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四百一十六章 偷
    格里高利回到桌前继续研究那块暗红色的水晶,似乎外面的喧闹对他而言不值一提,事实上那喧闹也确实不值一提:熔岩魔在这个空间里并不是什么稀罕东西,只要你从岩浆流淌的地方经过就随时可能突然遭遇这种低智力的元素生物,而魔痕峡谷下面是暴露出来的地底熔岩的交汇点,当然随时都会有熔岩魔冒出来。m.乐文移动网不过那种生物根本没能力攀上魔痕峡谷陡峭的外壁,它们对士兵们唯一的威胁也就是剧烈活动以及熔毁岩壁时释放出来的岩石蒸汽,这些有毒气体会从魔痕峡谷里涌出来,即便受过训练并且掌握各种魔法的士兵们稍有不慎也会被其所害。

    但这点有毒气体有法师们负责镇压就够了。

    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一个穿着紫色丝绸长袍,手持法杖的老人走了进来,他是人类法师部队的高阶指挥官之一。

    “路法恩大师,”格里高利站起身迎接,“魔痕峡谷下面有大量熔岩魔活动,剧毒蒸汽可能会冲出法师们布置的封锁结界,希望你稍后能亲自前去镇压一下。”

    “小事一桩,”被称作路法恩大师的老人点点头,他也是联军的元老之一,而且和格里高利属于忘年之交,因此这时候也没什么拘礼之处,他看到格里高利桌子上放着的暗红色水晶忍不住问了一句,“还在研究这个?有进展么?”

    “毫无进展,除了一段影像之外,没有任何东西,”格里高利摇摇头,“我几乎怀疑这只是个玩笑了。”

    “这是疯魔王那把魔剑的一部分。货真价实,”路法恩盯着桌子上的暗红色水晶,眼神中有微光闪烁,“而且我们已经确认过水晶上残留的魔王气息,它造不得假。这必然是疯魔王陨落前贴身之物。只是不知道那个疯疯癫癫的恶魔留下这些留言到底是何用意……他的思路真是让人难以捉摸。”

    “哼。用意?简简单单的阳谋罢了,”格里高利嘴角有些讥讽,“无非是想让联军陷入长久的内讧和混乱中。他知道一个能君临天下的秘密有多大的吸引力,所以临死前干脆把这个秘密抛给了我们,而我们注定不可能无视这个东西。而且只要人心这种因素在起作用,我们也不可能摧毁或者封印这块水晶——这就是个阳谋。”

    路法恩静静地看着水晶,微微闭上眼睛:“是啊。阳谋,其他六英雄人人都知道这是个阳谋,但谁都身不由己,啧啧,人心……你也深陷其中。不过话又说回来,你真的相信存在这样一个神器?万一到最后发现一切只是疯魔王编造出来的谎言,这玩笑可就开大了——这块水晶是真的。水晶影像里提到的神器可不一定。”

    “我相信,”格里高利微笑起来,“否则谁也没法解释疯魔王的力量是从何……”

    他话音未落,突然从外面响起了一阵剧烈的爆炸,将他后半句话直接打断。

    “怎么回事?”格里高利和路法恩同时一惊。飞快地跑到窗户旁边,却发现外面远处火光冲天,营地中的士兵正在慌乱地准备作战,而远方那些火光中,无数巨大的恶魔正在凭空出现!

    恶魔部队中央簇拥着一个足有五米多高的原始地狱犬,那地狱犬身上披挂着厚重的岩石装甲,双目血红,獠牙上不断滴落着沸腾的鲜血,“它”仰头对着红色行星发出一声长啸,声震心胆:“嗷呜——w……”

    后面有半个音节好像被硬生生咽回去了。

    但格里高利可顾不上追究那半个音节是怎么回事,空气中扑面而来的血腥气息让他瞬间判断出那是一群手染无数鲜血的精锐恶魔,而那些恶魔身上的铠甲装饰赫然就是瑟拉顿军团的标志!

    “恶魔冲进了大本营?!”路法恩大惊失色,“难道混进了恶魔控制的高阶术士,有人在军营里打开传送门!?”

