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三百零七章 昔日仇人
    同一时刻,在这座熊熊燃烧的阴影之城另一个角落,卢卡斯家族驻地附近的一座小山岗上,三个身影正站在突出的山岩上看着下面硝烟四起的城市,其中两人是身材挺拔高大的男子,另外一人则是个身材娇小略显瘦弱的女性,三人都穿着青一色的黑色长风衣,背后背着巨大而结构精妙的战斗大弩,站在最前面的男子一头灰白短,脸上留着数道触目惊心的伤疤,一只眼睛还戴着眼罩,他神色冷峻,看着山岗下的熊熊大火毫无怜悯。

    站在他身旁的另一名高大男子肤色黝黑,留着光头,看上去有点像南美的黑人后裔,他微闭着双眼,似乎在聆听从远方传来的消息,随后张开眼睛看着自己的领:“长者哈苏,西侧的进攻被遏制住了。”

    “西侧……是那个叫做海瑟安娜家族的吸血鬼集团么?”被称作长者哈苏的独眼龙男人点了点头,“那群吸血鬼好像跟通常的品种有些不同,似乎有些棘手?”

    “他们布置了机枪碉堡,坦克炮,地雷,榴弹炮,还有化学武器和毒气陷阱,并且以上所有武器都带有魔法效果,”黑皮肤男人脸上的表情很奇怪,“我们好像在进攻一个人类要塞,而不是和吸血鬼打仗,那些轻重武器对付起来很麻烦,数量太多了。而且前线传回来的消息提到那些吸血鬼竟然可以抵抗神圣力量,猎魔人的圣水和驱魔法术对他们几乎没有效果。”

    哈苏脸上略有些讶异:“抵抗神圣力量?我想起一个很古老的长者……但愿她没搀和到这件事里……”

    “您指的是谁?”

    “没什么,不用在意。”哈苏摇摇头,“应该不是她。她不是真正的吸血鬼,没办法把自己的血脉力量传递给这么多人。总之加大西侧的进攻力度。那些吸血鬼可能是在庇护所里躲藏的几千年里研究出了什么东西,不能让他们把这个成果传授给其他异类。”

    “有必要毁掉整座城市么?”一直没有说话的那名女性猎魔人突然开口了,这是一个看上去只有十八九岁的女孩子,最醒目的是她拥有一头洁白如雪的长,甚至连眉毛都是同样的白色,她看着下面燃烧中的城市脸上表情很古怪,甚至还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惋惜,“他们几千年没出来伤过人了。”

    “白火,收起你那无用的怜悯心。”哈苏淡漠但充满威严地看了白少女一眼,“他们几千年前杀过的人甚至比你这辈子所能认识的人还多,他们安分这几千年只不过是找不到作乱的机会而已。”

    “我只是觉得这座城就这么毁了挺可惜……”名叫白火的年轻猎魔人赶紧辩解,“而且城里至少有几个平民吧?”

    “当初摩亨佐达罗被毁灭的时候可没人替城里的平民求情,克诺索斯也没有——它们被毁灭的原因甚至只是因为祭祀的贡品不够新鲜,或者城中有一个人在祭典的日子里没有及时去神庙拜祭,”哈苏双手抱胸,漠然地看着城市中的大火,“这座城中的生物以及他们整个种族都不值得怜悯。这里生的唯一一件令人遗憾的事就是他们死的迟了两三千年。”

    哈苏的斥责让白火低着头不敢说话,旁边的黑肤大汉默默看了这个年轻的弟子一眼:“白火,你是有史以来最具天分的猎魔人,但你唯一的缺点就是这莫名其妙的同情心。或许大自然在冥冥中有着平衡一切的法则,它以这种无用的同情心来作为你天分的代价——你要时刻警惕这点,不要让这种古怪的心态影响了你的前途。”

    白火深深鞠躬:“是。牢记您的教诲,图坦因大师。”

