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地动
    急促的报警钟声响彻雷顿镇,身披白袍的教会骑士和牧师们骑着马在街头奔走,召集每一个可能会被落下的镇民,与此同时有风系法师从镇中教堂飞到镇子的各个角落,在空中高声宣读紧急转移的命令。~

    一队队骑士也从镇子里策马奔出,赶赴镇子南北两侧的零星村镇以及各个驻地,教堂后侧的法师大殿上空不断有传送光柱亮起,那是前去较远地区组织撤离的其他人员:整个贝因茨教区虽然大半被山地、丛林覆盖因而人口稀少,但仍然有除了雷顿镇之外的很多小型村镇分布在防线附近,这些小型村镇同样是防线的一部分,规制和雷顿镇一样属于半民用半军用的堡垒,而在这些村镇之间则还有一连串的骑士团驻地和哨塔,这些单位共同组成了“圣湖防线”。而现在必须通知所有居民撤离贝因茨教区,所以镇子上机动力较强的人员全都被派了出去,骑士们负责通知较近的村镇,魔法师们则不计成本地传送到偏远地区组织撤离。这是一场和时间赛跑的行动,留给当地人的时间只剩下两天了。

    突然到来的大撤离命令让镇上居民和普通士兵都陷入极大的困惑,没人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不可思议的命令下达——所有人员,不论是否担任教职,都要在两天内离开贝因茨圣地,如果这个命令不是格尔顿教区长和奥芙拉元帅亲自签署的话,恐怕仅仅命令本身都会引空前的混乱。但现在有贝因茨教区两位最高长官坐镇,又有四名高阶苦行僧联合声明。这条没头没尾的命令被强制执行了下去,再加上整个贝因茨教区几乎没有完全意义上的平民。所有人都多多少少属于军方或者教会成员,所以大撤离比预想的要顺利很多:平民们哪怕不明白生了什么事。也仍然在高阶教士们的组织下开始了有序的行动。

    当然,格尔顿也不是那种冲动易信的人,老教区长最大的特点就是谨慎,因此回到镇上之后他先就是派了几批人去扭曲林地中检查情况,在现整个森林确实弥漫着异样危险的能量,甚至林地中的怪物们也纷纷狂暴起来之后,他才真正下达了全面撤离的命令。

    郝仁一行在临时休息的别馆中等待接下来的事情展,外面街道上紧张忙乱的气氛也影响到了他们几个,莉莉显得有点坐立不安:“怎么办怎么办……真要跟一个好几百公里宽的大家伙打架?这根本不可能打得过好么!”

    伊扎克斯咬咬牙:“我已经准备好陨石了。特大号的,能轰平整个扭曲林地——这次你们总不至于拦着我了吧?”

    郝仁看着这个陨石狂魔,头一次觉得伊扎克斯遇事不决砸个坑真是个好习惯:“现在看来也就指望你了,但愿管用,否则我就只能请求上级支援了。”

    薇薇安坐在窗户前,眉头微皱,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思考事情,这时候才抬起头:“你们说为什么这么巧呢?三千年都没事,正赶上咱们来这边的这几天。扭曲林地就要苏醒?”

    “十有八九还是跟那艘飞船有关,”郝仁嘬着牙花子,感觉什么麻烦都让自己碰上了,“或许它原本还能安分几天。但现在一艘好几万吨级的飞船在人家房子上炸了个窟窿,哪怕圣棺里的摇篮曲再给力也不可能压制下来了。”

    伊扎克斯听到这儿突然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还有一个可能:大漩涡恐怕破坏了圣棺,‘摇篮曲’提前停了。”

    这些都有可能。但现在追究为何扭曲林地会这么巧合地在这几天苏醒已经没多大意义。贝琪神情紧张地一遍遍擦拭着自己的长剑,一边忙活还一边念念有词。郝仁凑近了才听到她嘀咕的是:“……爷爷保佑,爷爷保佑。您研究了一辈子历史,您孙女现在可能也要被写在历史书上了……”念叨完之后她又接着念叨别的:“……人生三大喜,被人挂在墙上,被人挂在墙上,被人挂在墙上……没什么好怕的,说不定这次就成英雄了……”

