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二百零三章 血色湖畔
    虽然渡鸦12345多少有点不靠谱,但郝仁自己还是研究过工作手册的,他知道处理这种疑似穿越者属于自己的工作范畴。。。如果希尔妲真的来自另一个世界,那他就必须查明对方穿越的前因后果并且想办法将她送回去——或者安置在时空管理局指定的安置点,也或者是其他什么合适的地方,但这之前他必须想办法把希尔妲从梦位面转移到表世界。

    数据终端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没问题,就以你在表世界的坐标为基准点就行,本机负责调制,安全系数百分之百。”

    “真能把大活人送到表世界?!”郝仁相当惊奇,“这怎么办到的?我们是在外面有身体,出来的时候直接‘还魂’就行了,希尔妲要怎么出来?”

    数据终端解释着:“如果你更深入了解一下信息大一统,就知道所谓‘穿越’不过是一组数据的剪切粘贴,而这是希灵技术最擅长的部分。希尔妲在表世界确实没有对应的实体,但我们可以直接把她在梦位面的所有资料打包下载至外界,你记着,梦位面是实打实的现实世界,只是由于一些原因导致它比表世界的‘现实优先级’要低一级而已,因此这里的东西可以通过复杂的换算运到外面。你想想自己当初是怎么把那撮狼毛带到外面的?”

    郝仁想了想:“诶那照这么说的话,我们不用休眠舱也能进入梦位面么?整个传送进来行不?”他是实在不想回忆自己地下室里那一排棺材的模样了。

    “很遗憾,暂时不行,”数据终端打消了郝仁的念头。“传送是单向的,当前梦位面和表世界之间的联系处在一个微妙的平衡态。梦位面可以视作一个脆弱的老旧系统,表世界则更加茁壮复杂。你从一个老旧系统中读取数据写入新系统没问题,但从新系统读取数据写入老系统却有可能引错误,因此从表世界进入梦位面还是必须用休眠舱作为引导。当然,在有引导的前提下你可以带进来很多东西,甚至可以把一艘飞船打包塞进你的随身空间里一块带进来——但在那之前,第一个传送进梦位面的个体必须用休眠舱来引导这个过程。另外,希尔妲离开梦位面之后如果还想回来那也必须用休眠舱。”

    郝仁如今已经能听懂这些复杂的理论,顿时大失所望。

    这些生在精神层面的交流只持续了几秒钟,希尔妲刚刚开始她的神秘仪式:她来到已经被烧成焦炭的树人守卫旁边。取出一些奇怪的粉末撒向空中,口中念念有词,那些奇怪粉末在她的咒语下逐渐闪烁起绿色的荧光并缓缓飘落在树人守卫的残骸身上,已经完全失去活力的残骸立刻如枯木逢春一般重新泛起绿色,一些嫩芽和茎叶从树人守卫焦枯的外壳上探出头来,就好像这个庞然大物要复活一般。

    但它终究没有复活,树人守卫身上的绿意只扩散了一米方圆,那些嫩芽和茎叶生长到一定程度之后便向两边分开,随后一个花苞样的东西从枯木下面探出头来。希尔妲将花苞取下,打开之后露出了里面的东西:原来是一颗种子。

    “它跟着我从很远的家乡赶来,我至少要把它的种子带回去,”希尔妲默默和树人守卫的遗骸告别。转过头来看着郝仁,“现在我们可以上路了。”

    在前往血湖湖畔的路上,郝仁出于好奇和希尔妲走在一起。他很奇怪对方明明早两天抵达这里,为什么现在还在森林里徘徊。希尔妲也不隐瞒什么:“所有的道路上都有哨卡。需要通行证才能过去,我不想引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一直在森林里找别的路。不过没有哨卡的地方被魔物占据。没办法简单通过,我召唤了树人守卫——却没想到它很快就失控了,这两天我基本上一直在追踪这个失控树人。”

    “怎么突然就失控了?”郝仁奇怪地问道。

    从那个树人守卫的情况来看,希尔妲有着不俗的实力,虽然不知道她在自己世界是个什么层次,但显然在这个世界她仅凭自己召唤出来的树人守卫都可以算一方高手,这大概也是她孤身四处行动以及选择和陌生人合作的自信来源,只是好好的一个树人守卫怎么就突然失控了?

