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三百五十九章 怪物
    “异端!准备面对神的力量吧!女神的使者降临了!”

    教徒领挥舞着手中的长杖,脸上表情扭曲而狂热,似乎正在承受莫大的痛苦,又好像正沉浸在极端的狂喜中。~~~~郝仁只感觉到身后传来一阵令人胆战心惊的气息,他忍不住回头看去,却看到在那诡异的祭坛上空,黑红色的雾气正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这漩涡飞快地凝结,变幻,在短短几秒钟内便从一团虚幻的雾气变得有如实质,与此同时整个石头大厅中都回荡起了一阵仿佛可以刺穿灵魂的尖锐呼啸,竟然令郝仁和南宫五月这样的常之人都险些昏阙过去!

    之前与郝仁缠斗的那些教徒看到这一幕更是陷入莫名的狂喜中,他们开始疯狂地自残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的鲜血化为雾气,似乎与祭坛上空的血雾怪物产生着某种共鸣,之前重伤而暂且未死的教徒们在这一刻奇迹般地完全痊愈过来!

    数据终端出一声尖啸:“打断它!”

    郝仁想也没想就从随身空间中取出了那把威力巨大的配枪,瞄准祭坛就是砰然一枪。

    然而半空中那团黑红色的不定型之物在他开枪之前便迅躲开,最后只有祭坛在一阵光焰中化为四散的水晶薄片,血雾则飞快地冲到半空完成了最后一步凝结:它的中央裂开一道仿佛眼睛般的黑色竖缝,雾气周围则生长出数对仿佛触须同时又有着尖锐末端的肢体,这东西最终的形态就仿佛一个漂浮在空中的巨型大脑,望之可怖。

    教徒领看到祭坛被毁。愤怒地大叫起来:“异端!你要为此付出代价!”

    郝仁则看了半空中那团巨型大脑一眼:“你们女神的审美观可不怎么样啊,她的使者就长这样?”

    巨型大脑似乎对郝仁的冒犯举动感到愤怒。它前端的黑色竖缝死死盯住郝仁,突然挥舞着触须冲了上来。

    郝仁下意识地就举起手中配枪。他从那诡异的召唤生物身上感觉到了空前的压力,这时候是一点都不敢留手,然而就在他即将扣下扳机的一瞬间,一种强烈的眩晕却突然袭来,让他几乎没能握住武器。

    他感觉四面八方的景物都在剧烈摇晃,仿佛透过水幕观看世界一样令自己头晕眼花,在这一片摇晃中他只看到一条有着尖锐末端的触须向自己急刺过来,千钧一之际只能尽全力向旁边闪开。

    犹如刀锋般的触须末端在空气中无声无息地划过,郝仁眼角的余光看到那触须周围的空间不断裂开一些黑色的细纹。在它划过的地方,空间寸寸龟裂,半晌无法平复。

    “我勒个去……”郝仁冒了一头冷汗,他这是第一次见到普通攻击都带着空间切割效果的怪物,这玩意儿的逼格瞬间就比那帮傻大粗的石巨人和战五渣的异教徒高了不知多少个档次啊!

    只不过那团巨型大脑的外形仍然不敢让人恭维……

    这时候郝仁已经从刚才那阵奇怪的眩晕中摆脱出来,整顿好局势准备再次动攻击,而“巨型大脑”却没有急着追击自己的猎物,它只是出一阵奇特的咕哝声,漂浮在空中静静地俯视郝仁。

    一阵怪异的尖啸从“巨型大脑”内部出。郝仁再次感觉到那种仿佛从灵魂深处涌上来的眩晕感攥住了自己的心智,他早已经推测到这个大脑可能有类似精神攻击的力量,但即便准备十足也未能摆脱对方的精神冲击。他只能艰难地抬起一只手,拼一把看自己的刚性护盾是不是具备抵抗空间切割的能力。

    一阵巨大的冲击从胳膊上传来。“巨型大脑”的触须看上去只是轻轻扫了郝仁一下,却带着完全违反物理规律的力量,郝仁整个人横着就飞了出去。撞在岩石大厅尽头的墙壁上,一阵头晕眼花气血翻涌。

    郝仁咬着牙站起来。苦中作乐地想:看样子刚性护盾能抗住空间冲击——只可惜抵消不了动能。

    而在另一边,那些异教徒现郝仁这个强敌被自己女神派来的“使者”压着打之后立刻转移注意力。他们盯上了正在大厅一角护住小孩的那坨蛇精——一个异端都不能放走,这些都是可以献给女神的祭品。

    南宫五月本来看到郝仁那边情况不妙就准备上去帮忙,但很快她就现自己也拉稳了仇恨,一群举着各种兵器的教徒正朝自己聚拢过来,那名举着长杖的教徒领走在最前面。

    她神色一变,下意识地张嘴出一声尖啸,试图以音波攻击击退这些敌人——这也是她为数不多的战斗手段之一。然而这次攻击完全没有奏效:那些教徒的身体明显已经在邪恶仪式中生异变,哪怕声波可以把这些人的体内震成一团棉絮,他们也照样不影响行动!

