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卢卡斯家族来访
    看样子即便是吸血鬼中自视甚高的顽固派系卢卡斯家族,对薇薇安这个从史前时代存活至今的究极老祖宗也不敢怠慢,海瑟安娜昨天才打一个仆从过去送信,今天他们族长就亲自来这边登门拜访了。~不过想想也是,吸血鬼本来就是相当重视血脉和传承的一个种族,他们对“资历”俩字看得比什么都重,薇薇安这样的哪怕脑子再有病那也是他们前辈。而且别说吸血鬼了,你就是搁人类堆里要是突然蹦出来个炎黄二帝亚当夏娃级别的人物说要见见地球上某个人,在保真的前提下你看能有几个坐得住的?薇薇安这历史不比上述几位短……

    不过卢卡斯家的人虽然早早来了,他们要见的大人物这时候却才刚醒,郝仁跟着两个吸血鬼侍女往一楼长厅走着的时候就看到薇薇安从旁边的某扇门推门出来,一边打着哈欠没睡醒的样子一边跟自己打招呼,而且头没梳脸没洗。这让郝仁很是惊奇:薇薇安平日里最注重形象,用莉莉的话说就是穷矫情,她哪怕快穷死的时候也要努力把那一身旧衣服打理整齐才行,啥时候看过去都是个端庄秀雅的大家闺秀模样——现在这个造型可不多见。

    “昨晚上没睡觉?”郝仁挺奇怪地看着薇薇安,吸血鬼的生物钟跟人类不太一样,薇薇安有时候一天睡一个小时都不会困,她现在这精神状态跟熬了三五个晚上似的。

    薇薇安抬手指着从另一个房间出来的海瑟安娜:“跟她对付了一宿,我都快神经衰弱了。”

    郝仁顿时闪过满脑子少儿不宜的画面来,看着海瑟安娜的眼神就怪怪的。结果后者还有气呢:“你那是什么眼神!我只是想跟以前一样钻到薇薇安大人的头里睡觉而已——结果还失败了。”

    郝仁好奇地看着薇薇安,后者一叉腰:“好对付的很。我昨晚上解体成蝙蝠群来着,分散睡在整座房子的各个地方。她那点本事还是从我身上遗传的呢,想跟我斗还嫩了点……哈欠……”

    “一宿都维持着解体状态?”郝仁表情古怪地看着薇薇安,“你也不嫌累得慌,这一晚上你睡觉的意义何在?”

    “不谈这个不谈这个,听说卢卡斯家的家伙来了?带我去水房洗把脸,我这就过去看看,”薇薇安一边说着一边让那俩吸血鬼侍女带路,临走的时候还扭头提醒郝仁,“另外你睡觉蹬被子的毛病还不改啊?昨晚上在你床头挂着吓我一跳!”

    薇薇安是大踏步地走了。留下郝仁扭头就遇上海瑟安娜那小刀子一样的眼神朝自己噗呲噗呲地扎过来,他现在觉得薇薇安这肯定是故意的!

    海瑟安娜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铁榔头,满面春光地对郝仁笑着:“来来来,你把头伸过来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你冷静点!哪怕她真在我屋里挂着那也是俩蝙蝠!我能对蝙蝠做什么?”

    “你他x少废话!谁不知道你们人类里面变态多!尤其是你们巫师,万一你生来就喜欢带翅膀的呢!?”

    郝仁:“……”薇薇安就不该把她闺女放养到现在!你看看这姑娘都学了点什么?

    万幸海瑟安娜最后还是知道轻重,可能是顾及薇薇安日后揍她的风险,这姑娘总归是冷静下来,然后跑去履行身为家族族长的责任招待今天的客人。郝仁则沿着走廊里一溜房门挨个敲过去把自己的小伙伴们收集起来,领着浩浩荡荡……其实也就四五个人的队伍杀奔一楼长厅。他是抱着看稀罕的态度来见见那位卢卡斯家族大当家的。莉莉则抱着吃早饭的心态——当然也有可能是吃午饭或者晚饭,这只大狗已经睡糊涂了,而且这个该死的城市压根没有昼夜时刻,天知道外面这时候是几点。

    一下楼他就看到了卢卡斯家族来的代表们。没法不看,这群人的存在感高,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们和周围气氛、和海瑟安娜及其狗腿子们的巨大差别来:这貌似是一帮真正符合常识的吸血鬼。

