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苍穹之上 > 第二一六章 一计三龙种(下)求月票!
    绝芜跳脚大叫:“不行!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机会,能够逮住那个小杂种,绝对不能错失。这一次让牠跑了,以后牠就会更加小心,想要抓住牠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至于父皇的责罚,牠压根不考虑——父皇肯定站在自己兄弟这边。

    绝冥也觉得就这样放过灭孽有些可惜,而且以灭孽的性子,绝对是打蛇不死反受其害,最好这一次就能永绝后患。

    可是手下天尊的担忧也是有道理的,这里是神烬山绝域!

    绝芜等得不耐烦了,扯开了衣领叫喊道:“大哥,我自己去……”

    一位命通境天尊拦在了牠面前:“殿下万万不可!”

    绝冥拉住了弟弟,命通境天尊看了不远处宋征三人一眼,暗道只能便宜这三个小妖了,先劝住两位殿下再说:“两位殿下,这三位有勇有谋,这一次就是牠们的计策才引得灭孽上钩,只要有牠们在,下一次再有机会,让牠们想出妙计,诛杀灭孽不在话下。”

    绝冥和绝芜不由得看了三人一眼,三人身上一片光芒闪过,暗中激发石符,“变回”了妖族的模样。

    “你们三个,可有信心再让灭孽中计?”绝芜过来问道。

    周寇正在遗憾着灭孽逃走,此时也只能硬着头皮,做出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来:“殿下放心,有我们为殿下出谋划策,有三位天尊为殿下效命,杀一灭孽,如屠狗尔!”

    “哈哈哈!”绝芜大笑,牠就喜欢这样“信心十足”的手下。“好!”牠大赞道:“虽然没能杀了那小杂种,但是也逼得牠出了秘法,恐怕元气大伤,短时间内只能像耗子一样躲着,你们也算是大功一件,且先记下,等回了圣域本殿下重重有赏!”

    “多谢殿下!”三人诚惶诚恐的跪下来谢恩。

    宋征心中哂笑:三位天尊禽杀灭孽,反而被人家打得三个重伤,还跑掉了,你还兴高采烈要论功行赏?

    若是轮真实的才干,阴冷如同死鱼的灭孽,当真要远远超过这两位。

    一旁传来一道阴冷的眼神,三人转头一看,却见翼千重若无其事的转过脸去。他们明白这老妖已经嫉妒,算是得罪了他,不过他们完全顾不上了。

    “天已经黑了,咱们今夜在这里安营扎寨,你们三个,过来陪本殿下喝酒。”绝芜现在看三个人极为顺眼,大有优待。

    “小妖遵命。”

    三人上前,“小心翼翼”的陪着两位殿下喝着酒。

    绝芜觉得把灭孽打成重伤,算是稍稍出了一口气,心情大好。至于手下天尊也受了重伤不在牠的考虑范围内。就算是都死了,母后也会给牠们派来新的天尊,甚至是老祖。

    所以牠今夜狂欢,一直喝到了后半夜,三位天尊身上有伤,还要提心吊胆的帮牠俩护卫警戒四周的安全,进一步耽误了伤势。

    等牠们终于入睡,所有的妖修都松了口气。天尊们安排了守夜,翼千重趁机报复,让宋征三人值夜。三人假装敢怒不敢言,乖乖去值守了。

    等天快亮的时候,宋征站了起来,阴神已经确认,所有的妖都已经彻底昏迷!

    他随手把已经空了的“醉龙香”陶罐丢开一边:“土匪,胖子,动手!”

    玄通境以下,都难以抵挡醉龙香,更何况三位天尊已经身受重伤。

    宋征之前一直不敢动手,就是想等到获取了牠们的信任之后,成功的机会更大。围杀灭孽虽然失败,但却让他们赢得了两位殿下和三位天尊的初步信任。

    周寇一伸手,血杀巨臂甲哗啦一声出现,他手握万民锤,狞笑一声召唤出了自己的冥魂龙犬:“今夜,寇爷要发利市了!”