    南宫五月紧张地盘起尾巴,这次克制住了把自己团成大蛇丸的冲动:“你们别过来!别让我动手!真的别让我动手!你们会后悔……”

    “净化这个异端!”教徒领挥舞着长杖甩出一团黑红色的光球,“为女神献上异端的血肉!”

    南宫五月咬咬牙,一甩尾巴冲了上去。

    而在另一边,郝仁仍然在努力与那诡异的“巨型大脑”做着斗争,并且已经从一开始的慌乱中冷静下来。

    这个巨型大脑确实有着很多可怕的力量,比如无处不在无法抵抗的精神冲击,对空间的切割能力,完全违背物理常识的敏捷和度,而且在几次交手之后郝仁还隐隐约约察觉到这个怪物有操纵重力和动能的力量——它能凭借一次简单的接触就让自己横飞出去十几米,这完全不是正常现象。

    但即便它如此可怕,似乎也还不足以杀死郝仁这样一个拥有能量护盾的奇葩战士,并且它似乎对后者手中那把配枪颇为忌惮,每当郝仁尝试向它射击都会遭到更加强烈的精神冲击,这说明巨型大脑有着相当高的智能,并且知道那把枪是致命威胁:它甚至连碰都不愿被那东西碰到。

    “这东西的精神冲击就没办法挡住么,”郝仁被“巨型大脑”三番五次的袭击弄的头晕脑胀,他原先以为只要避开那大脑前端的“眼睛”就能避开精神攻击,但事实证明这有点想当然,后者的精神力量无迹可寻,似乎只要锁定了目标,不论目标如何抵抗或者躲避都逃不过去,“终端,你知道这到底是什么物种不?”

    “没见过,正在分析,但它的生理结构一团糟,本机从正常的生物学分析,这东西应该无法存活才对,”数据终端在旁边和郝仁一起躲闪着,“本机怀疑在这里的并非这种生物的本体,而是一个通过宗教仪式制造出来的仿制品,或许很快它就会自然崩解了。”

    “我可不打算等着它自己崩解,天知道那得等到什么时候……”郝仁低声咕哝一句,在一浪接一浪袭来的眩晕感中重新站直身体,护盾容量已经低到一个相当危险的地步,而且护盾未能卸掉的冲击力似乎也损伤到了内脏,他现在不敢和巨型大脑硬碰硬,只能尽量躲避。

    巨型大脑再一次将长长的触须探过来,郝仁匆忙闪过,然而这次,他下意识地用手碰了某根触须一下。

    在那一瞬间,某些东西突兀地浮现在他脑海中。

    郝仁感觉自己好像陷入了短暂的恍惚,数据终端的大叫声将他从恍惚中唤醒:“快快,它停住了……你干嘛呢?”

    郝仁一下子清醒过来,不可思议地看着不知何时与自己拉开距离的巨型大脑:“你说它刚才停住了?”

    数据终端做出肯定的答复。

    他回忆起刚才一瞬间的奇特经历,突然意识到应该如何对付这个诡异的怪物。

    “等会跟我配合,”郝仁在脑海中与数据终端交流,“只要它一定住,你无论如何都要把我叫‘醒’,然后我给它一枪,就这么简单。”

    数据终端很意外:“就这么简单?你怎么这么有信心?”

    “没信心也只能这样了,”郝仁看着视野左下角快要见底的护盾容量,“反正如果真打不过的话你就强制断开我和南宫五月的梦位面连接。”

    他和数据终端商议妥当,而在这时,那个巨型大脑似乎也从某种愕然状态恢复过来,它再次出一声愤怒的尖啸,挥舞着触须疾冲而至。

    就是现在!

    郝仁眼疾手快,找到了刚才他曾接触过的那根触须,以不管不顾的刚猛姿态猛扑上去,那根触须非常容易辨认,因为它是所有触须中唯一一个不会产生空间割裂现象的,显然这个器官并非用于攻击。

    为了验证自己的某个猜测,郝仁甚至暂时关闭了手上的护盾,以保证“连接”效果。

    下一瞬间,一幕幕幻象出现在他脑海中。(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