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南宫五月的想法
    “你们两个到处跑着……应该不只是喜欢旅游吧?”薇薇安看着南宫兄妹,眼神中充满质询。

    南宫三八和自己妹妹对视一眼,只能点头承认:“确实,一般情况下像我们这样的最聪明就是找个地方隐居起来,不过我妹妹跑出来了……我只能跟着出来。”

    “我想找到母亲的下落,”南宫五月直截了当地说道,“她应该还在这颗星球上。”

    薇薇安恍然地想起这件事,“你不说我都忘了!你说过你父母都已经不在人世,猎魔人且不说,海妖种族是不可能真正死掉的,这到底怎么回事?”

    薇薇安这么一问,郝仁也跟着反应过来,他之前听说“海妖不死”的时候并没有联想太多,结果一直忽略了南宫五月曾提起她母亲已经去世的情况,现在这么一想才现这不对劲!

    南宫五月慢慢说出另外一段往事:“我十六岁那年家里出了事——我们隐居的地方出现了怒灵。父亲让我和哥哥逃了出去,他说他和母亲能对付那个怪物,但等第二天我和哥哥返回的时候却现整个家都已经不翼而飞,父母也不见了踪影……”

    薇薇安惊讶不已:“怒灵?这年头还有怒灵跑出来?”

    “怒灵是什么玩意儿?”郝仁好奇地问道。

    “一种畸形的……不好形容的负面怪物,”薇薇安皱着眉,“据说是来自异度空间的亡灵,也有人说是世间负面情绪在异世界的投影被拉到了这个世界。它们看上去像一团不定型的云雾,能在虚实之间变幻。没有逻辑也没有理智,不可交流。会攻击一切活着的东西。怒灵不但没有固定形态,就连战斗力也强弱不一,有的就连普通人都能靠符纸什么的解决掉,有的需要猎魔人组成团队才能对付,因为它们互相之间的差距这么大,才有人认为怒灵压根不算一个种族而是一种自然现象。在上古的时候怒灵还很常见,那时候一些强大的异类喜欢建造一些危险的能量装置,这些装置很容易把怒灵招来,不过从蒸汽时代往后我就很少看见那些东西了……它们好像只能在空旷、人迹罕至的地方生成。而且生成的时候周围必然要有自然力量形成的‘饵’,现在很难找到满足这种条件的环境。”

    郝仁点点头,南宫五月则继续说了下去:“我还记着那天看到的情景,整座房子就跟凭空消失一般什么都没留下,原地只有一个整齐的大坑,好像是怒灵把整片地区给炸飞了一样。父亲应该是没能活下来,但母亲是海妖,她应该在某处复活了才对,可是我和我哥在原地等了三年母亲都没回来……然后我就离家出走开始寻找母亲的下落。我哥就一直到处追着我跑……”

    南宫三八嘿嘿一笑:“我怕她出事。”

    “那你也不能成天给我找麻烦啊!”南宫五月一拳砸在南宫三八背上,“就是因为你那么神经质,我才不愿意跟你一块走!”

    众人顿时很好奇这兄妹俩的相处模式,南宫五月指着桌子上没收拾走的几张符文纸片气鼓鼓地解释:“看见这个了吧?他一旦找到我的下落就会到处安置这玩意儿。然后我住的地方附近要么火灾要么爆炸总之麻烦事不断,有一次我在外边租房子,结果旁边的小教堂一晚上让雷劈了四十多次。就因为他把雷文符卡埋在人家避雷针接地线附近!”

    “我这不是保护你嘛,”南宫三八喃喃地辩解着。“爸还在的时候就成天教育咱俩,外面的世界很危险。我多少还知道怎么打架,你连打架都没学过,真被坏人盯上了怎么办?”

