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二百三十章 “老朋友”
    当初和一群猎魔人混战是郝仁这辈子第一次亲身参与的现实战斗,他对当时生的每一个细节都记忆犹新,因此他瞬间就能认出眼前的女人正是当日和自己对战的女性猎魔人——那道刀疤让人印象深刻。但他打死也不会想到会在这种地方、以这种微妙的形式和对方碰面:这个猎魔人竟然是个卖手机的……

    薇薇安也记着这张脸,所以跟郝仁同时反应过来,她在瞬间后撤半步,紧接着周围的气温就开始下降,但就在吸血鬼的力量即将喷薄而出的时候那个女性猎魔人却摆了摆手:“这里……合适么?”

    郝仁感觉自己的心脏已经慢慢适应这种一惊一乍的生活,他很快冷静下来,并轻轻拽着薇薇安的衣袖让后者不要贸然行事。而此刻周围的顾客们也已经感觉到这里的气氛不正常,他们似乎没意识到生在这个奇怪手机店员身边的可疑对话,但很多人对突然吹来的冷风不知所措,一些人搓着手茫然四顾,最终有几道视线落在薇薇安这边。不过薇薇安撤回力量还算及时,周围的闲杂人等并没有因为一股冷风就骚乱起来,很快手机店里就恢复了平日的秩序。

    薇薇安察觉到这个女猎魔人没有任何敌意,甚至连战斗*都没有,也就稍微放松了一点,但她并没有放松警惕,而是小声问道:“你是那天的猎魔人?我记着你应该被奥术仆从带走了。”

    “然后被放出来了。”女猎魔人静静地说着。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法子,让周围的人甚至包括柜台里的其他店员都把注意力放在别处,她在这边和郝仁、薇薇安闲谈,却没有一个同事好奇地来问一下情况。若非刚才薇薇安的冷风短暂打破了她营造出的这种诡异“气场”,她在这里简直就像身处一个宁静屏障中一般。

    郝仁张着嘴,使劲思考这种情况下该说点啥。但他压根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和一个曾经打过架的猎魔人见面,所以憋了半天也只有一句:“你在这儿干什么?”

    “上班,”女猎魔人仍然用那种平静的语气回答。“我在这个商场工作五年多了。前不久还在隔壁卖衣服。如果不是被那个蓝色生物抓到一个奇怪的地方呆了太久,我现在应该还在卖衣服。”

    郝仁:“……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怎么能出现在这儿呢?你作为一个猎魔人,不应该……额,住在一个比较像地下室的地方,每天去各大教堂下面的秘密结社报道,然后领着讨魔令满世界诛杀邪魔,凌晨时分站在电视塔上迎接朝阳,默默守护城市和平……我印象中猎魔人应该是这样的。”

    女猎魔人板着张脸跟面瘫一样。她听完郝仁一番话只说了一句话:“不明白你说的什么意思,但像你说的那样生活的话我连班都不上哪来的钱吃饭?”

    郝仁:“……”

    他愣是被对方这理论上很合乎逻辑的回答给噎的半天没说出话来,最后终于反应过来:“等等,照这么说其他猎魔人平常跟你一样也是这么……上班?买菜?吃饭?睡觉?”

    这次连薇薇安都听不下去了,在后面捅了捅郝仁的胳膊:“你看家里有哪个是不吃饭的?”

    女猎魔人点着头:“我们平常也在人类中生活,我以为你应该知道这些常识。”

    薇薇安确实跟郝仁说过关于猎魔人的大量知识,包括后者如何混迹于人类社会、与普通人一起生活的事实,但郝仁之前显然理解有误,他把这个“一起生活”简单理解为了某种掩饰身份的手段,但现在看来这帮级人类真的同样需要吃喝拉撒——好莱坞害人不浅。郝仁还以为这种黑暗中的级英雄每天除了殴打小怪兽就是站在各地的电视塔上摆po色呢。

    至于另外一个猎魔人南宫——其实郝仁至今都没把他当成猎魔人……

    “看这样咱们今天是不用打了是吧?”郝仁虽然察觉到到周围人全然没注意这边,却还是忍不住在说话的时候压低声音,他警惕地看着眼前的刀疤女。生怕对方突然抽出一只半米长的大弩来把他射在墙上,“我都不知道那个女神经病把你们放出来了——话说我甚至不知道她把你们关哪了。你们这段时间在哪呢?”

