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百九十九章 扭曲林地
    扭曲林地,一个气氛诡异的地方。

    这里有着与外界截然不同的生态环境,步入其中甚至会让人产生不小心落入异星森林的错觉。林地中没有任何绿叶植物,所有花草树木的叶片都泛着一种微带金属光泽的紫红色,初看上去妖艳,但看得久了就会让人感觉分外诡异。大多数林中植物都生长的高大而扭曲,有一种一人高的灌木丛甚至会像火焰那样盘旋着生长。在灌木丛下和腐殖土厚重的地方可以看到奇特的菌类沿着地势丛生,它们看上去有点像蘑菇和苔藓的结合体:大片淡紫色的菌衣覆盖在岩石或者其他植物表面,而这层菌衣上突兀地生长出伞盖一样的结构。这些菌类在阴暗的角落长势旺盛,形态鲜艳,但不知道这个世界是否也遵循“越好看的菌类毒性越强”的规则。林地中到处都铺着厚厚的落叶和其他什么植物残骸,所有植物都依照最自然的规律肆意生长,显示出一种罕有人打扰的原始风貌。

    而除了那些矮小的、与森林伴生的植物之外,整个扭曲林地的树木只有一种:那是一种高大而歪曲的阔叶树,树皮呈铁灰色,下半部分没有任何枝桠,树干沿着一个轻微的螺旋弧度生长到高空,然后在极高的位置突然爆式地生长出大片分叉,树冠上挂满了紫红色的椭圆形阔叶。这种阔叶树遍布整个森林,而且外形几乎完全相同,除了大小差别之外,它们在树干的扭曲幅度、枝杈形态甚至每一根枝桠的分布上都近乎复制粘贴出来一样。郝仁第一时间就现了这些树木的异常之处,他专门仔细观察了两株相距很远的怪树的树冠。最终确认它们的枝桠是百分之百相同的。

    现在一行人正走在扭曲林地中的“官道”上,这条道路是数百年前教会耗费大量人力物力才开拓出来的。许多代人为了维持这条不甚宽阔的林中道路付出了毕生精力。如今数百年光阴过去,扭曲林地中的凶残魔兽也渐渐习惯了这条道路的存在,并主动远离道路附近的哨所:这条路已经成为林地生态系统的一部分,森林在人造的道路旁退让了。

    这让穿行于林地中的旅行者能得到最基本的安全保障,只要他们不离开道路两旁用魔法灯划定出来的边界线太远就行。

    “这些树没有学名,因为它们只是‘扭曲林地’这个巨大生物的一部分,就像野兽身上的毛一样,但佣兵和冒险家给它们起了个俗名叫‘螺旋树’,挺形象吧。”贝琪注意到郝仁的视线一直放在那些怪树上,主动介绍起来,“所有树都是一体的,它们在地下盘根错节地生长在一起,地表部分只用于接受阳光。当年有一群精灵学者在扭曲林地考察了很长时间才确定这个事实,据说扭曲林地在灭世之前就是女神的后花园,而当年的精灵族魔法皇帝洛丽萨就是盗取了这片林地的生命因子,用扭曲林地的树根复制出了生命之树。不过那个生命之树已经在灭世火焰中被烧成一大片焦炭了,也不知道它们能有多少相似的地方。”

    “嗯。你之前就说过这整片森林都是一株植物,”南宫五月抽着鼻子说道,这片林地中充盈着水汽,让海妖姑娘舒服了不少。“不过这么大一片森林……它的地下部分得有多大?”

    “不知道,据说扭曲林地的根须向西一直蔓延到贝因茨血湖的中心,向东一直延伸到龙脊山脉脚下。这整片土地都是扭曲林地的根须支撑起来的。还有传说一百多年前有一群矮人矿工想开采龙脊山脉里的辉晶石,他们把矿道挖的太深。结果在朝向血湖一侧的矿道里挖出一条巨大的黑色根须来,所有矿工当场就疯了一半——后来教会解释说这片森林下面还积压着女神灭世时的怒火。还需要几千年才能被森林的根系消化干净,就禁止任何人在山脉以西开挖矿洞了,哪怕打个水井都要有教会批准才行。”

    郝仁惊奇地看着四周围那些参天大树,仅从表面他很难想象到底有如何一个巨大的生命体正蛰伏在这片土地下,而它仅仅从身上冒出一些用于呼吸的触须就形成了这样一片广袤的森林,但他知道贝琪说的应该没错,因为那些树木在外型上的惊人相似用别的办法是很难解释的,这不是自然产生的现象,只能归结于它们是同一个生物体身上的器官。

    “等会,我先离开一下。”郝仁突然想起件事,拎着闺女壶就向旁边跑去,贝琪在后面叫起来:“你要去哪?!外面危险!”

