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四百零四章 恶魔位面
    伊扎克斯老家所处的宇宙是帝国境内最偏远的区域之一,事实上由于一万年前的某次大扩张行动,帝国境内这种基本上没怎么建设过的荒芜“预留地”占据了领土的一大半。这些“预留地”只有最基础的主权设施和监控哨所,而伊扎克斯老家那边甚至连世界之门都没有。

    郝仁计划的行程是单向传送,航行返航。即出的时候从本宇宙的世界之门“射过去”,而返程的时候则用巨龟岩台号的虚空引擎慢慢飞回来,这是他在研究了世界之门的启动规则之后找到的最佳方案,可以在出的时候节省很多时间。

    飞船很快便抵达了那座位于宇宙深处的宏伟传送门,它一如既往的辉煌壮丽,震撼人心,在世界之门附近穿梭不息的各文明舰队似乎永远都是如此繁忙。唯有在这里,才能体会到看似空旷死寂的太空中到底蕴藏着多么不可思议的生机和灿烂多样的文明。拉尼娜是第一次看到世界之门,顿时被这个比星球规模还大的不可思议建筑物给吓的说不出话来,看着飞船慢慢靠进那一片朦胧的光幕,魅魔姑娘的尾巴下意识地打成了一个结:这是紧张的表现。

    “一万年前世界之门还没单向‘射’功能,”数据终端在控制台上卡着,一边给众人科普,“那时候的世界之门必须成对建设,互为射端和接收端,不过后来研究出了单向抛送的功能,世界之门就可以作为一种‘派遣弹弓’使用了。本机已经把坐标提交给世界之门的管理主机。它会把咱们直接射到目的地附近。当然返程的时候要用普通的航行方式回来。”

    郝仁想了想:“这不会出问题?万一是艘没有虚空引擎的民船不小心进了单向射窗口咋办?那不就回不来了?”

    “你以为每个世界的主权枢纽是干啥吃的,”数据终端似乎认为这个问题很幼稚。“主权枢纽有个功能就是监控每个世界的数据出入,和神族用的世界管理终端一样。就是防止有人越境的,任何人穿过世界屏障的时候都会被扫描备案,非法入境直接就给传送回去了。当然,极偶尔的情况下也有漏检的,但那都是非常小规模的数据包,也就一个人类那么大的数据量,你们一般意义上所谓的‘穿越者’基本上就是这种情况了。”

    拉尼娜全程都没听这些完全听不明白的古怪知识,她只是瞪着眼睛看着那面越来越近、已经庞大到看不见边际的辉煌光幕。在现眼前这扇大门的真实尺寸无法用目力计量之后,她终于相信渡鸦12345和郝仁都是靠谱的。这时候魅魔姑娘忍不住问了一句:“这扇大门也是你们女神造的?!”

    声音里带着颤音儿。

    郝仁一边确认飞船状态一边头也不回地答音:“不是她造的,但归她管。”

    拉尼娜深吸口气:“既然她这么厉害……为什么她也不把自己的房子翻修一下?”

    郝仁顿时就想不明白了,扭头看着伊扎克斯:“老王,你这个教育方式是不是有毛病?怎么这姑娘始终就纠结着这个翻修房子的问题不放了呢?”

    伊扎克斯捂着脸:“行了,忙你的吧你换个正常点的人看见你们那房子和眼前这扇门都会有类似想法好么。”

    郝仁耸耸肩,最后看了全息投影一眼:“都抓稳喽,前方到站这可是单向射,据说会有一点震动!”

    话音落下,巨龟岩台号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猛冲进那道无边无际的辉煌光幕。只留下空间中的点点涟漪渐渐消散。

    不知道晃荡了多长时间,一切才终于渐渐稳定下来,莉莉从椅子下面爬出来拽着郝仁的裤子:“房东,你说会有一点震动?你管这叫一点震动?!”

