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三百二十二章 遗传病
    起源圣器在能量充满之后轰鸣着运行了一小段时间,各种感应设备立刻趁这个机会将它运行过程中的各种现象和内部变化记录在案,不过整个测试过程也就持续三分钟不到,由于最关键的控制核心缺失,这台古老设备只能运行到系统自检的阶段便无以为继了。

    “我突然有点同情贝瑟莫斯,”薇薇安露出个古怪的笑容,“哪怕没咱们捣乱他也注定成功不了——不过当时他看上去还挺有自信,那家伙到底从哪找的资料给了他这么大信心?”

    “反正海瑟安娜那边还审着呢,迟早会有消息传来,”郝仁撇撇嘴,“不过我估计最后也不会有什么太重要的情报就是了,这东西在奥林匹斯家族那边放了这么多年,宙斯不也没研究出它的名堂么……对了,正好赫斯珀瑞斯在这儿呢,你知道关于起源圣器的事么?”

    郝仁这才想起赫斯珀瑞斯正是奥林匹斯一族的幸存者,便满怀期待地问了对方一句,不过赫斯珀瑞斯只是抱歉地摇摇头:“我不是学者,而且在家族中的位置其实也不是太高……这种一看就是最高机密的东西我是接触不到的。”

    不过她说完之后还是认真回忆了一下,稍微想起一些有用的东西:“非要说的话……我记着最后的日子里有几次跟雅典娜见面时她总是心神不宁地念叨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说什么‘一切都是个错误’、‘自作自受’之类的,而且那段时间奥林匹斯山上经常会生一些奇怪的事情……经常有人失踪。几天之后又会回来,回来的家伙就跟变了个人一样。暴躁易怒,而且不跟任何人交流。我怀疑雅典娜研究起源圣器的时候用活人做实验了。”

    “自作自受……自作自受……”郝仁琢磨着这些字眼。“难道奥林匹斯一族现了起源圣器的秘密,意识到自己是被人制造出来的?可这跟自作自受有什么关系?”

    “或许这句话是说给起源圣器的制造者的!”薇薇安轻轻一击掌,“别忘了梦位面还有一场大灾祸,会不会这场灾祸就跟起源圣器有关?”

    郝仁觉得这很有可能,似乎迷雾中稍微透露出了一点光芒,但这光芒转瞬即逝,整件事还是被笼罩在云山雾海中让人抓不着头脑,他本能地觉得自己和薇薇安关于起源圣器的猜测在哪个环节上有个根本性的误解,但想了半天还是毫无头绪。最后他摇摇头:“还是别乱猜了。万一猜错了可就越走越错。”

    数据终端很赞同郝仁的谨慎态度,它控制着一组机械触手将起源圣器上的一部分组件复位,同时用全息投影显示出舰载工厂的运作景象:“本机已经下令让舰载工厂生产一些物质,这些物质是根据‘投料口’里检测出来的物质成分合成的,然后本机会把起源圣器复制几套,试着让它处理一下那些合成物……虽然肯定出不来预期中的成品,但应该能搞明白这台设备到底缺少了多少东西,今后研究也能有个方向。”

    郝仁点点头,抬头看着起源圣器的顶端。那里的合金护罩已经被摘下来,露出下面足球大小的缺口,正是这古老设备缺失的组件原本所在的位置。他把整个平台降下去好让自己的视线和那个缺口平齐,然后伸手在缺口里摸了摸。摸到很多有规律的凹凸点——那应该是类似插槽之类的玩意儿。

    要是能找到这个遗失的核心就好了。

    他暂且把起源圣器放在一边,前去旁边的试验台查看其他几项分析工作的进度。距离他最近的一个试验台上正在检测猎魔人的血样和身体组织样本,而另一个试验台上则是些很眼熟的东西:做工精致的小手弩。巨大而结构复杂的附魔大弩,写有莱塔符文的卡片。还有闪烁着银光的箭头。这些东西都是在雅典庇护所中得到的战利品,还有一些是之前和猎魔人接触的时候抢来的东西。