    郝仁挥着手嚷嚷:“去去就回,不会跑太远的!”

    贝琪看着还有些担心,莉莉见状帮郝仁解释起来:“房东一定是去厕所了,他肾不好……”

    薇薇安给吓了一跳:“你怎么知道他肾不好?!”

    “前几天在山地人村子里不是还尿崩了么?”

    众人:“……”

    敢情这姑娘的思维回路始终停留在那时候还没转过弯来呢!

    却说这时候郝仁已经跑到官道外面,找了个贝琪看不到的地方,不过他也没敢跑太远,官道两旁有教会用神术水晶制造的魔法灯,这些魔法灯辐射范围之外的地方仍然是怪物的天下。他在一丛灌木后面把闺女壶打开,豆豆立马从里面探出头来高兴地拍着水花和郝仁打招呼。

    郝仁戳了戳小家伙的脑袋以示亲昵,然后招呼数据终端:“出来扫描一下,大功率的。”

    “你可算有点工作态度了。”数据终端哼唧着从水壶里飘出来,在豆豆好奇的视线中升上半空,随后周身蓝光大作。

    高强度的雷达信号开始深入地下,解析这片森林的地下结构。

    “现空前庞大的植物根系,真让那个小姑娘说准了,森林是一体的。”数据终端放出全息投影,用三维画面呈现出扭曲林地地下的情况来,郝仁看到这片森林地下的景象果然惊人:那里盘根错节到处都是巨大的植物根须,从森林一直向外辐射许多公里都可以看到根系,它们在地下纠缠生长成一个整体,形态就好像一个被压扁的、遍布沟壑的椭球,又有点像个长歪了的核桃。

    看着挺恶心的。

    数据终端在旁边评论着:“如果这些根系消失的话,扭曲林地以及周边相当大一片区域的地下就会形成一个直径上百公里的大空洞,足够让这里的一切都坠入地下深处,你可以想象这东西到底有多大规模了。另外那个小姑娘还有句话说的不太准确:森林根系向西延伸的范围可不止血湖中心,它已经越过血湖,就快生长到湖对岸的那片结晶平原和更西边的山脉下面了,不过可能是那片结晶平原的土质有问题,延伸过去的根系死了一大片,应该不会继续生长下去。”

    “没想到地下部分比地上部分广阔这么多。”郝仁惊叹不已,他倒不是惊叹古代的“神迹”,而是惊叹大自然何其鬼斧神工——跟渡鸦12345一样鬼斧神工。

    “除了地下根系之外本机还现一件事,这应该更有研究价值,”数据终端突然说道,“这片森林……嗯,应该是整个贝因茨血湖地区的生态系统跟外面其实是不兼容的。”

    郝仁一时间没听明白:“不兼容?”

    “这是这一地区的地形,”数据终端切换了一个高空俯视的全息影像,“你可以看到整个贝因茨血湖地区其实是个封闭环境,东侧的龙脊山脉,西侧的山地人圣山,北侧有一道大裂谷,而南侧则是海洋,裂谷和海洋多多少少也能起到分隔生态区的作用。在这一系列地形的环绕下,贝因茨地区形成了封闭的生态圈,这里生长的植物——就本机探测到的那些——是不适应外界环境的,它们对养分的运用方式很奇特,只有贝因茨血湖能给它们提供这个环境。”

    “完全不能适应外面的环境?一点都活不下去?”

    数据终端斩钉截铁:“一点都活不下去。”

    郝仁对那个贝因茨血湖愈好奇起来。

    它在维持着一片上古时代的生态环境,湖水里到底有什么?(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