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苍穹之上 > 第一九五章 地位差距(上)第三更!
    周不同虽然输了一阵,但他只是明见境,能够力战玄通境,并且全身而退,一时间在皇台堡中名声大噪。

    他和黄见清在一间竹舍内喝着茶,奇阵挡着周围的寒风,清雅洒脱而不被寒冷干扰。

    黄见清手中捏着一份情报,丢到了师兄面前:“这位大定郡侯杀性好重,上一道圣旨到现在,刘仓大和段玄机都死在他的手里。”

    周不同对堡内发生的一切了如指掌,他皱了一下眉头:“宋征和孟天九、井柏然合作,屡屡出手——这不符合他的性情,你派人暗中调查一下,看看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黄见清道:“刘仓大和段玄机都是知命境中期,要不要调整一下宋征的评定?”

    “对。”周不同点头:“史乙也是封爵者了,他们可以提升为‘盟友’的评级了。”

    这是抗天盟对想要招揽的对象的最高评级。

    几乎是同一时间,在灵火会中,泰班天尊也在吩咐:“宋征身边的人也封爵了,再不拉拢以后恐怕更加困难。”

    凌子道说道:“天尊,最近堡内有人猜测,击杀封爵者有可能继承对方的爵位。”

    泰班天尊立刻反应道:“这么说来,所有封爵者中,目前境界最低的宋征岂不是最危险?”

    “正是,已经有人动手了,段玄机,您听说过吗?”

    “那个公认的五次圣旨内就能成为明见境大修的段玄机?”

    “正是他。”

    每一个人心中对别人都有看法,或者说,都有一个强弱高下的评定。只不过灵火会、抗天盟这种大组织,会真的将这种评定按照等阶做出来,以决定一些行动的先后顺序。

    比如优先拉拢谁,或者如果两个潜力修士冲突起来,应该帮助哪一方。

    抛开封爵者这个身份,单从修为上来说,其实不论是灵火会还是抗天盟,对宋征和段玄机这些人,是放在同一个层面的。

    宋征领先一层,只是因为天火的爵位。

    但是没想到宋征竟然能够杀了段玄机——泰班天尊不用问结果,段玄机既然动手了,宋征却还活着,结果当然一目了然。

    “你亲自来办这件事情,如果他愿意加入我灵火会,我们可以保证他在皇台堡内的绝对安全。这一次是段玄机,下一次说不定就是明见境大修出手了。”

    “是。”

    ……

    千古商行外人来人往。

    距离上一次圣旨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幸存的修士们算算时间天火随时可能发布下一道圣旨,于是开始想方设法准备下一次圣旨可能需要的各种资源,奇药、玉符一类格外抢手,价格居高不下,千古商行赚得盆满钵满。

    苏尘已经不需要从家里获得人手的支持了,他已经有足够的元玉,直接在皇台堡里雇人。

    当初追随他的家臣已经死光了,四名剑婢也只剩下了三人。他的心腹,是一名明见境大修,靠着苏尘提供的各种资源,才在几次圣旨中坚持下来,虽然苏尘境界低,但明见境大修忠心耿耿死心塌地。

    “少爷。”

    他敲门进来禀告:“宋征还没出关。”

    苏尘有些烦恼:“请柬给他们了吗?”

    “给了,”明见境大修如实说道:“不过史乙说他得等宋征出关商量一下再说。”

    苏尘点头:“好,辛苦张叔了,你下去修炼吧。”

    “好。”

    剑萍对宋征仍旧没有什么好感,忍不住又说道:“公子,为何您始终对这个大头兵另眼相看?”

    这一次,苏尘没有再跟她解释,坐在桌子边,手指轻轻敲着桌子。片刻后,他站起来,挥手道:“你们三个跟我出去一趟。”

    ……

    史乙送走了一波访客,有些不耐烦了,刚要关上院门,看到远远有一行人走来,为首的公子颇有风度的一笑,合上手中的折扇,遥遥一拱手:“史伍长,为何不请故人进去坐一坐?”

    史乙一时间没想起来这家伙是谁,只觉得大冷天的,他穿着一袭轻绸薄衫,外罩长袍,手里拿着一把折扇摇来摇去……还好大家都是修修士,如果被普通人看见了,肯定觉得你脑子有病。

    不过这人身后的三名侍女倒是不错,长的都很漂亮。

    冲着这个,史乙没有马上关门,回头问道:“这家伙是谁?我认识他吗?”

    周寇毫不客气的告诉他:“他也只是假装认识你,他认识的人是书生。”

    “呃……”

    苏尘进来,一挥手三名剑婢从芥指内取出一些果脯点心,又摆好了美酒。

    “几位,我想在这里等一等宋征,几位有没有兴趣共饮一杯?”

