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四百四十三章 信息量何其大
    “不一样?有哪不一样?”薇薇安抬头看了郝仁一眼,“因为眼前这个是幼体?”

    “不只是幼体,”郝仁看着周围的触须和生物组织残骸,“咱们在梦位面看到的长子更接近某种植物,而且已经精确分化出各种功能,比如地表的树林,岩层里的触须,埋设在地下的‘心脏’,还有各种神经节。∮☆,而眼前这个看上去像是进化不完全的,给人的感觉只是个胚胎。”

    旁边南宫五月也加了一句:“而且这东西怎么从梦位面跑到这个世界也是个大问题。”

    郝仁抬起头,看着大厅周围,这里是飞船的中枢所在,四周能看到很多通道不知通往什么地方,“长子”的触须顺着那些通道蔓延出去,估计在别的地方也能找到它的一些器官。他想了想决定分头去找:“咱们分开行动吧,这样效率高点。发现什么情况就立刻互相联络。”

    众人都没什么意见,最后分了分组,莉莉跟郝仁一组,伊扎克斯跟他闺女还有拉尼娜一组,薇薇安和南宫五月一组,三拨人在通过严谨的猜硬币、划拳、转棍子流程之后确定了三个方向,便分头离开了这处大厅。

    莉莉举着火之非常高兴乐呵呵地在前面开路,这时候玩性上来她倒是不怂了,郝仁则在后面跟着这个哈士奇姑娘,一边前进一边谨慎地注意着周围的情况。他们离开大厅之后已经探索了很长一段距离,中间发现一些空空荡荡的舱室,不过舱室里要么空无一物。要么就只有普普通通的触须,基本上都没多大价值。

    莉莉倒是兴致勃勃。发现飞船里有什么稀罕玩意儿都要捡起来塞到兜里,还没走多远就已经把身上各个口袋都给塞得鼓鼓囊囊了。最后只能往郝仁的随身空间里倒货,汪之财宝的储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增加。郝仁看着这姑娘就有点不能理解:“你收集石头多少还能算赏玩奇石,你捡破铁片子有什么意义?”

    莉莉一脸正经:“不管有用没用先叼回窝里,这是狼人的常识!”

    郝仁:“……”莉莉概念的里的狼人必然是包括北极圈里拉雪橇那拨的……

    俩人就这么一边闲扯着一边往前走,最后又发现了个空荡荡的房间。这房间门口几乎已经被触须完全挡住,不用郝仁吩咐,莉莉就挥舞起自己的俩爪子开心地割起草来,三两下把那些干枯衰败的残骸给清理干净,郝仁举着数据终端往屋里照了照:“好像也没什……等会!有东西!”

    数据终端的幽蓝光辉在屋里晃了一下。顿时一个反光的东西引起了郝仁的注意,他赶紧飘进去从一堆藤蔓里把那玩意儿刨出来,发现果然没看错:这是一个小小的装置,而且看起来外表还是完好的。

    俩人这一路走来早就感觉不对劲了,因为途径的房间里基本上除了触须什么都没有,偌大的飞船愣是跟刚出厂似的干干净净,给人的感觉这里似乎并非突然遭灾,而是进行了一番有序的撤离。而现在他们终于找到让人感兴趣的玩意儿了。

    那小设备只有巴掌大小,形状像个椭圆形的饼子。表面光滑,但看不到按钮,郝仁让数据终端给鉴定鉴定:“你看看这是什么玩意儿?”

    数据终端飘过来扫描了一下:“好像是本机的外国友人……”

    “啥?”

    “哦,本机说这玩意儿好像也是个数据处理装置。跟pda差不多,但不知道哪个文明造的。”

    郝仁顿时期待起来:“能读取么?”

    “这个难度就高了,”数据终端绕着那小设备转了两圈。上去碰碰后者的外壳,“诶。诶,哥们。活者呢不?”

    碰了几下没动静,数据终端遗憾地摇摇身子:“死球了。”

    郝仁顺手从随身空间里摸出块合金板砖来瞄着数据终端:“你丫的再玩信不信我给你来声脆的?要跟专业板砖比比硬度不?”

    数据终端刺溜一下子窜回到小设备旁边:“本机这不是缓和一下气氛么——你莫慌,等本机来个物理硬读……”

    它一边说着一边紧贴在那个不知道已经报废多少万年的古老装置上,浑身释放出一种微微的蓝光,开始硬性破解后者内部可能残留的任何信息。因为不好确定这东西的存储机制和结构,数据终端一边读取一边慢慢挪着地方,莉莉看着这一幕摸着下巴若有所思:“我怎么感觉数据终端在猥.亵.尸.体……”

    郝仁一巴掌拍在莉莉脑袋上:“你思想就不能单纯点!当初刚来的时候多纯洁的文艺女青年怎么猥.琐成这样了!”

