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这叫智慧,你懂个篮子!
    一帮人垂头丧气地坐在佣兵协会的休息区,他们正在等去办最后一步手续的贝琪回来。。。沉默半天之后南宫五月还是忍不住捅了捅郝仁的胳膊:“房东,我觉得咱们现在改名还来得及。”

    郝仁苦着脸看着手上那几张文件,过去的将近一个小时里他都在跟这些注册表做脑力搏斗,现在是一点都不想动弹了:“要改你改去,我是实在想不出名字来了,不能用纯数字,不能用特殊符号,不能用霍尔莱塔王国的政要姓名、皇室姓名、行政机构、实际地名,连‘诶呀我去这也行’都有人占,你说咱还能起啥名?”

    薇薇安抱着脑袋:“那也不能真叫‘好名都让狗起了’吧,我觉得说出去好丢人。”

    一向自诩血统高贵的血族少女现在感觉自己正在经历人生中最大的污点(之一),那便是她从今天起就是“好名都让狗起了佣兵团”的席战斗法师了,这让她有种挖个坑把郝仁埋掉的冲动:这倒霉名字就是丫给起的。

    “但神奇的是这个名字竟然可以用诶,”莉莉是现场唯一一个毫无心理压力的家伙,她甚至觉得这个名字让自己有种莫名的荣耀感,“我还以为人家肯定以生僻词不准用的理由给驳回呢,结果还真让注册。其实这个名字也挺好啊,这代表咱们有个好名字,我感觉自己好像成了团长似的……”

    “废话,你也知道自己是汪星人,”薇薇安瞪了莉莉一眼。“不知情的还以为这名字是你给起的呢。”

    没错,就如很多人已经想到的那样。最后这帮不着调的家伙还是给自己这个团队起了个行为艺术般的名字——当然原因也是有的,除了实在想不出好名字之外这个佣兵团的临时性也是个重要原因。而且郝仁还在佣兵协会的小册子看到了屠龙成功的粉红小兔佣兵团和讨伐过魔王的合家大财佣兵团,这更加坚定了他“贱名好养活”的心态。

    也不知道当年被干掉的那头恶龙和某个魔王临终前到底有啥感想,兴许他们遭受的最致命一击就在俩佣兵团自报姓名的时候吧。

    “呦,久等了!”贝琪的声音将众人从思索中惊醒,佣兵姑娘兴冲冲地跑到郝仁他们面前,“已经全部登记完了,现在可以……诶,你们怎么挺消沉啊?”

    “废话,你就不觉得‘好名都让狗起了’这个名字不对劲?”南宫五月看着贝琪。不理解这位当地姑娘怎么还能如此兴高采烈:要知道她可是挂名新佣兵团的顾问来着。

    “嗨,名字而已,这年头起什么名字的都有,你要真起个‘白银之手’还被人嘲笑没创意呢,”贝琪摆着手,“来,现在可以去任务问询处打听贝因茨血湖的事儿了,最近那边事故不断,只有团队才能去。”

    看样子这个世界的当地人还真挺不在乎佣兵团名字的……

    郝仁他们打起精神来到任务问询处。对贝因茨血湖的好奇心总算让他们暂时不再考虑那倒霉名字的问题。任务问询处的办事员是个死鱼眼的呆板女性,看上去不爱说话,她听到又有一个队伍来询问贝因茨血湖的情况忍不住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又是一批想着撞大运的……也不看看有没有命回来。”

    郝仁也不管她说什么,只是笑着把刚注册完的证件交给对方。结果听到一个意料之外的消息:“刚注册的初级队伍?不行,不能去,不给通行证。”

    “怎么不能去?!”贝琪第一个叫了起来。“前两天不还有很多佣兵临时组队去探险的么?”

