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南宫家的往事
    南宫五月和南宫三八坐在客厅中央的沙上,对面坐着郝仁等其他四人,场景宛若庭审现场,气氛多少是有点尴尬的。。。

    不过郝仁觉得尴尬的最大来源还是南宫三八那拉风的名字……

    “想笑就笑吧,”南宫三八叹了口气,对面几人脸上的表情怎样他当然能看出来,除了伊扎克斯这个异世界来客不明所以之外就连薇薇安都是一脸微妙,“我想改这名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你这是真名啊?”郝仁委婉地表示了一下自己的意外之情,“呃,其实名字什么的都不重要,你上网搜一下多少叫王大锤李狗蛋的不都活得好好的么……虽然我没想到一个猎魔人会叫这名字。”

    其实他没把话说全:就这兄妹俩,你听听人家南宫五月的名字,要文艺有文艺要飘逸有飘逸,这怎么轮到哥哥的时候起了个名字叫南宫三八呢?他还是个猎魔人——本来这个职业在郝仁眼里已经属于黑恶势力波ss团伙了,而众所周知每个反派群体都必然有一大堆逼格极高的名字,但现在眼前这位竟然叫三八,这就足以证明他不是一个好的猎魔人——就如一个起名叫王大全的魔王肯定也当不好魔王。

    考虑到这番话说出来不但对南宫三八刺激极大,还有可能导致伊扎克斯回忆起他那貌似不怎么美好的故乡往事,郝仁也就憋着没说。

    “名字是母亲给起的,”南宫五月看了她哥一眼,满脸无奈。“她对地上人的事情不太了解,所以就干脆按出生月份给我们兄妹俩起名。我哥哥三月八号出生,就起名叫南宫三八。我第二年五月中旬出生,叫南宫五月十五不太顺口,所以就简称南宫五月……呃,就这么简单。”

    郝仁看了南宫三八一眼:“其实吧……三八也不是什么贬义词,但安在大老爷们头上真的有点奇怪,现在改名也不是什么难事,你也可以去改嘛。”

    南宫三八顿时脸色一正:“身体肤受之父母,身家姓名传宗承祖,怎么能随便改?我想改名只是一个念头。但从没当真过!”

    郝仁愕然地看着这位一下子严肃起来的猎魔人,真想拍着大腿跟他较个真:身为一个猎魔人你就不能有点符合身份的言辞?这时候你蹦起来抡着战锤来一句“圣光啊这个敌人值得一战”都比拽这几句文言文要贴合人设好伐?

    “我哥就这样,脾气特别倔,”南宫五月叹了口气,“薇薇安姐,你别戒备了,我哥跟其他猎魔人不一样的,他肯定不给你们找麻烦,而且他也肯定打不过你们任何一个——哦。应该能打过‘滚’,话说‘滚’这时候还没睡觉呢?”

    黑白小猫正从客厅当中溜达过去,听见有人叫自己便停下脚步喵了一声,它用质疑的眼神看着南宫三八。似乎在确认这个是不是新房客。薇薇安招招手把小猫招呼过来抱在怀里慢慢抚着,一边抬头看了南宫五月一眼:“你哥是因为混血的原因才没有完整的猎魔人力量么?”

    南宫三八是个半吊子,这一点从当初在英国初见就已经被证实。薇薇安一开始还以为这是个偶然得到猎魔人知识的普通人,现在看来他确实有着猎魔人的血统。只不过是混血而已。

    “血统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的原因是从我父亲那一辈我们家的猎魔人传承就不完整。”南宫五月不再隐瞒自己的家世,干脆打开了话匣子,“你们应该知道吧,猎魔人和人类其实并不是一个种族,他们只是部分相似而已。猎魔人的寿命几乎和很多异类一样长,所以正常的猎魔人都是在族群内部通婚的,年轻一代的猎魔人从一出生就接受父母的力量激和灌注,在成长到十二岁的时候就开始接受父母的训练并尝试独立和弱小一些的邪灵或者其他邪魔作战,十六岁的时候离开父母,被送到猎魔人中的资深者身边接受三到五年的指导并被介绍着和其他猎魔人接触,这时候他们才算真正融入这个群体,并在同族中被认可、接纳,这些是正常情况下,直到我爷爷奶奶那一辈还是这样。

    “但在我父亲那一辈出了问题:我的爷爷奶奶在他十三岁那年意外身亡,而且同年亚洲区生了异类有组织的反扑,当地的猎魔人组织内一片混乱,我父亲那时候还只是个孩子,还没来得及被引见给其他资深者就直接跟猎魔人族群断了联系。”

    薇薇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十三岁……刚开始做战斗训练,还没变成一个老顽固,或许对异类的固执偏见也不那么严重,毕竟猎魔人也是有思想有感情的生物,是受制于情感的。”

    南宫五月摊开手:“就是这么个情况,从我父亲那一代起我们家就已经和正统猎魔人没了联络,我父亲流浪数年之后就认识了我母亲,然后生‘一些事’,他们就在一起了。”

    南宫五月这妹子一打开话匣子就把自己家的往事一股脑都倒了出来,用说的不用说的反正是说了一大堆,这大概是想要证明自己的坦承以抵消之前她对其他人隐瞒情况的事,虽然这件事郝仁并不在意,但南宫五月似乎还挺在意的。

    而通过南宫五月的讲述,薇薇安也终于搞明白那对堪称空前绝后的伴侣是怎么走到的一起,同时搞明白了南宫三八这个半吊子猎魔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不但是混血,而且连本事都没学全!

    “从我爸那一代传承就断了,”南宫三八尴尬地笑着,“他和我妈结婚之后当然更不能去找其他猎魔人,事实上那之后他们二老一直隐居在山里,就是怕被猎魔人或者异类现。我从我爸那里学了些半桶水的技术,唯一学的比较完整的也就是符文还有这些——”

    南宫三八说着,把那身宽大的黑风衣撩开,露出下面的银色小弩和一些奇奇怪怪的飞刀、药瓶、木棒等小玩意儿:“驱魔道具,我爸唯一学全了的东西,我会制作这些玩意儿,不过用法不太熟悉,很多驱魔道具是要配合特定的精神驱动的,我没学过,我爸也不知道怎么教。”

    “你对异类的态度是怎样的?”南宫五月感觉这个问题必须正面问一次。

    “我要说自己是个和平爱好者希望世界各族大团结那肯定显得太假,”南宫三八一摊手,“我只能说我对大部分异类没什么敌意,除非他们主动来找我麻烦。”

    郝仁对这个特立独行的猎魔人还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你和其他猎魔人有联系么?始终独来独往?他们不知道有你这么个特殊的家伙?”

    “当然是独来独往,说实话,我对那些正统猎魔人其实也不怎么感冒,我知道自己这情况一旦暴露肯定会被他们找麻烦,”南宫三八点点头,“猎魔人结构相对松散,虽然比异类们要联系密切一些,但也只是为了方便联合绞杀‘邪恶’才维持着最低限度的组织形式,在没有联合行动的时候猎魔人是经常独自活动的,就像独行的猎人一样,所以我这样落单的家伙并不会引起他们注意,即便偶尔遇上,忽悠两句也就过去了,我就说我是另外一个地区巡逻的,赶着去执行任务。”说着,南宫三八微微一笑:“他们从不怀疑‘自己人’。”

    郝仁点点头,他没什么疑问了,但不知怎么回事,他总觉得南宫兄妹好像还有什么事没说清。

    薇薇安似乎想到了:“那你们两个到处跑着……看样子不只是喜欢旅游吧?”(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