怒,和颜悦色道:“仪儿,以前是为娘不对,但你也要理解,同州这么大点的地方,就有三天柱,竞争太激烈了,我们不敢掉以轻心。

    不过你放心,只要你能把剩余的部分拿来,为娘保证,你的大焱商号一定可以维持下去。”

    潘妃仪淡淡道:“大焱商号不是我的,它每个月给你们带去数百万元玉的利润,谁更想它能维持下去?”

    她看穿了赵黛的用意,不外乎想要尽可能的压低价格,她直截了当说道:“东西不是我的,我在人家那里有几分面子才能轮到咱们家出面代理这次交易,否则皇台堡中商会不少,至少千古商行就不比咱们差。

    但是,我这点面子也仅此而已了,能不能拿到剩下的部分,看你们给的价格人家是否满意了。”

    赵黛无奈,也没有时间继续跟她讨价还价:“对方想要什么?”

    潘妃仪道:“我明天问问他,他送来这枚尺牍,但我不确定你们是否愿意交易,所以没问对方的价码。”

    还要等一夜?赵黛差点破口大骂,要,我们肯定要!她决定回头一定把夫君臭骂一顿,你生的什么种?一点判断能力都没有,这样的重宝怎么可能错过。

    “仪儿,”她压着火气、还要挤出笑容,这让她比夫妻二人的时候,她在下面还要感觉屈辱。

    “能不能快一点?”

    潘妃仪一皱眉头:“天已经黑了,不方便。”

    赵黛眼珠一转:“对方是个男的?年轻吧?是不是对你有好感?正好呀,你快去跟他谈一谈……”

    潘妃仪火了:“你什么意思?”

    赵黛现在不敢惹她,连忙摇头:“算了,你不愿意为娘也不勉强你。”

    潘妃仪狠狠把金盒盖上,却是越想越气,胸口一起一伏。

    赵黛的脸色刷一下沉下来,回头对着夫君劈头盖脸的怒骂起来:“怎么了?老娘说错了什么吗?她早晚都要嫁人的,她也是潘家人,就不能为潘家牺牲一点?

    皇台堡中那些匪头兵,何曾见过她这样的世家小姐,只要她愿意,勾勾脚趾那小子恐怕就要把道典双手奉上!”

    这一次,潘父实在没忍住,嘀咕道:“你这样确实有点过分……”

    唰!

    “天缠”将潘父牢牢捆住,赵黛闪身逼到了他的面前,一脸狠厉,吓得潘父面如土色。赵黛狠狠握了几下拳头,终于还是决定大局为重,等《虚空真知录》到手,再收拾这对父女。

    “一对草包!”她丢下一句怒骂,收了灵宝回房去了,她还要向家族汇报。

    从同州饮火宗,到太崖双赵,气氛好像是一锅沸水,而太崖双赵的人还在不断的添柴加火,煮的更加沸腾。

    而皇台堡中,正是风冷如冰,辉月高悬的平静夜晚。

    宋征五个人,三竖两横回到了自己的住处,赵绡刚要去开门,忽有一声凌厉的呼啸从天外飞来,几人一抬头,一颗巨大的流星从天而降,燃烧着层层火焰,轰的一声砸落在了门前的大街上。

    四周摇晃,地面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痕。

    巨大的陨石流星深嵌在大地中,还在散发着熊熊的热量,内里闪烁着红光。

    而在这座房屋大修的陨石之上,插着一柄剑。

    剑身好似用黄金铸就,流淌着灵光,大气堂皇。剑锷和剑柄上,镶满了各种宝石,在月光下闪烁宛若星辰。

    流星天剑落下正好挡住了他们回家的路,宋征忽然转身,在长街的另外一头,有人负手临空而立。

    他耳朵一动,长街两侧的屋顶上,一阵悉悉索索的衣袂破空声,八名修士凌空落下,两翼夹击。

    街尾那人于战场上闲庭信步而来,自信而强大,他的鬓角和胡须修剪的十分细致,一身滚缎长袍,腰束玉带,挂着金钩,翩翩公子打扮。

    “在下段玄机,特来讨教!”