    莉莉捂着脑袋委屈地看着郝仁:“我挺纯洁啊,这么多年了连发.情期都还没来过呢——但你不能阻止我博览群书是吧。”

    郝仁顿时就觉得自己又体会到和魔物娘之间的文化差异了。

    数据终端一边忙活一边默默听着这俩没节操的货在那讨论节操的问题,实在忍不住了才嘀咕一句:“差不多就行了啊,本机对这种连四套冗余处理器都没有的矮穷挫设备没兴趣,本机向往的是那种一肚子处理核心,浑身都是扩展插槽,骂街都用十六个线程的豪放型主机——当然最好是战舰上那种……”

    郝仁惊讶地发现他跟自己的pda之间竟然也有文化差异!

    这时候数据终端似乎终于扫描到了点什么,突然惊喜地叫起来:“诶诶,还真有诶,这玩意儿性能不行,存储器倒是皮实,竟然还真有一小部分数据给保存下来了!”

    郝仁顿时眼冒精光:“赶紧放出来赶紧放出来!”

    数据终端处理着数据:“等会,本机正翻译呢,顺便把没用的资料放一边去——你该不会对外星毛.片有兴趣吧?”

    郝仁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宝相庄严地举起合金板砖:“要响的还是要脆的?”

    数据终端哆嗦了一下,赶紧把处理好的文档放出来:“给你看吧。这应该是飞船船员留下的日志,里面提到的东西大概就是侵蚀了这艘船的‘长子’。”

    日志已经翻译完毕。并且智能截取了最有价值的部分,郝仁跟莉莉赶紧认真阅读起来:

    “日志一……关键字:巡航记录。

    “我们来到这个星系已经六个月,目前发现了大量有生命存在的恒星系和宜居星球,这里应当是一片生命繁茂的蓬勃之地。这几天一直在忙于记录坐标和收集星球数据,有些枯燥,但每当发现一个存在生命的星球都令人感觉心情愉悦。那些被称作‘恶魔’的生物令人很在意,他们高度智能,但脾气暴躁,似乎无法交涉。或许这和他们生存的恶劣环境有关?那几颗星球上确实不怎么适宜生存。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可以在岩浆中活动的生物。”

    “日志二,关键字:意外灾害。

    “……发生了难以置信的事故,我应该庆幸自己还活着……故乡的风保佑,不知道这艘船还能坚持多久!一个巨大的……怪异东西突然出现在太空中并撞击了飞船,它蕴含着无法理解的能量,在接触的一瞬间便过载掉了飞船的护盾系统,几乎将这艘船拦腰撞断。现在那个怪异的圆球还卡在中央格纳库里。真难以置信,一个几百米的圆球竟然炸出了十几公里宽的大洞,这应当与某种空间现象有关。飞船发生了严重的气体泄漏。有数千人丧生或失踪,目前紧急管制装置已经成功阻止了气体外泄和蔓延的火灾,但我们恐怕没办法修复飞船了。”

    “日志三,关键字:生长。怪异。

    “难以置信,难以置信,难以置信。难以置信!我只能这样表述我的惊讶。我是一个生物学家,毕生都在研究宇宙中的生物。但我从未想过那个撞进飞船格纳库的圆球竟然是某种生命!它昨天还只是一个球体,但今天它的表面裂开了。一些奇怪的东西正在从里面生长出来……我敢肯定,那是生命的迹象。它跨越空间,在宇宙中生存,带有强大无比的力量,为何世界上会存在这样的东西?今天飞船上的人开会讨论该怎么处理那个圆球,有人建议把它抛回到太空里,但很快我们就发现这根本不可能。圆球已经‘扎根’在我们的飞船上,它强有力的超自然力量则阻止了一些比较暴力的测试。我们现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躺在那里,然后祈愿它不要有什么危害。

    “另:导航员们还发现了一个糟糕的情况,不知道什么原因,飞船周围的空间似乎封闭了,我们好像被暂时困在一个翘曲空间泡泡里,现在唯一庆幸的是技术人员们似乎能修复那些逃生艇的超时空模块,他们好像在计划撤离,我或许应该在这之前研究一下那个圆球里生长出来的东西。”

    “日志四,关键字:温和的种子。

    “我这几天一直都在和圆球里飞快生长的怪异生物打交道,它出乎我意料的很温和,虽然我们仍然无法顺畅地互相交流,但它似乎意识到自己正在别人的飞船上,所以谨慎地减缓了扩张速度,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它应该还尝试向我表达了歉意——当然,其他人不在乎我的这点小小发现,他们正在忙着调查空间异变的情况,飞船受困的状态比预料的还要严重。”

    郝仁看到这儿的时候顿时愕然,忍不住抬起头来:“这里边说‘长子’很温和?!”

    莉莉的表情跟郝仁一样也是傻的,她回忆了一下在梦位面的那个狂暴触手怪,顿时尾巴上的毛激灵一阵,使劲摇头:“怎么可能温和!我差点让它吃了!”

