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二百七十四章 贝琪的难题
    听到贝琪突然冒出来这句话,郝仁的冷汗当场就止不住了,万幸贝琪这个大大咧咧的家伙也没感觉出周围气氛有啥不对,而是在那自顾自地继续说着:“现在算算在外面玩了差不多快一个月了诶,我老家那边还有俩任务没交呢,再拖下去说不定都给算成失踪人口了——佣兵这行当,一阵子不去报道就给你直接算成死亡人员,特麻烦。”

    郝仁小心翼翼地看着贝琪:“你在这儿住着有啥不满意的?”

    “挺满意啊,”贝琪随口说道,“只是觉得不能一直在外面玩,该回去过自己的日子了,毕竟这又不是我家。”

    贝琪说着说着,这才突然有所警觉:“等等……不会是出了什么问题不准我回去了吧?你们可不能这样啊,这是你们组织上工作失误,我是被迫带出来的!”

    “别多心别多心,”郝仁特别违心地摆着手,“说过送你回家当然是要送回去的……不过可能得等一阵子,因为那什么……”他一边说着一边不动声色地戳了戳旁边沙扶手上的数据终端,脑海里急吼吼地催:“赶紧编个圆点的谎!”

    数据终端登时从扶手上蹦起来投影出一大片数据图表来:“因为异位面的信息不对等性导致对向传输的换算机制与单向传输不同从而延长了每次实体穿越的等待时间而且你的穿越过程分别涉及到信息破坏第三、第六、第七规律因此需要额外计算现在专门送你回去所需的设备正在冷却中所以你暂时回不去——蒙……额不,懂了不?”

    贝琪:“……啥?”

    郝仁一看贝琪那呆呆的表情就心下大安,长出口气:“总之就是送你回去的手续没办完。再等一阵子就行了。”

    贝琪也没多想,她以很乐观的心态理解了“再等一阵子”这几个字。点点头:“哦,等一阵子没问题。只要不是回不去就行。那我再在这里打扰几天哈,我会掏房租的:现在我也有钱啦!”

    郝仁不动声色擦擦冷汗,心说这关算是过去了,但很显然他不能一直这么拖下去。于是趁着贝琪看电视的功夫他给南宫五月使了个眼色,把海妖姑娘叫到了厨房,顺便还带上了数据终端。他没敢惊动同样在看电视的莉莉:那只哈士奇的嘴关实在让人不敢信任,估计你就是把核弹密码告诉她她都敢满大街嚷嚷去,现在趁着莉莉还没想起来贝琪回不了家的情况最好也别再提醒她了,让她被虾条广告吸引着就挺好。

    “你们两个干嘛?神神秘秘的。”薇薇安正在热饭菜,看见郝仁和南宫五月进来好奇地看了一眼,“别捣乱啊。”

    “贝琪这个情况不好解决啊,”把厨房门关上之后郝仁叹了口气,“咱们该怎么跟她解释她在梦位面的身体已经被大宇宙意志给湮灭掉的问题?”

    薇薇安顿时支起耳朵听着,她也想起这件麻烦事了。

    由于梦位面和现实世界的不对等性以及梦位面本身的脆弱性,贝琪从自己老家到地球的穿越是“半单向”的,所谓半单向就是她可以以实体从梦位面来到地球,但要回去的话就必须通过休眠舱一类的设备转换才能进去。换句话说。她现在跟郝仁他们几个地球生物一样,不能完全进入梦位面,而必须把身体留在表世界,同时也不能长期停留在梦位面:休眠过程结束之后就必须离开那里。这种限制对郝仁他们几个偶尔才进去出差的家伙当然没啥影响。但对一个在梦位面土生土长的人可就有点受不了了:凭啥好生生的老家就不让随便回去了?回去一次还得做梦才行?而且哪怕做梦都是临时的?

    这就相当于你在自己家住着都要按月交租金而且隔三差五有人查暂住证,并且每住半个月就要去外面住一个月的宾馆,谁会乐意。

    “你不是说要从技术层面解决这个问题么?”郝仁戳着数据终端。“你的技术层面呢?”

