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就是那个蛋
    深海,黑暗辽阔,无边无际,但并不平静,神奇的地质活动以及少部分活跃在这一区域的深海生物会出仿佛噩梦中低吟一般的诡异声音,郝仁觉得数据终端的深海恐惧症是假的,但他可能真要有恐惧症了——这鬼地方给人的压力真大!

    无边无际的黑暗海水从四面八方压迫过来,如果不是海妖的力量在起作用,郝仁觉得自己的刚性护盾在这种条件下也坚持不了太久,他瞪大眼睛追寻着前方隐隐约约的光亮,强化之后的视力勉强可以在数据终端散出的微光中看清这周围的情况,现在他已经能看到那疑似货柜舱的玩意儿:一个影影绰绰的巨大长方体倾斜着停放在海底的细沙上,长度大概有十几米,宽度和高度应该都在**米左右,除去已经完全掩埋在沙子底下的部分之外,每一个顶点上都有微弱的灯光,这让人可以更清楚地看清货柜的状况。就目前来看情况似乎还不错——货柜很完整,起码没有解体,而且那微弱的灯光说明它的备用能源还没彻底消耗干净。

    货柜舱所处的是一片较为平坦的海底沙滩,周围地势略有倾斜,在斜坡上可以看到有一条巨大的痕迹,应该是货柜“着6”时的翻滚导致。郝仁和南宫五月靠近之后现货柜舱底下已经聚拢了一些很奇怪的小生物,它们体形扁平,周身散着淡淡的蓝光,看上去就像是被压扁了的鱿鱼,体长不到十几厘米。这些小生物似乎是把前两天造访它们家园的这个奇怪大家伙当成了新家,货柜舱下面的沙滩上可以看到很多挖掘出来的小沙洞。不过在郝仁和南宫五月靠近之后这些小东西就一溜烟地逃散了。

    “喔,比想象的还大一点呢。”南宫五月松开郝仁,绕着货柜舱转了两圈,“跟小房子似的,比地球上的集装箱还大。话说这个怎么打开呀?”

    郝仁跟在南宫五月身后也绕了一圈,现货柜舱表面随处可见烧蚀痕迹,原本漂亮的合金外壳因此显得破破烂烂,这大概是在运载机解体过程中受到的损伤,不过货柜本身的结构仍然完整,它至少有两层结构。郝仁把一块破破烂烂的装甲板拽下来之后现里面是一层看着相当厚重的合金护罩。

    “让本机找找,”数据终端飘到货柜舱顶端,用扫描光束寻找着这东西的开口,很快它在货柜舱侧面找到了入口,“哦,在这地方呢——安全锁的状态挺好,备用能源组还在给它的核心保护装置供能,里面的倒霉蛋肯定没问题,不过前提是咱们开舱的时候别造成二次损伤。要想办法把海水隔离开,或者把整个货柜舱转移到海面上。”

    “把这么大个玩意儿弄上去?”南宫五月吐吐舌头,“我还是把海水隔离开吧。房东你退后一点点,我开个避水领域。”

    郝仁依言退后。就看到南宫五月绕着货柜舱又游了好几圈,但这次她的游动明显有着某种规律,而且随着那条长长的海蛇尾巴摆动。一片淡淡的辉光也逐渐弥散在周围的海水中,最后南宫五月在货柜舱顶端停下。轻声说了一个很奇特的音节,一个半球形的透明屏障便凭空出现在货柜舱上空!

    这个半球形屏障足有几十米的直径。比货柜舱要大了好几圈,海水在屏障内外泾渭分明地被分开,俨然一道奇观,郝仁好奇地游向那屏障,感觉自己仿佛穿过一道柔软的薄膜,一下子就进入干爽的环境中:避水领域内别说海水了,连沙滩都是彻底干燥的。

    这神奇的一招让郝仁啧啧称奇:“嘿!这一手真漂亮!海里面果然是你的天下……额。”

    他扭头一看,看到南宫五月正好从“水屏障”外面进来,海妖妹子下半身还是那长长的海蛇尾巴,在没水的环境下她只能一扭一扭地前进,虽然体态妖娆别样美感,但南宫五月自己显然不这么认为,她苦着脸抱怨:“这样磨的好难受……我从小到大就用这个形态‘走’过三四次,一点都不习惯。”

    郝仁刚想说她这样款款走(扭)来其实相当好看,就被对方接下来的举动给弄的不知说什么好了:南宫五月大概实在不习惯跟蛇一样扭着走,于是干脆又变成了人鱼尾巴,但她蹦跶着走了没两步便趴倒在地:“不行,蹦着走掌握不了平衡……我真不知道我妈蹦着走的本事是怎么练成的。”

    郝仁:“……”

    南宫五月又变回海蛇尾巴,一边扭一边跟郝仁商量:“要不我果然还是变成皮皮虾吧?起码在6地上走的平稳,或者变个海螃蟹也行……”

    “你就饶我童年一命吧!”郝仁跳着脚指着南宫五月的大长尾巴,“你就不能变回人型?”

