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发现
    南宫五月在那些意外横死的士兵身边留下了保护性的结界,以保证这些人的遗体可以安然躲过今夜山中猛兽的袭击,等到明天早上自然会有其他王战士们来此寻找这些失踪士兵。她和郝仁并没有贸然去找山里的其他哨所报信——因为很难解释两个没有申请过巡逻任务,而且也没有进行过备案登记的外来佣兵为什么会在深夜出现在王的布防地附近,现在雷顿镇人心惶惶,王和教会军都绷着神经,这方面的麻烦能少一点还是少一点的好。

    不过她刚和郝仁离开没多远,便突然感觉到自己留下的结界被某种诡异的能量触动,紧接着结界所处的环境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异变,她随即叫住郝仁:“回去!有情况!”

    郝仁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还是立刻跟着南宫五月跑回那些战死者呆的地方,而且俩人下意识地都收敛起了自身气息。等他们回到那片小空地之后正好看到令人不可思议的一幕:那些战死者的尸体正在逐渐被大地吞噬!

    只见坚固的岩石地面仿佛软化成泥浆般翻涌起来,无声而快地蠕动着将那些士兵的遗体卷入地下,那场面如同一片拥有生命的沼泽般诡异莫名。已经有很多士兵的遗体消失不见,原地只留下少量血迹和一时无法消散的血腥气还在弥漫,而剩下的尸体也几乎被完全吞没,郝仁和南宫五月赶到的时候只来得及看到几片衣甲以令人惊讶的度沉入“沼泽”之中!

    “这怎么回事?!”郝仁见到这诡异的一幕忍不住出声惊呼,本来他也不擅长什么隐匿气息,这时候现现场没有敌人自然也就更加放松,但就在他出声的一瞬间,那不断吞噬遗体的“泥浆”竟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似的突然停顿了一下,随后一边骤然加快动作。一边突然溅射出十几道“泥浆”刺向郝仁和南宫五月。

    “泥浆”刚一脱离下面的“泥潭”便迅硬化,飞到半空的时候已经化为尖锐的石刺!

    南宫五月这时候的身体庞大不便闪躲,只来得及下意识地卷起尾巴准备硬抗。但郝仁多日练习终见成效,这时候反应飞快地扑身向前。将所有的石刺全部挡下。锐利而且异常坚固的石刺在护盾上爆出一阵仿佛金铁交鸣般的刺耳鸣响,噼里啪啦碎掉一地。

    而郝仁和南宫五月也因为这一突情况暂时受阻,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已经结束了:小空地上所有的尸体都已经消失不见,现场只留下一点点血迹以及几件散落的装备,刚才还跟泥潭一样不断涌动的软化地面也恢复如初,郝仁上前踩了踩,感觉那就是坚固的石头。

    “刚那是怎么回事?”南宫五月有些后怕地蜿蜒上前,俯下身摸了摸地上的石头。又用尾巴尖在周围敲敲打打。

    数据终端闪烁着微光飘到郝仁面前:“刚才检测到有魔能反应,但咱们一靠近它就迅转移了,根据转移时候的灵敏度以及刚才的反击来看,这里应该有人在监控,只是不知到底在什么地方藏着。雷达感应范围内没人。”

    “尸体被吞到地下去了么?”郝仁却在思考另外一个问题,他刚才眼睁睁看着那些士兵的遗体被大地吞噬,场景诡异之余却让人忍不住联想起之前在湖畔哨所看到的那个可疑营地:同样是一番激战之后的景象,同样残留着血迹和血腥气,同样看不到一具尸体,“挖下去看看!”

    说着他就从随身空间里放出一个自律机械来。这个长满触手的小怪物先是对周围的环境惊讶了一下,紧接着便收到指令,它将自己的触手在身子下面形成环状排列的钻头。触手尖端迸出明亮的蓝色火光,整个身体急旋转着向下挖去。

    郝仁选择的挖掘点是其中一具尸体消失的地方,他觉得如果尸体是被大地吞噬的话,那至少会在正下方留下些什么蛛丝马迹,然而自律机械钻探机一路钻下去十几米,却只带上来一些平平无奇的石块和砂砾。

    “不见了?”郝仁讶异不已,“难道是被龙脊山脉给吸收了?”

