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这里仍可入梦
    一行三人在海岸附近的一处巨岩下面找到了适合安营扎寨的地方,总算暂时安顿下来。

    这里背对着大海,一块巨大无朋的灰褐色岩石就像座小山一般矗立在光秃秃的石头摊上,石头下半部分正好有一处自然侵蚀出来的凹陷处,如同天然洞穴般可以作为遮蔽,而且由于地势良好也不用担心夜晚过凉的海风吹到这边,巨岩凹陷处还正对着原始丛林的方向,可以很方便地观察到丛林那边的动静——不过即便丛林那边也没什么值得戒备,伊扎克斯在营地外面用绿色的恶魔符文点燃了一圈火焰,这些绿莹莹的诡异邪火足以让任何野兽敬而远之了。

    直到在这处小小的营地安顿下来郝仁才意识到家里那个吸血鬼给自己一行人准备的行李有多周到:他在每一个行李箱里面都现了一大块塑料布和用真空袋压缩包好的绒毯,就好像早就预料到郝仁他们会打地铺似的,见到这番安排郝仁真是忍不住想说一句:一个吸血鬼把生活天赋点到这种地步,她这辈子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在小营地附近,伊扎克斯用稍微正常点的魔法火焰制造了一蓬熊熊燃烧的篝火,以抵御这颗星球上有点过冷的的夜风,三人就在这异星海滩的夜幕下简单地吃了点东西,开始谈论起今天这奇妙的旅程来。郝仁第一个表看法——他觉得自己跟被人放逐了似的。

    “说实话,我真觉得自己又被坑了,”郝仁的表情很痛彻心扉。“咱们几个怎么着也算是给神打工吧?搁随便哪个正常点的剧本里都该有点特殊待遇才对,这怎么给渡鸦12345干活除了不用掏路费。其他一切都得自备呢?这幸亏伊扎克斯跟着,否则我甚至还得研究钻木取火去……”

    伊扎克斯憨厚一笑:“敢情我目前为止就相当于一个会直立行走的打火机是吧?”

    “你莫矫情。”数据终端在郝仁腿上趴着,一边放电影一边嘀咕,“你这待遇不赖了,本机都屈尊给你电视了你还有什么不满的。不过话说你能不能品位高点?这么高端的全息投影你拿来放小成品侦探片,本机的处理器都感觉到羞愧好么。哦对了,现在出场这个胖子是二号罪犯。”

    郝仁觉得一台有自己的审美观,会跟主人讨价还价选片子,而且一边放电影还一边随意剧透的pda简直是太tm反人类了——这该死的数据终端从电影第一幕开始就用个红框把所有幕后黑手都框了出来,这还让不让人愉快地看电视了?

    “你跟自己的电视一起看电视还挺有瘾啊?”南宫五月一直在饶有兴致地看郝仁和那台数据终端斗嘴。她觉得自从认识郝仁之后遇上了无数件有趣的事情,最有趣的就是竟然还有机会进行这种异星之旅,这让她下定决心以后就赖在郝仁家不走了。

    “你弄什么呢?”郝仁现南宫五月一直在就着火光折腾什么小玩意儿,好奇地问了一句。

    “看着好像是海螺,但跟地球上的不一样,壳上有很多气门,”南宫五月挥挥手中灰白色的锥形物体,“我试着看能不能把气门打通当成乐器。”

    说着,五月已经处理好这个不知何时捡到的海螺。将它放在嘴边呜呜地吹了起来,起初只是相当杂乱无章的哨音,但在调节了几次气流之后,这海螺竟然真的出了仿佛音乐一般有韵律的鸣响。

    郝仁惊异地看着这一幕。对海妖的音乐天赋有了全新的认识,他干脆把数据终端关掉揣回兜里,往地上一躺安安静静地听起这风格奇妙的海妖之音来。

    此刻夜已深。海浪声清晰地从巨岩背后传来,单调的拍岸声让人昏昏入睡。不远处的丛林中已经完全安静,白天能听到的异兽吼叫也已经全部平息。只能偶尔听到一些林木晃动的沙沙声以及奇特的、仿佛虫鸣一般的响动。在这一切声响中,南宫五月吹奏起的不知名曲调是最清晰而引人入迷的。郝仁感觉周围纷纷扰扰的杂乱声音正在渐渐远去,唯有那呜呜的海螺笛音变得愈清楚,它慢慢渗入自己的耳朵,渗入自己的脑海,渗入自己的意识。

    最终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海螺的声音在空旷的天地间回响着,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一阵失重感陡然袭来,让郝仁刹那间“惊醒”。

    他猛然间睁开眼,耳边的海螺笛音不知何时已经远去,只能听到呼啸的风声正急掠过耳畔,身体的失重感和周围呼呼的风声都说明一个问题:他正在从高空急下落!

    “卧槽!”郝仁愕然地现自己下方是一片草原,而且自己的位置正在半空,他只来得及出一声惊呼,“这他娘的是怎么回……砰!”

    郝仁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这高度要是放在普通人身上估计当场不死也得重度残废,万幸现在他唯一值得自豪的就是自己身子骨格外结实,因此只是有种浑身都快要散架的错觉,却没受什么实质伤害。他在地上趴着装了一会死,才终于呲牙咧嘴地撑起身子,呸呸呸地吐掉嘴里的草棒之后愕然环视四周:“这是……诶妈,梦位面?”

    入目之处正是那熟悉的大草原,身边也是那种与地球上截然不同而且相当柔软的野草,郝仁一翻身从地上蹦起来,愣愣地看着远方朝阳开始蒙。

    这里就是梦位面的大草原,而且看时间是清晨——这是他这么长时间以来头一次看到处于白天的梦位面。

    “看样子是不小心进入梦位面了。”数据终端的声音从耳旁悠悠传来,这让郝仁一瞬间安下心来:虽然自己这位搭档大部分时间让人咬牙切齿,但这种时候有个熟“人”在身边总是让人安心的。

    “这怎么突然就进来了?”郝仁不解地看着四周,“不是说要用特殊的自我暗示和精神引导才能进来么?”

    “海妖的笛子,”数据终端飘到郝仁面前,“虽然本机不太了解海妖这个种族,但那个小姑娘吹出来的音乐确实能引起听众的精神共鸣,大概就是这么回事,阴差阳错把你给推到‘这边’来了。嘛,不过她应该不是故意的,那姑娘现在还在你耳朵边使劲吹呢,她压根没注意到你已经睡着了。”

    “哦,”郝仁倒是不在意南宫五月不小心把他推进梦位面的事,他只是对另一件事很好奇,“为什么我会从天上掉下来?”

    “还记着你上次离开梦位面的状况么?”

    郝仁想了想:“呃,我记着自己是被草原飓风给吹到天上去了。”

    “就这么回事,你在离地几十米的地方传送出去的,下回进来的时候还在原地,”数据终端晃了晃身子,“诶呀真好,咱们又总结出梦位面一个规律来……”

    “好你大爷!”郝仁真想一巴掌抽飞这个嘴欠到无可救药的玩意儿,但又怕自己的手还没丫机壳硬,而就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一阵轻快的马蹄声突然从身后传了过来。

    “呀,果然有个人啊!”

    郝仁听到一个非常年轻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他赶紧把数据终端塞进兜里,然后扭头一看,现一个骑着“马”的年轻姑娘正好奇地看着自己。

    人类,是生活在梦位面的人类!

    这一刻郝仁压根没顾上观察对方长什么样,他最兴奋的是自己终于在梦位面见到了第一个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女神经病在上,这是继上次碰上一群逗比黑狼之后,他在梦位面遇见的第二次大惊喜!(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