    说着,南宫三八还笑着跟郝仁他们解释:“另外埋下这些符卡还有个好处,那就是如果有巡视的猎魔人经过,他们会主动忽视这一地区,因为这些符卡表示当地已经有一个猎魔人在负责警戒了,我用的符卡都是有意义的,表达出来的意思就是‘本地有人负责,战斗力充足不需支援’。”

    “谁说我不会打架了!”南宫五月气势汹汹地一叉腰,“你信不信你连我都打不过?我只是不忍心跟人打架罢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海妖的能力多那啥。”

    “这不一样么,你下不了手所以我替你下手啊,你只管安安心心到处跑就行,我负责警戒。”

    “你警戒的方法能不能正常点?而且至少神经之前出来跟我见一面说一声!成天跟个跟踪狂似的偷偷摸摸在后面放陷阱,我都怕一扭头掉到你挖的坑里。”

    “我这个身份特殊,比你醒目……”南宫三八一边躲闪自己妹妹的雷霆之怒一边分辨,“我做个药品符卡什么的需要到处收集特殊材料,容易为这事跟其他猎魔人碰面,我一个人还好忽悠过去,但万一你正好在旁边就容易出事了,咱俩分开行动比较安全。”

    听着兄妹俩的争论郝仁总算把来龙去脉捋清楚,其实一切都很简单:

    一百多年前,一个海妖和一个猎魔人产生了一段旷世奇恋,因为在异类和猎魔人中都没有容身之处,所以他们隐居起来,并且不久后生下了南宫兄妹。之后这个家庭突遭飞来横祸,两个孩子幸免于难,但南宫兄妹的父母在战斗后失去了踪影。南宫五月坚信自己母亲身为海妖一定已经在某个地方复活,所以在家中苦等未果的情况下就跑出来寻找亲人的下落,而南宫三八一开始大概不怎么同意这件事,只是拗不过自己妹妹的脾气所以只能默许,并且随后也跟了出来。

    南宫三八的猎魔人身份注定了他偶尔会和其他猎魔人碰面,至少偶尔会被其他猎魔人注意到,所以为了防止给自己妹妹带来危险,也因为不放心后者,他就只好用自己的方法来守护南宫五月——现在看来他采取的方法不能说笨,只能说……有点神经质了。

    “行了,你们二位以后有机会再吵,”薇薇安看南宫兄妹一时半会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只好主动出声,“我就问一下,你这么多年都没找到自己母亲的下落?”

    “全世界都找过了,甚至包括南北极,”南宫五月叹了口气,“只要有水的地方我都去,现在除了深海之外已经没有遗漏的地方,说实话我已经有点放弃了。”

    郝仁想了想,突然明白过来:“这么说你在我这儿落脚是想有机会找我们帮忙?”

    “有一点这方面的原因,还有个原因就是到处跑着还要躲避猎魔人的视线确实让人身心俱疲,我想找个能落脚休息的地方,”南宫五月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其实我一直想找机会告诉你们这些的,只是……唉,我这个家庭成分确实尴尬了点,薇薇安姐好像对猎魔人积怨还很深。”

    “能不深么,”薇薇安哼了一声,“当年拼死拼活攒了点钱总算在莱茵河上游盖了个小房子,结果刚住了没俩月就被他们一把火烧了,从那天起我就决定这辈子跟猎魔人势不两立!”

    南宫三八顿时表情一僵。

    “当然,你哥可以除外,”薇薇安看了南宫三八一眼,“我都没拿他当猎魔人。”

    南宫三八小声嘀咕起来:“其实我也算……当然现在还是不算比较好。”

    “你为什么没去深海看看?”郝仁问南宫五月,“全球你都找遍了,怎么就没去过深海?我觉得你妈要是还在的话最大的可能就是回老家了吧。”

    “这也是最遗憾的地方——事实上我去不了地球上的深海,”南宫五月困惑地皱着眉,“其实我试过几次的,向太平洋底和大西洋底两个传说中的海妖城市下潜,但总会莫名其妙地被送到其他地方,游着游着就失去方向感了,一开始我以为是自己方向感真的有问题,但前几天跟你们去了一趟外星球,我才现问题应该不在自己身上,而是这颗星球的海洋本身有问题。某些地方……好像被禁制着。”

    深海存在某种禁制?!(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