    “吸收”俩字是他无意识瞎想到的,却一下子给旁边的南宫五月提了个醒,海妖姑娘马上屏息静气地将身子贴在大地上仔细感应起来。郝仁看见她这样有点好奇:“你找什么呢?”

    “水,我留下的水分。还有那些士兵体内的水分,”南宫五月皱着眉仔细搜索。“我会记住短时间内接触过的水,不管它们到哪都可以感受到,哪怕化为蒸汽,甚至真的被山脉吸收……我能感觉到那些水分正在地下深处移动,度很快。”

    郝仁马上不再吭声,让南宫五月慢慢感应,后者已经将自己的天赋力量完全激出来,她的意识正循着大气和土壤中无处不在的水分快延伸着,龙脊山脉的形态慢慢在她脑海中勾勒出来,以浓度不一的水分为线条和颜色,描绘出一幅与现实世界依稀近似但又有很多不同的三维影像。龙脊山脉在这幅影像中是一片干燥的、令人不快的灰白色,而且越往下越是如此,只有几条在山中涵洞中流淌的暗河呈现出明快的蓝色,在这些奇特的颜色中,一抹闪烁着微光的色彩正在大地之下快移动——而且即将离开她的感应范围。

    南宫五月马上扬起身子,喉咙里下意识地出一阵嘶嘶声,迅地摆动着长尾向某个方向追去:“在那边!快!”

    郝仁来不及问明情况便拔腿跟上。

    他们在山道中急奔行着,很快便离开了正常的道路,进入一片常人难以涉足的原始山地中。怪石嶙峋,坡高路陡,几乎无法立足。南宫五月是循着感应中的最短路线在追赶,自然顾不上在追赶的同时还要挑选道路。不过这路况对两人而言并不成问题:郝仁步伐轻盈地在山岩间跳跃着,感觉跟走在平地上没什么区别,南宫五月更是轻松,她将上半身和一部分蛇身高高扬起,尾巴在崎岖不平的山地甚至岩壁上快滑行,平稳的跟装了十七八个陀螺仪似的……

    这情况下郝仁还有工夫开玩笑:“你挺稳当的啊。”

    南宫五月微微笑着:“你上网搜一段‘史上最平稳山地跑酷录像’,我上传的。我的记录是举着dv从华山顶沿着山势一路冲下来全程不开电子防抖,只有两帧模糊——拍摄的境界,那帮玩器材的永远不懂。”

    郝仁一愣一愣的:“你这有啥意义?”

    南宫五月一边继续展示自己的水蛇腰防抖技术一边满脸自豪:“网上骗点击啊!”

    郝仁觉得这帮异类的日常生活简直太tm丰富了,这到底是有多无聊才能想出来的主意?

    就这样一路追赶,他们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抵达了深山中一片看上去从未有人涉足过的地方:两侧山岩形成包围之势,道路曲曲折折向下延伸,这前方似乎是一道山间深谷,如果从远处看的话一定是被岩石层层遮掩的所在。

    南宫五月感应到地下深处的水汽已经不再快移动,而是慢悠悠地向山谷中飘移,同时一边扩散一边渐渐上浮,似乎抵达了目的地,而且正在进行某种怪异的转化。

    “就在这前面,”南宫五月压低声音和身子,“小心点,我闻到一股怪味儿,让人很不舒服,而且这里的水元素正在躁动,它们好像在被迫进行某种转变。”

    而在南宫五月和郝仁这边终于现了一些线索的同时,薇薇安和莉莉也已经回到湖畔哨所,钻进之前现的那条地道里。

    她们正沿着与上次相反的方向前进,地道在她们眼前延伸着。

    一路通往地下。

    (话说我才知道原来赠币是不算订阅的……)(未完待续)

    ...

    ...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