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三百一十二章 战后城市
    城市中的战斗好像已经结束了。

    一群人从影魔城堡的地下通道里跑出来,爬到这座城堡最后仅存的一座残破塔楼上观望着市区方向,现在仍然可以看到街道上浓烟滚滚,血腥气以及战火硝烟的味道都还未消散干净,然而喊杀声已经平静下来,猎魔人打开的那些空间通道,以及他们试图摧毁城市时引导大规模法术所留下的光柱都消失不见,极目远眺只能隐隐约约看到有些人正在街道上打扫战场,还有一些全副武装行色匆匆的城市守卫正在巡视街区。

    海瑟安娜赶紧打开对讲机:“邓肯!情况怎么样了?”

    “女主人?女主人你没事?!”对讲机那头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太好了,我们刚听说您去追捕贝瑟莫斯……”

    海瑟安娜仰天打个哈哈:“废话,本姑娘亲自出马还能有错?话说猎魔人退兵了?”

    “是,是的,”邓肯匆忙答道,“刚刚猎魔人突然撤退了……可能是现城市守卫和古老者的数量太多,他们丧失突袭优势之后怕有太多战损吧,老家这边一切安好……有些伤亡,但还算不错。”

    海瑟安娜跟自己手下交待几句,又大致了解了一下猎魔人撤退时候的情况,挂断通讯对周围人做出个莫名其妙的表情。薇薇安扭头抓起个小蝙蝠朝贝瑟莫斯脑袋上砸过去:“说,猎魔人这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别说你不知情!”

    郝仁捂着脸看着被薇薇安扔出去的小蝙蝠,他突然觉得这姑娘对自己蝙蝠的使用方法貌似有哪不对……不过扭头看了看自己肩膀上的数据终端,他又觉得这使用方法似乎也没啥不对的。

    反正这俩人在某种习惯上似乎逐渐同步了。

    贝瑟莫斯脸色灰败。接二连三的打击让他有种心力交瘁的感觉,这时候是硬话也不说了。姿态也不做了,只是有气无力地叹口气:“咳……他们现起源圣器的信号消失。当然也就撤了,毕竟他们是冲着圣器来的。”

    “他们是冲着起源圣器来的?”郝仁眉毛一挑,他之前还真没想过这个,“你把圣器的消息告诉猎魔人?你宁可告诉他们也不愿意告诉城里的其他人?你脑子有坑?”

    贝瑟莫斯的眼睛通红,却只是冷哼了一声没多说话,不过郝仁已经想明白了这个看似无害实则疯狂的老家伙一开始打的什么主意:他压根没想过和任何人分享起源圣器的秘密,不管是猎魔人还是他的异类“同胞”,都是被他拿出来互相消耗的道具而已。他把这个消息泄露给猎魔人,与后者约定在某一时刻开启庇护所的大门。为的就是在抢夺两大吸血鬼家族手头的开门钥匙之后能让整个城市陷入混乱,让海瑟安娜和卢卡斯家族无暇他顾,他甚至打定主意要让这座城市付之一炬来拖延时间——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留在这里。

    贝瑟莫斯打算通过起源圣器回到梦位面,到那时候地球上洪水滔天都不关他的事了。

    说实话,你但凡换个剧本像他这样老奸巨猾而且计谋周密的家伙肯定就成功了,但谁让现实世界从不按着剧本来呢——谁知道上古神器也需要说明书啊!而且贝瑟莫斯还把起源圣器的功能搞混了……

    不过想到这里郝仁突然摸着下巴嘀咕起来:“或许真的存在一个可以打开大门的‘起源圣器’,一万多年前的异类就是让那玩意儿送过来的……贝瑟莫斯只是运气不好认错了而已。”

    莉莉耳朵竖起来:“房东你说啥?”

    郝仁捏了捏莉莉的尖耳朵:“我说你这耳朵真对不起你的血统!”