    哈苏听着自己多年的助手教育着那位天赋异禀但问题不断的“神童”。眉头却微微皱起。他知道白火这样对异类抱有好奇心,甚至对猎魔人的使命抱有疑惑的“新生代”并不少。只是这个女孩过于优秀,才显得过于突出而已。圣人们早在一百年前就察觉了这点并进行过一次隐秘的统计,现传承至某一代的猎魔人几乎有百分之四五十都出现了这种信念动摇的现象,从最初的猎魔人到出现问题的新生猎魔人大概是七至八代人。这一现象如此密集地出现在特定的一两代人身上,而且是在全世界范围内出现,显然已经不能用教育失当或者环境因素来解释,原因不在外部,应该是在内部。

    或许血脉中有什么因素出了偏差。

    也或许就如同上个月被处死的那个异端学者说的那样——是血脉中的某个偏差即将被纠正了。

    哈苏摇摇头,不再思考这些让他隐约有些恐惧的事情,他已经活了太久,某些事情如同真理一样在他心中根深蒂固,他不愿意相信,甚至不愿意假设这些真理一朝崩塌的可能性。但他也想验证某些猜测,于是他冒着巨大的风险,以自己身为“长者”的权威作为担保,来和这座城市中的邪恶异类做交易,想看看在异类的新生代中是不是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但他很遗憾,当然也有可能是很欣慰地现至少影魔毫无改变:最新一代的影魔仍然跟他们的老祖先一样贪婪狡诈,而且对自己族群之外的任何生物都异常残忍冷漠。

    猎魔人的血脉与异类果然是有着根本不同的,即便猎魔人的新一代开始出现了某种奇怪的问题,但这至少证明了猎魔人在血统上的纯正性。

    作为资格最老的猎魔人之一,哈苏更愿意用这种方式解读整件事,而当眼前这座罪恶的城市被焚烧干净,并且取回那件圣物之后,这幕荒唐的闹剧以及这次可笑的“验证”也就该结束了。

    “长者,”被称作图坦因大师的男人突然出声打断了哈苏的沉思,“您觉得那个影魔有丝毫诚意么?”

    “不,”哈苏淡然地摇摇头,“他们没有诚意,但他们至少有价值,有价值的东西就应该尽量使用,这是我们从最艰难的年代带出来的经验,有时候……”

    一个嘶哑的女声突然从旁边传来打断了哈苏的话:“价值……哈,反正你很快就要没有价值了……”

    话音未落,一阵灼热的光幕便凭空出现,紧接着就是一柄巨大的狼牙棒以摧山之势从光幕中扑出来,直砸向哈苏的脑袋!

    “轰——”

    一阵让整个山岗都几欲崩塌的冲击爆出来,整个山头都被灼热的光幕和滚滚浓烟笼罩,在夕阳辉光一般的光幕照耀下,山岩开始融化,植物瞬间蒸干,就连泥沙都化为浓稠的液体慢慢流淌下来,三个猎魔人的身影瞬间出现在高空,他们身上闪耀着一层洁白的光盾,总算抵消了灼热阳光的威力。白火脸上余惊未定,哈苏则看着那滚滚浓烟中逐渐出现的女性身影皱起眉头:“……赫斯珀瑞斯……我早就怀疑你还活着了。”

    “但你也就活到今天吧!”

    惊天动地的战斗就此爆,白火和图坦因试图上去帮着自己的上司对付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疯女人,但他们很快就被从其他方向冲出来偷袭的古老者缠住了手脚。

    神话时代结束之后,古代“神明”与猎魔人的再一次交锋就在这种情况下再启了。

    而在这同一时间,郝仁和海瑟安娜一行人却来到了一个奇妙的地方。

    这里理论上应该还是那个位于异空间的遗迹,但空间中的能量风暴已经平息,而整个空间的结构以及景状也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似乎贝瑟莫斯逃进这里之后启动了遗迹的某些东西,也可能是影魔城堡下面的入口通向了遗迹不为人知的更深一层,总之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并不是无尽的云海以及漂浮在云端的神殿,而是……

    一片荒漠。

    莉莉蹲在沙丘上仰天长啸:“嗷——往哪走哇!”(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