    在长厅中央临时摆放了一张大大的桌子。海瑟安娜和一帮穿着礼服的手下在桌子一头坐着,暂时看着跟很有教养似的。而在他们对面坐着的则是男男女女十几号人,那就是卢卡斯家族的使者。所有人都穿着血族最喜欢的服饰:色调沉重的黑色礼服。装饰着血红色的丝线或者缎带饰边,并非那种已经过时的古典样式,而是即便放在现代社会的宴席上也不会显得太另类,放在血族的宴会上也不会显得太简朴的精心设计的衣服。血族果然是个在任何情况下都要讲究的种族,莉莉对他们“穷矫情”的评价还是很中肯的。

    卢卡斯家族的族长就是坐在这十几人最中间的那名瘦高男子,他是一个面色苍白的中年男人,灰白色的中短一丝不苟地梳到脑后,身上穿着带有暗红色衬里的黑礼服,服饰考究,而且相貌堂堂,甚至带有几分儒雅,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阴沉刻薄。他显然是一个相当注意自己形象的人,从头到衣服,甚至到衣服上的每一个褶皱都无可挑剔,海瑟安娜正在桌子对面吐槽这个:“你还是这幅模样啊,走到哪都打扮的跟随时准备推出去火化似的……”

    就凭这张嘴郝仁都怀疑这姑娘从薇薇安身上分裂下来的时候是不是伤到了脑子,她跟她的母体差别也太大了点。

    “我是来见女伯爵阁下的,”儒雅的中年人脸上压根没有任何波动,对海瑟安娜的话跟没听见似的,“她是长者,我理应做好晚辈应有的礼节。不过你安排的这个会面环境……你就没个正经能用的会客室么?”

    中年人看着长厅各处的景象,饶是他的定力也有点把持不住。这里仍然残留着昨天欢迎宴会之后的残迹,让人一眼就能看出这里不久前还大闹过一场——好吧,明说吧,这地方平均每五米就趴着一个正在说胡话的海瑟安娜吸血鬼,那帮穿着礼服的绅士淑女们(起码造型上像)跟凶杀现场似的扑了一地……

    “你的家族简直是血族的……”中年人旁边的一个妖艳女子嘴角抽抽着说了半句话,后面几个字没敢说出来。

    “那又怎么样,我们很开心呀,而且我们展很快,”海瑟安娜呲呲牙,“反正我这边最早聚拢的都是你们这些老家族不要的流浪汉,当初不是你们主动把他们驱逐出去的么?现在还想管?”

    郝仁昨天在宴席上已经听海瑟安娜ba1aba1a地讲述过自己的家历史,他知道这个奇特的吸血鬼家族是怎么展起来的:就如预料的一样,只要跟薇薇安血脉沾边的东西都不会正常展。

    海瑟安娜家族最早是由流浪汉组成的。

    正统的老牌吸血鬼家族通常都有着严厉的规矩,哪怕是庇护所中那些只有几十个成员的小家族也不例外,他们会将违反规矩的成员驱逐出去,而且这种事情从来不少。被驱逐出去的吸血鬼将失去家族的庇护,失去稳定的生活来源而且广受歧视,这座庇护所中甚至压根没有对他们进行保护的所谓法规条文——因此流浪者通常活不了多久,哪怕勉强存活下去也不会有任何家族愿意再次接纳他们。这对人类而言是很奇怪的现象,但对那些讲究奇特荣辱观、恪守古礼的异类而言是很司空见惯的事情。

    海瑟安娜最早被薇薇安送到这里的时候就是聚集了这样一群人:因为她从一开始就在外流浪,后面有几年时间又接受了薇薇安式的异常教育,所以她压根不理会正统血族的什么荣辱观念,她现有一些流浪者其实也不坏,于是就把他们召集起来一起玩……额,最早的时候确实就只是玩,那时候她还是个孩子来着。

    不少吸血鬼家族对流浪者聚集的现象有过警惕,但没人敢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孩子王——是的,没人敢惹。

    因为她是“招来红月的女伯爵”送过来的,这座庇护所中一半的古老者,包括资历最老的赫斯珀瑞斯都是海瑟安娜的监护人,而且那帮古老者因为活得太久,再加上自己的家族多半都已经覆灭,其种族观念都很淡薄,他们对海瑟安娜的行为压根不在意。这些老煞星们不在意,其他人当然更不敢在意了。

    当时人们的想法是:嗨,一个无法无天的权二代熊孩子召集了一帮可怜虫过家家而已,玩几天她就烦了,能出什么大问题?

    然后这个熊孩子就领着她手下的可怜虫们干翻了除卢卡斯家族之外的所有吸血鬼家族,只用了三天时间。

    这帮疯子是挂了一身的十字架和大蒜挥舞着圣银兵器冲出去的……

    当时庇护所中的人都吓尿了好么,他们差点以为猎魔人打进来了!

    (月票啦!来月票啦!趁着双倍,过期就没啦啊!)(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