    当日渡鸦手下的奥术仆从前来救场,将所有被打个半死或者已经被彻底打死的猎魔人不论死活都一并带走,渡鸦12345说是要亲自教育这些家伙,但郝仁之后去大洋房做汇报的时候却没见过这些猎魔人的身影。奥术仆从后来隐隐约约表示过,被俘获的猎魔人都关在一个特殊的空间中,这个空间不只是监狱,更是一个“教育设施”,渡鸦12345用自己制定的行为矫正方案来治疗这些极端种族主义者。郝仁原来以为自己这辈子大概都看不到这些猎魔人了。却没想到今天会突然遇见刀疤女,他正好趁这个机会打听一下对方这些日子以来的经历。

    刀疤女看到薇薇安之后没有第一时间拔出武器。看样子渡鸦12345的“教育”已经成功了。

    女猎魔人思索了一下,郝仁在她那张木然冷漠的面瘫脸上看出一丝疲惫和后怕。似乎之前那段时间的牢狱之灾是个不堪回的可怕记忆,不过就在她准备开口的时候另一个声音突然从店门口传来,是个中年男声:“赵玺,你出来一……嗯?”

    女猎魔人在听到“赵玺”这个名字的时候站了起来,而郝仁听到这个男声也很耳熟便扭头看去,却现那是一个穿着西装的、看上去平凡至极的男人——如果他不是当日的猎魔人领的话,他真的是平凡至极。

    薇薇安瞬间又紧张了一下,不过这个猎魔人领看上去也没有任何战斗意愿,他只是异常惊讶,然后露出一个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的表情对郝仁和薇薇安摆摆手打招呼:“又见面了,今天不打架。”

    随后他转向女猎魔人:“赵玺,把你的小把戏收起来,然后……跟这两位‘朋友’一起过来一下。”

    女猎魔人板着脸点点头,弯腰从自己面前的柜台下面抽出一张绘制着莱塔符文的小纸片并将其塞进兜里。随着这张纸片被撤除,周围的气氛很明显有所变化,原先有意无意绕开这一小片地区的客人和店员就好像大梦初醒一样好奇地看了赵玺周边一眼,有个店员更是后知后觉地看了看郝仁:“诶,赵玺,是你熟人啊?”

    看样子刚才那种驱散闲人的环境原来是莱塔符文的效果。

    郝仁和薇薇安一头雾水地跟着“猎魔人领”来到了店门外一处安静的角落,名为赵玺的女猎魔人也被叫了出来。中年人先就是训自己的手下:“你偶尔也认真上一天班行么?一上班就把符文贴上然后睡一天觉,要么就玩一天手机,你这样我很难办——你拉低了整个店的业绩!”

    赵玺木着脸看着自己上司:“只是多开一个人工资,没这么严重。”

    中年人皱着眉:“但你也不能每天都混日子吧?”

    “先,我脸上有疤,”赵玺指着自己的疤,随后又指着自己的脸,“其次,我的面部神经在四十年前就被吸血鬼的毒血麻痹了,综上所述,如果不用莱塔符文转移旁人注意力,我更影响业绩。”

    中年人:“……你这些理由倒也是,但你的工作态度还是有问题……”

    这听着就是很正常的店面领导跟滑头员工之间的争辩,要是不考虑他们的猎魔人身份以及对话中提及的吸血鬼的话真心没什么信息量,但一旦考虑到上述两个要点,这信息量可就巨大了。郝仁干咳了一声,中年人才不得不正视眼前两个让他分外尴尬却又不得不郑重对待的“老朋友”,他仍然带着那种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的表情:“抱歉,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柳生——最近几十年在用的名字。我是这边电子卖场和旁边家电卖场的区段经理,另外……是个资深猎魔人。”(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