    这时候数据终端抽取出来的日志还在增加,郝仁暂时把心头的巨大困惑放在一边,继续研究起接下来的记录。

    “日志五,关键字:空间异变。

    “我非常想继续有关那个‘太空圆球’的记录,但我今天必须记录一个更糟糕的情况:在可以探测的范围内。空间结构似乎被改变了。

    “现在已经可以确定飞船被困在一个如同翘曲泡泡的怪异境地中,周围的空间已经封闭。仿佛整个宇宙一下子收缩到只有区区一千万公里的直径。放出去的探测器遇上了封闭的空间墙,向着一个方向不断飞行之后便会从空间的另一头回来。技术人员们计算了这些探测器的循环路径。最后确定这个封闭空间的中心就是我们的飞船。到底发生了什么?整个宇宙以我们为中心崩塌下来了么?不管怎样,技术人员还在寻找发生变异的原因,但我不怎么乐观。”

    “日志六,关键字:无。

    “我们对宇宙的了解太少了。

    “那个奇特的圆球生物——我现在只能这么称呼它——它似乎是一切的根源。技术人员分析了圆球生物突然出现在飞船附近时的仪器记录,他们惊讶地发现那并不是寻常意义上的空间跳跃,而是一种更加奇特的传送现象。记录显示当圆球出现的时候,附近的诸多自然规律都发生了扭曲,就好像那圆球是从一个与我们截然不同的宇宙‘掉’进来的一样。可能是这次‘穿越’行为引发了空间规律的错乱,导致我们被困在一个封闭的空间泡泡中。不过幸运的是有迹象表明这处空间并不是完全封死的。在固定的地点可以打开一些不稳定的传送点,技术人员正在测试这种开启规律。”

    “日志七,关键字:泡泡,蔓延。

    “我们终于确认了外面的情况,这里的‘外面’指的是空间泡泡外面的情况。

    “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离奇,飞船里萦绕着诡异的气氛,所有人都很不安,很显然在过去一段时间里空间泡泡外面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我们一直一无所知:外面的空间结构已经四分五裂。

    “技术人员打开了几个通往外界的传送门。探测器成功进行了穿越和折返,带回来的消息令人惊讶。外面同样是一个个空间泡泡——一个接一个,依靠超时空通道连接,各自封闭起来的翘曲空间。所有探测器都没找到星空的影子。或许整个宇宙都已经变异?没人知道真实情况怎样。

    “就好像一盆平静的水中被加入发泡剂然后疯狂搅动了一下,现在我们外面的宇宙已经与我们所知的世界完全不同,连续可视且可抵达的空间已经破碎。而引发这一切的……只是一颗种子,可能来自其他平行宇宙的种子。

    “它还在生长。尽管放缓了速度,但它已经完全占据飞船的中部舱段。并且正在向动力核心蔓延,我仍然相信它的本性是温和的,但它的生命本能正在逐渐瓦解我们的飞船。

    “一批士兵尝试去摧毁那些触须,取得了一些战果,但毫无意义,那些士兵的精神状态在回来之后就变得不太正常,估计不会有新的‘除草行动’了。今天早上,我在自己的舱室墙角发现一些小小的凸起,大概触须也要生长到这边了。”

    “日志八,关键字:无。

    “我们最终决定放弃这艘船,包括已经与飞船完全共生的‘圆球生物’。哦,它现在已经不是圆球了,它现在宛若一片森林,正在一半的飞船舱段里蔓延。

    “技术人员粗略预测了一个空间模型,他们认为发生异变的区域应该是有限的,宇宙规律会抚平外来的信息侵扰,空间泡沫现象大概就是这样的‘宇宙自愈手段’。我们有足够的小飞船可供撤离,按照技术人员推测的航路,只要我们按照一定规律从空间泡泡之间不断跳转,就能离开这片怪异的星区。

    “圆球生物好像知道我们就要离开,它表达了某种‘遗憾’的情绪。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别人我是如何与那个怪异生物交流的:这是一种精神上的联系,大概因为我住的地方距离它的某个神经节很近,我能在睡梦中听到它的声音。

    “它表示自己无法离开这个地方,这是一次失败的播种,它会在这里继续生长下去,起码完成自己‘初代孵化’的使命,如果有余力的话,它打算在自己的覆盖范围内演化一个短暂的小小生态圈。我不太明白它说的是什么意思,但好像有某个更加强大的高等生物制造了它,让它来执行一种类似生命播种的任务。不管怎样,我们对宇宙的了解太少了。”

    日志到此结束。

    郝仁跟莉莉面面相觑,这份日志揭露出来的东西竟然是如此重大,远远超出了郝仁一开始的预料。

    似乎一大堆问题都突然迎刃而解了!

    当然也有一大堆问题又突然冒了出来。

    莉莉伸出爪子挠着墙,一边挠一边嘀咕:“这艘船得有多少年了诶……搞半天空间泡沫是被砸出来的?”

    “已经检测出来了,”数据终端飘到俩人面前,“吓你们一跳——换算过时间尺度之后,这艘船至少是二十万年前废弃的。”

    郝仁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哦,二十万年啊……啥?!”

    “二十万年前,梦位面那边的二十万年前,”数据终端声音很严肃,“这个信息量可大了去了……”

    郝仁刚想再说点什么,突然听到通讯器里传来薇薇安的声音:“房东!我们这边发现些怪东西!”

    (晚上有事没法更新,所以想了想干脆把两章合并到一块发上来了。)

    (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