    撂下这句话,他也不搭理莉莉上蹿下跳的抗议便迈步朝前走去,留下莉莉在后面涨红了脸摸着耳朵使劲嚷嚷:“我刚才没注意而已啦!房东你刚才到底说的啥!你刚才到底说的是啥啊……”

    猎魔人虽然已经退却。但这座古老的庇护所却已经千疮百孔,有着数百年甚至上千年悠久历史的城堡和宫殿冒着浓烟吱嘎作响,血族们华贵的洋房被炸成满地瓦砾,街道两旁的浮雕和石像东倒西歪地扑在地上。城中街道随处可见坑洼,尚未干涸的鲜血蓄积在这些坑洼中,一些区域甚至因此而寸步难行。这些鲜血泛着黑红色。甚至夹杂着其他颜色的异样光辉,它们来自各个种族。吸血鬼,狼人。半恶魔,当然也包括猎魔人——诡异的血泊,浓郁到让人作呕的血腥气,以及城市坍塌、尸骸遍地的惨象,这些东西交织在一起,让这里变成了异样的地狱图景。

    大概这就是因果循环吧,说是报应也罢,说是讽刺也罢,总之一切都在循环,数千年前的人类战战兢兢地生活在他们的城市中,只因为某个异类“神明”的一时兴起便会遭遇灭顶之灾,而数千年后,这些异类“神明”战战兢兢地生活在阴影下的庇护所中,同样也因为某个疯老头的一个野心便遭遇如今的一切。守卫这座城市的古老者们看着眼前破败的一切,这近乎全毁的庇护所和遍地尸骸是否让他们想起了数千年前那些同样熊熊燃烧的人类城邦?

    谁也说不清,谁也不愿意说清。

    郝仁有些感慨,他现在越来越能领会到渡鸦12345对他说过的一些话究竟蕴含着什么样的深意:作为一个审查官,必须有审查官的立场,你可以在某些个人行动中有自己的想法,与某些势力或者某些种族站在一起,但在大局面前,审查官必须脱离于任何一个势力。你不可以让自己深陷入某一方,因为这样陷得越深,你就会处境越尴尬。

    审查官的任务性质决定了他们总是要纵览全局,要关注一个种族的古今一切,而在漫长的历史中,在一个旁观者的视线中,绝大多数种族都不总是可爱的,也不总是可恨的。

    郝仁摇了摇头,继续向着海瑟安娜家族驻地走去。这一群人路上收获了不少惊奇的注视,主要原因是有个五六米高的熔岩恶魔在这队人马最后面小步跟着,伊扎克斯这威猛的身材哪怕走在异类的城市里也是一道风景线,更风景线的是他胳肢窝里还夹着个半死不活的老头……

    郝仁扭头看了伊扎克斯一眼,哭笑不得地看到这个巨型恶魔正蹑手蹑脚地努力在队伍后面用小碎步紧倒腾,大脚丫子在地上踩着跟鼓点似的:“你这么走不累么?”

    伊扎克斯笑了笑,声音隆隆作响:“迈开步子怕踩着你们,变回人形我又怕制不住这个家伙——别看他表面挺老实,实际上动静一直不小。”

    贝瑟莫斯大惊:“你怎么知道我在运力?!”

    伊扎克斯哈哈一乐:“我这胳肢窝下面夹死过十六个勇者和二十八个比你大一圈的纯血恶魔!你喘口气我都知道你第几根肋叉子正在使劲儿,我劝你老实点,否则我再给你上一课……”

    郝仁额头汗下,他头一次知道伊扎克斯在战斗中竟然还有个用胳肢窝夹死人的恶习,这死在他手下的得有多憋屈?

    南宫五月早早变回了人类形态,因为她很不愿意让自己漂亮的肚皮鳞片在街道上横流的血污中蹭来蹭去,街道上的很多尸体已经被他们各自所属的家族运走,但血污仍然残留,海妖姑娘皱着眉忍不住喃喃自语:“真惨……”

    海瑟安娜也皱着眉,使劲吸了吸鼻子然后咂咂嘴:“真浪费……”

    郝仁:“……?”

    “这么多啊……”海瑟安娜看没人搭理自己,便再度出声想引起薇薇安的注意,她还不动声色地搓着小碎步向旁边一处蓄满鲜血的坑洼地蹭了蹭,“好浪费啊好浪费……”

    薇薇安瞪了她一眼:“不行!至少这时候你给我矜持一点!”

    海瑟安娜哭丧着脸:“那……我用吸管总可以了吧?”

    薇薇安一巴掌拍在她脑袋上:“我让你矜持一点!”

    海瑟安娜低下头:“我只是好奇猎魔人的血是什么味的……”

    郝仁终于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一脸惊悚地看着海瑟安娜,薇薇安见状无奈地对他笑笑:“明白了吧?这就是文化差异。”

    郝仁使劲点头!(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