    两翼的八名修士,此时一起发力,都是脉河境,从脉河十六道,到脉河二十道不等。

    段玄机来到宋征身前,一身灵元翻滚如江海,脉河隐藏其下,已经是知命境中期的境界了。

    宋征微微皱眉,道:“我等与阁下,似乎并不认识。”

    段玄机爽朗一笑,浑不在意道:“确实不认识,不过整个皇台堡都在拉拢封爵者,认定你们前景远大。

    偏偏我就想知道,杀了一位封爵者,是否能够从他手中抢到爵位。”

    宋征微怔了一下,没想到他是这么想的。但是细细揣测,却又觉得段玄机并非妄想。天火诡异,而且从一降落下来就表现得格外冷酷残忍。并不是没有可能,用爵位来引发皇台堡内部的自相残杀,以此竞争。

    段玄机轻轻一点头,两翼的八名修士一声呼啸,百十道脉河轮番抽打下来,灵元威压滚滚,凶狠而下。

    王九刚要吼叫,宋征已经肩膀轻轻一抖,把还在醉酒当中的史乙丢给他,道:“你照顾好这两个蠢货。”

    王九答应一声,接过了史乙,凌空擎出天火神盾,护持三人。

    宋征又对赵绡一拱手:“赵姐为我压阵。”

    赵绡点头,手扣战具东荒弩。

    段玄机有些疑惑的看着宋征,他要以一敌八?未免太自大了吧。自己这八名兄弟,也是天火圣旨多次历练,一次次生死之间走过来的。

    宋征忽的抬手朝虚空一抓,无数雷光闪现,牵扯着八人那百十道脉河,全都被他一把拿捏在了手中!

    “嗯?”段玄机立感不妙,手掌如刀朝前一刺。一枚枚豆粒大小的灵符在手掌边缘浮现,撕裂了虚空,他的掌刀好像在身前消失了一样。

    数十丈之外,宋征胸口前的虚空出,忽然一枚豆粒灵符冒了出来,一转之下无数灵符崩发,掌刀从虚空中穿出来,直刺他的要害!

    宋征一把扯住了百十道脉河,八名脉河境恼怒无比,一起发力,灵元流淌,与他对抗。宋征以一敌八,灵元上似乎也不占优势。

    胸前,更是有段玄机一掌杀来,犀利能够刺破虚空!

    他忽然一声低喝,段玄机一时间竟然有种错觉,好像看到了两个“宋征”一起吼了一声。

    他脑中嗡的一声,感觉自己的三魂七魄好像要被这一声震得从身体内飞散出去。手刀刺出也就缓慢了不少。他心中咯噔一下:阴神之威!

    而他的八名兄弟,只是脉河境,魂魄修为更差,脉河十道的当场七窍流血,三魂七魄随着这些精血一起散出体外,顷刻之间就在辉月的阴火下烧的毫无踪影!

    另外七人也都呆滞不得动,宋征扣指一弹,封天戒当中数百道剑羽飞出。

    虽然比不得荒野大寇弹指千剑的恐怖神通,但是数百道六阶飞剑级别的剑羽飞出,瞬息之间就在七人身上戳出来几十个血洞。

    宋征用力一拉扯,百十道脉河哗啦一声砸落在大地上,顿时街道崩裂,屋舍坍塌,一片烟尘冲天而起。

    段玄机终于恢复了正常,一掌刺出不出意外地落空了。

    宋征在已经不在那里。

    他四处一看,地上多了八具尸体!都是自己兄弟的!他仰天一声惨叫怒吼,身上仇恨之火熊熊燃烧:“我必杀汝!”

    他抬手一招,喝令道:“剑来!”

    巨大的流星陨石上,那一柄金剑剧烈的摇晃起来,而后铮的一声飞出去,化作了一道金色流光,隔空投向段玄机。

    可是飞到半途,忽有一点银芒由下而上,准确的点在了金剑上。

    叮!

    一声脆响,那原本矫健如龙的金剑,剧烈地抖动了一下,剑身如同水面一般波动起来,嗡嗡之声大作,似乎有些承受不住。

    段玄机在几十丈外,噗的一声喷出一口精血,伤的不轻!

    宋征手中一点银光乍放,控于掌心之下,银光当中,有小枪傲然如龙,不屑金剑。

    宋征不屑一笑,刚才段玄机看到手下危险果断出手,想要提前打断自己的施法。现在段玄机隔空招来飞剑,他又怎能让他如愿?自然是中途出手拦截。

    尽管段玄机招剑在手,他也有把握能够获胜,可是现在这样才是最省力最稳妥的办法。在神烬山绝域中出生入死,他得到了很多宝贵的经验,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最简单才最安全。

    他再次抬手,封天戒发动,数百道剑羽飞回来,在他掌中凝成了一柄巨剑。他凌空一斩,巨剑重重落在了还抖动不已的金剑上。

    金剑一声哀鸣险些破碎,嗖的一声逃回了陨石当中温养,不敢再出来了。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