    郝仁晕头转向地支起身子。确认飞船安全到站之后伸手把莉莉拽了起来,现周围所有人基本上都是从地上爬起来的,就伊扎克斯是个例外:这货体型太大近乎卡在椅子里。一番震荡楞是没把他晃出来。

    郝仁一巴掌拍在数据终端上:“咋动静这么大呢!单向射就这样?”

    “废话,你以为单向射是旅行团待遇啊。”数据终端在控制台上嗡嗡地震动着,“只有军方或者你这样的帝国公务人员才用得上单向传送功能。普通种族又用不上,而能用得起帝国标准设备的,最大特点就是皮实耐揍,谁还给考虑舒适性……来帮帮忙,本机卡着了……”

    郝仁掏出根筷子把数据终端从卡槽里撬出来,一边看着全息投影传来的外景画面:“咱们这算是到了?”

    飞船现在正悬浮在一片混混沌沌的暗红色气云中,这团气云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团始终不消散的红烟,其中充斥着暗淡的光芒,也看不出光源在什么地方。郝仁让外景监视器把飞船周围都拍了一遍,没有现太阳或者任何类似的明亮天体,只是在红云中隐隐约约现了类似大地山峦的起伏景象。

    伊扎克斯看着周围环境,很快作出判断:“咱们可能正在赫尔姆烟柱里面。这倒确实是个安全的突入点,谁也不会把空间门开在这种地方。”

    随后他指着红色烟雾中的某个方向:“往那边飞。”

    郝仁确认了一下巨龟岩台号周围没有异常反应,让数据终端把飞船开出这片烟雾区。

    浑浊、浓郁的红色烟雾有如实质般层层压来,很快又变得稀薄下去,飞船穿透了大片云团,终于离开这片被称作“赫尔姆烟柱”的区域,前方视野骤然开阔。

    只见一片不详的暗红色大地在眼前扩展开去,如同被鲜血浸润一般令人不安。暗红色大地上看不到任何绿色植被,崎岖不平的原始地貌上生长着的是奇形怪状的、让人几乎不敢确认是不是植物的异界“草木”。在遥远的地平线上可以看到高低起伏的山川,但不论山川还是平原,都同样泛着这种单调且令人不快的色泽。

    远方的山峦上还能看到有一些明亮的纹路在蜿蜒流淌,郝仁把镜头拉近,赫然现那竟然是纫瀑布!

    而在这片大地上方,那混沌的天空同样泛着令人倍感压抑的红色,浓密的云团在天空翻涌,似乎有无穷火海在云层后面燃烧不休一般,远处的高空中时不时就划过一道闪光,如同雷霆,又好像是坠落的陨石在点燃大气。

    “我了个去……”郝仁看着眼前这不管怎么看都不宜生存的地狱景观,“你老家这生存环境够挑战极限的啊。”

    伊扎克斯看着这样的景象,竟然还颇为怀念地点了点头:“嘿,终于又看见故乡风景了……”

    郝仁咋咋舌头:“当初真该把你扔火星上呆几天,够你体验生活的。”

    伊扎克斯一本正经地反驳:“不行,火星上太冷,不如我老家暖和……”

    郝仁让飞船在那广袤的平原上寻找合适的着6地点,同时把外部监视器转到飞船后面看看赫尔姆烟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结果他看到的是一道如同从天际悬下来的峭壁一般的宏伟烟墙,无边无际的尘雾扩散开去,根本看不到这个“烟柱”的全貌。他让飞船一口气往前跑了几百公里才终于看清楚烟柱的模样:它是从大地上一个难以估量其大小的环形山里升腾起来的气体柱,以诡异的方式笔直升入天际,完全没有扩散迹象,真的就如同一根平滑的撑天巨柱一般。

    这壮观的一幕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郝仁终于实质性地理解到一件事:自己已经站在恶魔的地头上了,接下来必须处处小心能在这种极限环境下活蹦乱跳而且还有闲心整天玩世界大战的生物,绝对不是他娘的吃素的!(未完待续……)

    ...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