    “不清楚,但一定是这里的土壤和水有问题,”希尔妲摇着头,“这里的环境中弥漫着一种很奇特的生命力量,它能让生物茁壮成长,但同时又让它们慢慢扭曲变异,我一开始还以为自己找到了一处绝佳的苗圃,但没注意到这些生命力量的副作用。”

    这次不等郝仁开口,数据终端就主动吭声了:“本机没这模块,不知道她在说啥。”

    一行人抵达湖畔的时候已经时近黄昏,在密林中穿行用了一整个白天的时间——这还是多亏了林中有路,而且一行人脚程不慢,这个扭曲林地的范围还真不是说笑的。

    泛着血色光泽的湖泊就在眼前,在这么近的距离上看着它真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从林子出来之后莉莉跑在最前面,但她的欢呼声在跑到湖畔的时候戛然而止,哈士奇原本兴许还打算在湖里狗刨一番,但真看见这一大片“血水”的时候就怂了,她小心翼翼地在水边绕着圈子,犹豫了半天才转过身去用尾巴沾了沾水,顿时凉的蹦起来:“哇!好凉!”

    郝仁上前拍着莉莉的脑袋:“别闹,万一过敏了你又该掉毛……诶,别乱甩!弄我一身水!”

    伊扎克斯来到湖边,他仗着自己体质好对这些诡异的湖水一点都不在意(这总比岩浆安全),蹲下身子直接鞠了一捧水喝下去:“嗯,很普通,略微有点咸,好像就是一般的轻度咸水湖。”

    “不是血,跟血一点关系都没有,”薇薇安也制造一只小蝙蝠过去尝了尝湖里的水,“除了颜色奇怪之外,好像没什么特殊的。”

    贝琪没想到伊扎克斯这么猛,竟然直接就把血湖里的水喝下去了,顿时惊呼起来:“诶你别喝啊!这水里有怪东西,寻常人喝下去会生病的!”

    伊扎克斯浑不在意,作为一个恶魔,他本身就连血液都是带剧毒的。倒是薇薇安迅散去了她的小蝙蝠:“湖水有毒啊?”

    “不能说是‘毒’,但肯定不正常,”贝琪指着身后的扭曲林地,“据说这里的扭曲林地还有另一边的剧毒平原都是湖水影响的结果,你们说这水能不能喝?”

    莉莉顿时哭丧着脸过来拽着郝仁的袖子,把尾巴伸过来给他看:“房东,真的掉毛了……我中毒了,我要吃点好的补补身子……”

    “是你掉毛不是我掉毛!”郝仁把莉莉的尾巴拨到一边去,“而且你这是天冷正常换毛,你以为我看不出过敏和正常换毛的区别?”

    莉莉晃着尾巴:“那我要吃点好的。”

    总之哈士奇就是饿了,在这找理由加餐呢。

    贝琪见状哈哈一乐,指着不远处一块高出地面很多的小台地,那上面可以看到有简易的塔楼和屋顶:“先去骑士团哨站报个到吧,那边有休息的地方,顺便也能打听一下搜索工作进展到哪个区域了。”

    薇薇安看了她一眼:“你还想着撞大运啊?现在圣堂宝珠的搜索工作好像都快暂停了。”

    贝琪一脸高兴:“就因为其他佣兵都撤了出来这才是机会!我财运一向很好的,说不定就能找到珠子。即便找不到也没关系,这附近的滩地和林地边缘有很多值钱药草,能找到一些回去也不亏这趟啊,哈哈,你要相信我的财运!”

    薇薇安只是顺口一说,却没想到遭遇了身心重创,顿时一脸挫败地回到郝仁身旁:“最烦有人提财运,最烦有人提财运……有钱人都去死吧……”

    郝仁:“……”(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