    “就是因为这种情况太多,上面才紧急下命令禁止初级团队来捣乱的。”死鱼眼女性用生硬的声线说道,“这两天净是想着撞大运的闲散佣兵。临时注册个队伍就敢去血湖,有的还没到现场就在半路上被妖魔给打回来了。这是为你们好,血湖附近到处是危险区,而且要穿过那些地带跟你们平常在外围打打秋风是不一样的,没有团队配合和组队经验,进去就是死。”

    死鱼眼女性的语气并不客气,但这是因为她这两天一直在不断重复这些话导致的心烦意乱,郝仁知道她说的恐怕都是详情,不过他并不想放弃:“那怎么才能……”

    “你们现在是五级团队,个人等级不算。至少提升到四级吧。”

    换句话说就是:职业资格证不达标,不给上岗证!

    郝仁没想到异世界也会遇上这种三级钳工开不了二级工资的情况,“现实”果然是个让人处处为难的烂游戏。他小声跟贝琪打听着:“这个四级五级佣兵怎么算的?话说你干脆把所有等级都解释一下吧,我对这个糊涂着呢。”

    “分个人和团队等级,两种分级方式都是五级最低,一级最高,再往上是只有特大贡献被皇室或者教会册封才有的荣誉称号。对团队而言五级升四级容易点,做二十个任务就行,四级升三级要求就高多了,三级升二级不但要任务考核,还有职业技能资格重审和各国政?府组织的政审,二级升一级还得考三门通用外语和军略笔试、骑士教条笔试以及个人修养操守面试,总之就是除了能打,还得在思想面貌上达到人尖子的地步才能称得上王牌佣兵。个人考核也差不多,细微处的项目略有区别而已。我当年政审过了,就是骑士教条笔试和个人修养面试的时候没考过,现在还在二级卡着呢。”

    郝仁面色一呆,心中腹诽:现实果然是个烂游戏,佣兵升级竟然真的跟考职称一样!你丫的都异世界了,就不能老老实实告诉我去哪杀杀多少么?考公务员兴许都比升这个职称容易点!

    “要是没有那什么通行证直接去血湖会怎么样?”郝仁试着问了一句,他可不是不会变通的人,这时候自然想着钻空子了。

    “你最好别想歪主意,别的地方还好说,贝因茨血湖可是圣地——虽然还没达到禁区的级别,但现在情况特殊,那里的教团骑士和王国骑士绝对不少,”贝琪看了郝仁一眼,“没有通行证会惹很多麻烦,而且万一被当成来捣乱的异教徒就更闯大祸了。”

    “二十个任务啊……完成二十个任务,摆脱新手阶段就行了是吧?”郝仁问柜台后面的死鱼眼女性,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那布任务呢?流程是什么?”

    “就在这里办,简单任务可以现场提交任务要求并且把报酬提前押在这里,报酬最低一个吉纳,最高无上限。任务报酬过十个吉纳则征收十分之一的协会佣金,十个吉纳以下则会全部支付给佣兵,免收手续费。当然,报酬太低的任务你就别指望有人接受了,自己掂量着来。你要布任务?”

    郝仁转向贝琪:“借你一个吉纳。”

    “一个?那倒是可以……”贝琪不解地掏出一个硬币递给郝仁。

    郝仁把这块小小的金属片拍在柜台上:“布个任务,找人,报酬一个吉纳,找个叫南宫五月的姑娘。”

    然后他身后所有人都傻了。

    死鱼眼办事员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飞快地填完了一份简单的表格,然后郝仁直接把南宫五月往前一推:“好名都让狗起了佣兵团接你手里那个任务——人找到了。”

    几十分钟后,佣兵协会门口。

    郝仁领着四个一脸精彩表情的“保镖”蹲在台阶上看大街上人来人往,贝琪站在他们旁边仍然处于痴呆状态,佣兵姑娘想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估计明天各地就要紧急布新章程了。”

    郝仁则回头看看大门紧闭的佣兵协会:“你说我下次再进去会不会给人打死?”

    “会。”(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