    正在这时房门也被一把推开,一名满脸惊慌的亲卫兵冲进屋子:“将军!正东方向出现瑟拉顿恶魔军团!”

    “速速迎战!保护东部法师塔!”格里高利大声下令,“拉响全营警报,通知附近的精灵和兽人军团前来助阵!”

    此刻军营东方的冲天火焰仍未平息,火焰中不断有更多恶魔凭空出现,这显然是被传送来的精锐士兵,但这种火焰传送门却是联军将士闻所未闻的:恶魔们的出现方式与常规的术士召唤截然不同。

    然而现在已经不是追究这种细节的时候——那些凭空出现的恶魔正组成方阵迈开大步向着营地奔来,恶魔攻城!

    刺耳的警报声顿时响彻大营,十几团明亮的信号弹被打向天空,经历过十年战争的联军士兵都是精锐之师,哪怕面对这从天而降的恶魔军团也不会陷入慌乱,立刻便有无数战士从营地中汇聚起来迎向敌人,双方的距离在急速缩短,眼看着一场激战就要在联军的大本营中爆发出来!

    老法师路法恩已经跑去支援法师部队,格里高利则握着拳头观望着远方的火焰和爆炸,他总感觉那些恶魔的出现方式和行动速度有些诡异,但扑面而来的血腥气让他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

    魔痕峡谷的熔岩魔暴动……恶魔攻城……

    两件事一瞬间联系起来,格里高利猛然意识到这是一次有所预谋的突袭!是瑟拉顿那个狡诈的深渊恶魔酝酿了不知道多久的一次进攻,那这些恶魔的目标是什么?

    格里高利一瞬间想到了暗红色水晶,但很快他就意识到瑟拉顿应该不知道水晶当前就在这个区域。他看向那些恶魔前进的方向,猛然发现他们前方不是别的,正是教皇所处的白金方尖塔!

    格里高利骨子里属于圣骑士的血性因子终于占据上风,他猛然抓起了身边的武器准备冲出去守卫白金方尖塔,不过就在离开房间之前,他看到了桌子上的暗红色水晶。

    尽管水晶里貌似没有别的秘密,但也要防备有人浑水摸鱼来打它的主意。格里高利折返回去,将水晶放进墙边的一个大型金属箱里,并激活了那道连路法恩都无法解开的魔法密锁。金属箱发出一连串怪异的响声,最后竟然从四面生长出一堆怪异的铁灰色手臂,和房间的墙面、地面融合到了一块。

    做完这些,格里高利才风风火火地冲出门去,叫上他的卫兵一同冲向前线。

    当格里高利离开之后,房间的窗户突然无风自开,郝仁和拉尼娜如同鬼魅一般溜了进来。

    “真亏你的魅惑术能把这一路上的士兵都给骗走啊,”郝仁首先就是夸奖身旁的魅魔,“你不是说你没怎么练习过魅惑么?”

    “没练过啊,但本能的水平总该有的,而且只是些普通士兵,对付起来不难,”拉尼娜脸色有点古怪,“别说这个了,我鸡皮疙瘩要起来了……”

    郝仁嘿然,飞快地溜到墙角的金属箱子旁:“我刚才看见他把水晶放这里面了——你真确认那块水晶就是当年伊扎克斯魔剑上的?”

    “千真万确,当年还是我亲手给镶上去的,可惜魔剑在最终之战时遗失了,”拉尼娜一边说着一边也蹲到金属箱前面,皱着眉看着箱子表面浮动的魔法符文,“该死……是精灵和矮人合力制造的密锁。”

    “打不开?”郝仁顿时很意外。

    拉尼娜摇摇头:“如果普通的锁还好说,但密锁就只能用特定的符文公式才能打开,而且在打开之前是绝对看不到跟那些符文有关的信息的。”

    郝仁一听这个就皱起眉来,他晃了晃箱子,发现这东西竟然已经与整个房间“生长”在一块,于是顺手就从随身空间里摸出了自己那把银色合金长枪:“你退后,我记着这枪头有离子焊功能……打不开锁不要紧,咱们可以把箱子搬走嘛。”

    拉尼娜:“?”)

    ...

    ...

    (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