    其中符文卡片有一半是南宫三八留下的——那个半吊子猎魔人俩星期的劳动成果让豆豆吃了好长时间。现在还没吃完,郝仁就顺便把其中几张卡片拿过来作分析了,正好比对一下半吊子猎魔人和正版猎魔人的区别在哪。

    豆豆一看到桌子上摆着自己的“饭菜”就出一声响亮的欢呼声,她终于错误地认为郝仁带她过来是下馆子的,当场啪叽一声蹦到试验台上就要开饭,结果一头撞在了透明的防护罩上——几张符文卡片正在做成分分析,外面罩着东西呢。

    两支正在符文卡片上扫来扫去的感应探针被突如其来的撞击吓了一跳,同时抬起“头”来看着豆豆的方向,然后这俩微型触手仿佛耸肩一样弯了弯身子,低头继续在卡片上扫来扫去。

    豆豆看着自己的饭菜被别的鱼(她感觉那些探针是另一种鱼)侵占顿时大怒,拽着郝仁的袖子嚷嚷起来:“爸爸!豆豆的饭!被偷吃啦!”

    郝仁立马都有点热泪盈眶的感觉:这半个月来教闺女说话的功夫也算没白费,你看这孩子关键时刻不是能叫对么!

    他顺手从兜里摸出早就预备好的小木头片塞到豆豆怀里把闺女安抚下来,然后看着分析报告:“……猎魔人的大部分道具都经过复杂的附魔加工,同时用草药和矿物进行了淬炼,而这些淬炼原料的共同点是……都会用到他们自己的血液?”

    “没错,所有装备上都现了鲜血成分,”数据终端答道,“符文卡片的颜料,弓弩魔纹的底色,暂时增强体质所用到的药剂,甚至还有他们的衣服——那些布料中混编着少量在血液中浸渍过的丝线。通过和收集来的血液样本作比对,可以确认制作这些装备时所用到的鲜血是猎魔人自己的,而且理论上是各自专用。”

    郝仁立马就觉得这一桌子的装备给了自己一种说不上来的诡异感,而他的视线最后落在南宫三八留下的那些符文卡片上,一阵恶寒流过全身,他赶紧抱起豆豆:“今后不能吃这些卡片了啊!”

    豆豆的回答是一尾巴拍在他手上,小家伙就当没听见。

    “不用担心,南宫三八的卡片上没有用到血液,只是很普通的草药汁,”数据终端让郝仁放宽心,“有可能是他血脉有问题,血液中的魔力不够,也有可能是他没来得及学这个。”

    薇薇安从旁边桌子上捏起一根弩箭,浑不在意地说着:“其实这没什么,很多魔法都需要以鲜血引导,你要对这个过敏,那我成天还用血魔法呢怎么办?”

    郝仁想想也是,也就不追究这个问题了。他只是很好奇:“这么说猎魔人的力量源自他们的血液?”

    “不只是源自血液那么简单,他们的血液结构很怪异,甚至让人怀疑里面那么复杂的成分到底是怎么能相安无事的,”数据终端说道,“而且本机还现了一个奇妙的现象……或许能稍微解释猎魔人最近这些年的衰弱化。”

    一听这个,薇薇安跟赫斯珀瑞斯顿时都竖起了耳朵。

    “猎魔人的遗传基因正在失衡,本机在年轻的猎魔人体内现了一些怪异的‘病变’,而在年老的猎魔人体内则没有。这些病变并不致命,甚至不影响健康,但会导致他们血液中蕴含的魔力降低以及生育能力下降,如果没错的话……这是一种遗传病,而且可能已经蔓延他们全族。至于遗传病的病因……或许就如异类无法适应新环境因而不断衰落一样,他们也开始受到环境的排斥了,只不过他们比异类衰弱要晚了这么几千年。”

    数据终端顿了顿,补充上最后一句:“另外,未现任何治疗迹象——他们极有可能还没现这些隐晦的病症。”(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