    “我衣服还在上面呢!”

    “哦对。”郝仁这才恍然,原来南宫五月跟家里那只哈士奇一样,也属于变身之后保不住衣服的主,果然并不是每一个异类都像薇薇安那样又穷又矫情的。

    “那你上半身这衣服是怎么回事?”郝仁好奇地指着南宫五月身上,“这衣服哪来的?”

    “这是我鳞片啊,”南宫五月拍拍胸口,“其实我现在相当于没穿衣服,是文化和审美观的差异让我在一个男人面前保住了少女的矜持……”

    郝仁:“……咱还是干正事吧……”

    他觉得假如再继续跟这个海妖妹子聊下去,自己人生中的某些重要部分就一去不复返了。

    现在货柜舱周围的海水已经被排空,完全不用担心突然开舱可能会对房客造成的二次损伤,数据终端飘到了这个庞然大物的侧面,用一束光束将自身和货柜舱的控制系统连接在一起:“但愿安全主机还开着,否则咱们就只能暴力拆门了……哦,运气不错。”

    数据终端刚说完“运气不错”,货柜舱侧面的残破金属板下面就传来一阵吱吱嘎嘎的金属噪音,似乎是变形扭曲的舱门组件正在使劲推开外面那层废铁,伴随着一阵“嗤”的一阵空气泄压声,货柜舱大门终于打开,不过那块厚重的隔离板刚向侧面滑开三分之一就出“咔”一阵巨响,似乎有什么东西卡在轨道里——但是影响不大,进去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郝仁扒着货柜舱外面的残破金属组件,费劲地钻到了里面。

    舱内空间很大,而且情况相当完好,银白色的舱壁上看不到任何伤痕,一种柔和的橘黄色灯光充盈着里面的空间,与外面的黑暗冰冷简直如同两个世界。

    “直到咱们开舱之前,这里空气供给正常,温度正常,内空间稳定装置也没完全宕机,这极大减轻了着6时的冲击。”数据终端在郝仁身后飘着,它已经和货柜舱的控制计算机连接在一起,可以读取到开舱前最后一秒的系统报告,现在正一边飘一边跟郝仁汇报情况。

    “问题是……房客呢?”郝仁小心翼翼地在倾斜的“地板”上站稳,周围都是他不认识的奇怪玩意儿:有固定在舱壁上的支架,有嵌入式的显示器,还有几个零落在地的古怪装置,这些应该都是货柜舱自带的设备,但惟独看不到房客的影子。

    货柜舱里空空荡荡,哪有什么人?

    南宫五月这时候也爬了进来(确实是爬进来的,要不你就说扭进来的也行),她现在的体型不太灵活,所以只是在郝仁后面看着:“人呢?”

    “不知道,我进来里面就是空的。”郝仁上前在那些摔落在地的设备和容器中翻找一番,但是一无所获,数据终端则在旁边舱壁上的显示器上碰了碰:“这原始的显示设备……真不习惯。让本机看看啊……有登入记录,乘客确实应该还在才对。”

    货柜舱里的东西不多,有没有人一目了然,郝仁很快放弃了翻找,他爬到货柜舱外让数据终端代为接通了和渡鸦12345的通讯,而南宫五月很快也爬了出来,海妖妹子在里面不知从哪捡到一个比鹅蛋还大一圈的白色圆球,现在正一边用尾巴尖顶着球玩一边看郝仁“打电话”。

    “喂?郝仁啊?”渡鸦12345懒洋洋的声音从数据终端中传来,“接到了?”

    “接到个毛线啊,货柜舱里面是空的!”郝仁一肚子郁闷,“你是不是情报错了?”

    “空的?”渡鸦12345顿时一惊,“你有没有好好找找?怎么会是空的?!”

    “嗨,找半天了,”郝仁叹了口气,扭头正好看到南宫五月在用尾巴把那个白色圆球抛上抛下,于是顺口用开玩笑的语气嚷嚷着,“找到个蛋!”

    “哦对!就是那个蛋!”

    南宫五月尾巴一僵,“啪叽”一声。

    郝仁:“卧槽!!!!”

    渡鸦12345吓一跳:“怎么了怎么了?”

    “掉地上了!”

    “卧槽!!”(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