    “一杯不够。”周寇老老实实的顶了他一句。

    “哈哈哈!”苏尘拍了拍手,剑婢们又拿出几大坛:“我苏家招待朋友,美酒管够。”

    周寇这才落座,嘀咕了一声:“这还差不多。”也不管苏尘,自顾自的享用起来。本来就对他们这些人没什么好感的三名剑婢,一起皱眉头,暗觉粗鄙。

    苏尘来的时间巧了,他们等了半个时辰,宋征的房门嘎吱一声打开了。

    苏大少爷虽然在跟史乙等人谈笑风生,但真正的注意力全在宋征的房间上,因而第一时间转头去看,不由的全身一震。

    从房间内走出来的宋征,带着几丝发自魂魄深处的疲惫,似乎不堪重负。可是却让苏尘同样发自魂魄深处的战栗!似乎弱小的白鼠,看到了可怕的狸猫,一种天生的恐惧。

    “怎么会这样?”他暗自一声,自己也是知命境中期了呀。

    他定了定神,再去看宋征,又感觉他普普通通,似乎并无神异。他暗自一皱眉头,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史乙几个人迎上去:“你可算出来了,这三天快把我们烦死了,各种宾客都要把门槛踩破了。”

    宋征伸手接下来史乙递过来的一摞名帖、请柬,暂时先不看放在了一边,因为他注意到了苏尘。

    苏尘施施然起身,微笑拱手:“小宋兄弟,许久不见了。”

    宋征还礼,疑惑道:“你是在等我?”

    “正是,可否给个说话的地方?”

    宋征点点头,比了个手势:“请。”

    两人去了后院,宋征之所以礼遇苏尘,除了伸手不打笑脸人之外,也有自己的考虑。

    史乙等人留在了前面,但是剑萍三女跟着过来伺候。

    苏尘先是一笑,问道:“小宋兄弟是否仍旧对之前的事情心存芥蒂?”

    宋征没什么芥蒂了,毕竟他差点把剑萍吓得尿裤子,仔细论起来他是占了便宜的。不过要说他会对苏尘这一伙人有什么好的观感,那肯定也是不可能的。

    “不会。”他淡淡一笑:“我是读书人,圣人教导要宽怀大度。”

    苏尘点了点头:“这便好,我这几个月来在皇台堡中还算不错,千年商行发展顺利,已经是堡中第一商会了。家中对我的成就很满意,给予的支持极大。

    我本人的修行进步飞快,已经是知命境中期,用不了多久,应该就能突破到后期,明见境指日可待。”

    宋征并不说话,他知道苏尘不会这么肤浅,专门跑来等上大半个时辰,就为了跟自己显摆这些。

    苏尘顿了一顿,自我解嘲的一笑:“可是……不瞒你说,我心中却总有惶恐!”

    宋征领会了他的意思:“因为天火?”

    “正是。这一切都是天火给的,它也随时可能收回去。圣旨之下众生平等,我千古世家嫡子继承人的身份,并不能给我带来哪怕多一丝的安全。”

    他来到宋征身前:“宋兄,我可以给出一个极为优厚的条件,只要你告诉我如何成为封爵者!

    或者,你帮助我成为封爵者,就像你帮助史乙那样。”

    “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他还没说完,苏尘已经抢着道:“外界对于封爵者的猜测很多,可是那些都是蠢人。

    天火落下至今,几乎每一个举动都暗含深意。只可惜有许多我们还不明白到底是什么用意。它不会平白无故封爵,也不会简单的将爵位当做是一个诱饵,引起大家的争夺。

    那些蠢人以自己的水准却揣测天火,实在是可笑之极。”

    宋征没有反驳他,某些观点上,他和苏尘一致。

    “我坚信,想要活下去,只有按照天火的规矩来。而眼前的一步,就是成为封爵者!”

    他看着宋征:“灵宝、灵丹、灵阵,各种异宝,只要你能开得出价码,我都会想方设法帮你弄来。一件不行两件、两件不行三件!宋征,这是我给出的条件,只要你能够帮助我成为封爵者!”

    他认定了史乙成为封爵者,就是宋征的功劳;可是宋征知道并不是那么简单呀。要说他真有什么功劳,可能就是让史乙一直活到了封爵的时候。

    但他不可能把苏尘带在身边——原因无他,他不信任苏尘!

    圣旨当头,身边带着一个不信任的人有多大危害不言而喻。

    “非不愿也、实不能耳。”他苦笑着拒绝。苏尘沉默了一下,但眼神说明,他不会放弃。宋征刚想要劝说他,他忽然开口道:“宋兄还是心存芥蒂。”

    “这……”

    “不如,我将剑萍送给你吧。”

    “什么?”宋征和剑萍一起惊呼。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