    郝仁听着可乐,忍不住拍拍贝琪的肩膀:“放松点,实在不行咱们还能紧急离线呢,打底死不了。”

    却没想到贝琪听到这个脸色反而一整:“我决定了,这次不逃。”

    “啊?”郝仁大感意外。

    “这里是我老家,”贝琪低头继续擦拭长剑,“‘长子’一定非常强大,如果它从龙脊山脉跑出去,恐怕这个世界上没多少人能活下来……他们都没地方逃,所以这次我也不逃了。”

    郝仁顿时大为动容,就见到贝琪抱着魔剑微微闭上眼睛小声嘀咕:“但是你可以不经过我的同意强行把我带出去啊,千万别忘了……”

    郝仁:“……”这姑娘活得够纠结的!

    这时候莉莉耳朵突然动了动,她利落地从椅子上滑下来趴到地上,尖耳朵贴着地板:“你们有没听到什么动静?”

    郝仁和其他人面面相觑:“没有啊。”

    “好像有咕隆咕隆的响声,”莉莉一只耳朵贴着地,一只耳朵抖了抖,“从地底下传来的……”

    郝仁立刻感觉到有冷汗顺着脖子往外冒:“……不会这么快吧?不是说还有两天才会苏醒么?”

    他话音落下没多久,远方便突然隐约传来一阵喧哗,片刻之后镇子里报警的钟声便以更加急促的节奏响了起来!

    众人慌忙来到窗前,只看到喧哗声传来的方向有很多全副武装的战士在奔走,而更远的地方,一片模模糊糊的火光正急窜上来。

    伊扎克斯第一个往门口跑去:“快去看看,出状况了!”

    郝仁一行跑上街头,向着喧哗声传来的方向跑去。这时候街上已经出现了越来越多惊慌失措的人群,全都是从那片火光升腾起来的方向跑过来的,贝琪随手拉住一个路人:“前面怎么回事?”

    路人一脸惊慌,也不看是谁便大声答道:“怪物!有怪物从地下跑出来了!”

    郝仁心里一紧,在这个节骨眼上从地下跑出来的十有八九跟那片根系有关系!

    他立刻领着队伍朝着出事的方向跑去,沿途也不知道撞上多少迎面奔来的镇民,等转过一排平房之后他才看到所谓的怪物是怎么回事:

    只见镇子上的石板路凭空破开了无数个大洞,一大片让人毛骨悚然的触须从洞口中钻了出来,正疯狂甩动着攻击范围内的一切事物!

    是扭曲林地的根系!

    这些诡异可怖的地底生物带来了空前的恐慌,原本还陷于迷茫中的镇民们终于知道那没头没尾的撤离命令是怎么回事了。到处都是平民们惊慌失措的尖叫和负伤者痛苦的呼喊声,突然从地下钻出来的巨大触须给猝不及防的平民造成了极大的伤亡。人们四散奔逃,拼命远离这些闻所未闻的怪物,而闻讯赶来的教会战士们则已经与那些怪物战成一团,骑士们凭借着厚重的装甲和特殊的身体强化力量拼死控制住那些力大无穷的触须,在队伍外围的魔法师们则在短暂的观察之后找到了唯一奏效的攻击手段:火焰。

    刚才升腾起来的火光就是魔法师们攻击触须时造成的。

    然而面对那些上古生灵的触须,普通战士和施法者的力量实在太过弱小,一根触须只需要轻轻一个横扫便能将数个身披重甲的强壮战士击飞出十米之远,普通魔法师的火球只能烧掉触须表面一层微不足道的角质,聚拢而来的普通城镇卫兵只是在以血肉之躯勉强和这些怪物僵持,而这种僵持随着越来越多的触须从地下破土而出,被急打破!

    伊扎克斯身上骤然升腾起一层骇人的烈焰,如人型战车一般冲向距离他最近的触须,同时对那些普通士兵大吼着:“去通知奥芙拉和格尔顿!这里交给我们!”

    郝仁拔出自己的审查官配枪,对其他人一挥手:“上!”(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