    王九大步走到一头妖族身前,双手高高举起天火神盾,对准了狠狠一砸,噗一声脖子短了,硕大的妖首骨碌碌的滚到了一边,妖血喷了他一头一身。

    冥魂龙犬等在旁边,妖魂飘出来的时候,扑上去吞吃了。

    等到了下一个,王九学了教训,狠狠砸断脖子的同时,立刻闪身躲到一边,这样就不会被弄脏衣服了。

    宋征手持天光古刃刀,也是一刀一个毫不留情。

    周寇专砸脑袋,绝对致命。他这个完全没有什么技巧,一身红白之物躲也躲不开,好在他喜欢这种感觉。

    等他到了翼千重身边,微微一撇嘴,一锤砸落,咔嚓——就好像砸碎了一只老南瓜。仅此而已。

    三头龙犬吃了个饱腹,宋征最后动手,杀了绝冥和绝芜。

    三人相视一笑,终于弄到了两个龙种。

    “还差一个,怎么办?”王九问道。

    ……

    圣域,妖皇殿中。

    某一处深藏的地宫中,一切幽暗,有几盏昏灯在祭坛上摇曳着光芒。最下面的魂灯最多,不过其中一盏已经熄灭,魂灯下面刻着厌殃的名字。

    而随着神烬山深处,宋征手起刀落,绝冥、绝芜的两盏魂灯火苗摇晃了一下,也熄灭了。

    第五妖后恶兰的族中祠堂,最重要的三盏魂灯有专妖看守。当两位太子的魂灯熄灭,看守此地的妖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牠用力揉了揉,一再确认之后,才撕心裂肺的一声大叫闯了出去报讯。

    ……

    “这周围还有一头龙种。”宋征卖了个关子。

    王九和周寇知道他说的是谁:“你疯了,那家伙那么强悍你也看到,咱们连牠正常状态都不是对手!”

    宋征摇了摇头:“牠强行催动秘法,大伤根基。而且最后连热血都吐不出来了,绝对是到了灯枯油尽的地步,这会儿牠只能乖乖找个地方养伤,等伤势复原之后,再慢慢想办法,用什么天材地宝,或者是邪恶秘法补足自己受损的根基。

    所以,只要咱们找到牠,牠就死定了!”

    王九和周寇相互看了一眼,又觉得书生说的很有道理:“书生,你怂恿绝冥设陷阱猎杀灭孽的时候,是不是就已经想好了后面所有的步骤?就是为了现在的局面?”

    宋征一笑,没有否认,这的确是个连环计。

    王九和周寇暗自兴奋点头:“好,一起找到牠、做了牠!”

    宋征一拍周寇道:“土匪,看你的了。”

    冥魂龙犬吃了三头命通境天尊的妖魂,又有两头太子的妖魂,再次晋升,已经比诞生之初强大了许多倍。

    此时,它正满地乱窜跃跃欲试。

    周寇以心意催动,冥魂龙犬得了指令,立刻就在刚才战场周围嗅来嗅去,寻找了灭孽魂魄留下的痕迹。

    很快,它就有了发现,朝着三人嗷嗷一声,低头奔向了某个方向。三人立刻跟上。

    宋征以阴神戒备,很快也就从阴神的视野中看到了,前方的山林中,地面上、树叶间、草丛里,果然有一道断断续续的魂魄暗光痕迹。只不过在战场那边十分微弱,若不是冥魂龙犬,只凭阴神他也找不到。

    到了这里才逐渐“浓重”起来。

    他顺着这道痕迹看过去,一直延伸到了很遥远的山中。

    ……

    一头四阶飞天鼠正从干燥的树干上慢慢游动下来,它收进了背上的双翼,紧紧盯着树根位置上,一头正在撕咬猛虎的三阶莽虫刀角巨甲虫。

    瞬间它动了,猛的冲下去,血盆大口狠狠地咬开了刀角巨甲虫坚硬的外壳,猎物一声凄惨的鸣叫,很快没有了声息。

    飞天鼠正要享用自己的美食,大树后面,忽然伸来一柄断刀,狠狠刺进了它的脖子,一种恐怖的力量席卷了它的全身,它猛然之间萎靡下去。

    灭孽从隐藏的地方走出来,用力拔出断刀,同时将嘴巴凑了上去,大口大口的吞咽着粘稠的兽血。

    牠的秘法的确特殊,能够从一切生灵的精血之中汲取力量,猎物的等级越高,牠得到的好处也就越大。

    正常情况下,牠饥饿了都是猎杀六阶荒兽,甚至有时候兴奋了会冒险布置陷阱,猎杀七阶!但是现在,连一头四阶,也要埋伏在一旁偷袭出手。

    牠心中越发恼恨,从小到大,各种被欺凌、被辱骂、被践踏的场景,又一次如同走马灯一般在脑海中一晃而过,强烈的屈辱感挤压着所有的血液涌上大脑。

    牠狠狠一口,将飞天鼠的一身精血吸干,甩开了尸体大步离去,牠一定要逃得性命,从小到大,牠学到的最重要的一条至理,就是唯有活着才有希望。

    牠身形一缩,很快就融入了周围的黑暗中,如同一阵夜风一般消失不见了。

    灭孽走后大概半个时辰,宋征三人悄然出现。他们追的速度不快,这里是神烬山的黑夜。但是他们已经不敢休息或者躲藏,天火圣旨规定的时间,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天了!

    冥魂龙犬很快找到了那头飞天鼠的尸体,周寇上前来查看一下,对宋征和王九打了个手势,指了指方向,三人没有停留,继续追踪下去。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