    “本机把资料都查遍了,严格来讲这不是能不能解决的问题。而是该不该解决,”数据终端叹了口气。“本机跟你说实话吧:非要把贝琪送回去,没问题,让渡鸦长官直接插手,或者你跟上面申请一个特殊的传送权限,不顾梦位面的传送限制强行往里塞人,这对帝国而言很容易办到,但麻烦的是后果:梦位面本来就不稳定,而且最近它还毛病不断,到处渗漏,可以说正是多事之秋,这个节骨眼上你违规往回送人是要承担风险的,说不准现实世界就会破个窟窿,到时候以传送点为中心,少说一个星球,多说可能祸及半个银河,规则对冲之下灰飞烟灭,这个责任你敢承担?”

    郝仁感觉面皮一抽,这个担子别说他了,就是换莉莉那个缺心眼上来都肯定不敢应承的。

    他明白数据终端的意思:把贝琪送回去不是不可能,只是无论如何这都是一项破坏性的活动,风险与代价都是无法避免的。或许以前还好点,但现在梦位面的“现实之墙”已经有了崩解的征兆,连渡鸦12345那么大能耐的女神都在想办法把漏洞堵上,在这个节骨眼上你要再在墙上开个洞往回送人……焊雷管锯灯泡也不过如此。

    “这就跟套狼一样,”薇薇安端着饭锅离开厨房前留下一句话,“套狼不是问题——只要你能舍得孩子。”

    郝仁呵呵干笑: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道理他也懂,但现在更头大的是他手头连孩子都没有——这个宇宙是那个五位数女神的,乐观估计女神姐姐在这种涉及世界安危的大义问题上是不会偏袒一两个人的。

    南宫五月皱着眉想了半天:“……其实也不一定会出事对吧?现实之墙只是脆弱,又不是肯定会塌,把贝琪送过去说不定不会影响大局呢?”

    数据终端上下飘动一下:“对啊,是个概率问题,但哪怕最乐观的说,把贝琪送回去只有十分之一的概率会把墙捅个窟窿,这个风险你们承担么?”

    郝仁抓抓头皮:十分之九的概率安然无恙,十分之一的概率人类灭绝,这个选择题还真够难做的。

    “我突然想起件事:咱们可以把表世界的‘东西’带进去并且留下,但为什么把人带进去就不行呢?”郝仁想起之前去梦位面的时候伊扎克斯将他制造的“魔剑”卖给了当地人,那魔剑现在就以实体状态留在梦位面,并没有随着众人“苏醒”而被强制弹出来,他对此有些不解。

    “因为有灵智的个体对信息影响太大,”数据终端解释道,“人会思考,会观察,会不断接触信息,处理信息,同时自己也产生信息,甚至还会通过记忆的方式让信息增殖,一个人不仅仅是几十公斤碳水化合物,更是一大团错综复杂的资讯的纠缠点,他所接触过、记录过、好奇过、观察过的一切东西都会在信息层面上与之联系在一起。一个人的信息量是有限的,但他所‘牵涉’到的信息量却大得吓人,而且只要这个人还活着,还在观察外界,他对周边信息的牵涉范围就会越来越大。你记着,信息即万物——信息也影响万物,一个‘观察者’对现实世界的干涉是巨大而且无休止的,尤其是梦位面和表世界的‘现实之墙’受此影响就更大,,很容易受观察者影响。而死物当然就没什么影响了:反正它的信息量就那么大,不管再强的污染源,只要它的危害强度是死的,那就压根不算事,大宇宙意志会轻而易举地消化掉它。”

    在人群中,一颗子弹的威胁比不上一滴病毒溶液,因为前者的威力至始至终都是固定的,而后者的威胁却会不断增长蔓延,就是这个道理。

    郝仁把这个原理理解透彻,垂头丧气地摊开手:“那把贝琪打成植物人送回去会不会管点用……”

    数据终端撞了他肚子一下:“思路广阔是好事,但脑洞大的都看不见脑子那就是病了。”

    “真没有别的办法了?”南宫五月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我总觉得这件事不该一点路子都没有。”

    数据终端想了想:“非要说的话……有一个办法。”

    郝仁跟南宫五月立刻死死地盯着它。

    “找一个现成的、有些年头的‘漏洞’,”数据终端说道,“已经张开的漏洞自然是安全的。”

    (生日啦,说好的红包呢!)(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