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四百五十九章 外面的世界
    整个空间泡沫区到底有多大?至今无人敢说个准数,哪怕当年“计算出整个宇宙”的魔王军大学者也只是大概给出了个空间泡沫区边界的理论值,具体在这个边界以内有多少个空间泡泡则是无人知晓的。∮頂∮点∮小∮说,人们只知道从有历史以来,他们就只探索过自己所生存的“整个世界”的一小部分,哪怕历史最悠久的精灵和灵族也未曾踏足泡沫区荒凉的外缘。而且即便是有人探索过的位面,真正在日后建设为家园的、可以住人的空间也是少数,大部分空间泡泡都是在探索到之后被直接废弃:毫无资源,没有空气,致命的辐射,没有水,剧毒的土壤……无数被扔出去探路的奴隶用自己的生命标注出了无数个无法生存的位面,人间界最伟大的魔导师都不愿意把自己的法师塔建造在这种地方,因为他们在这里什么都找不到——少数癫狂法师除外,但那些疯子我们不讨论。

    凡人是一种很容易自我为中心的生物,就如同当年地球上的人坚信自己站在整个世界的中心,人间界的学者们也在不断探索空间泡泡之后建立了一个粗浅的模型:他们把探索到的适宜生存的位面放在这个模型的中间,然后依照荒凉程度,越往“外”的空间泡泡就越难以维持生存。这个粗浅模型没有边界,只在一系列的边境位面之外笼统地标注着一句话:此处之外,尽皆荒漠。

    考虑到空间泡沫区错乱的空间结构和空间泡泡本身并非三维空间中的排序方式,人间界各族提出的这个粗浅模型倒也没错。反正把哪个空间泡泡放在模型中央也没影响——当然这个模型也毫无用处,因为除了已知的宜居位面之外。人们对荒漠区域仍然一无所知。

    伊扎克斯的魔王军是这个世界成千上万年来唯一一批曾努力造访过这片荒漠的智慧生物,不过他们当年最远也未能抵达泡沫区真正的边境。

    舰队正在穿越一个个环境恶劣的怪异之地。在越过了有人生存的最后一个人类小王国之后他们前路便再没有生命可令人驻足。传送门外有无穷无尽的风暴,有巨浪滔天的剧毒海洋,有强烈的宇宙辐射,甚至会直接与某些危险天体擦身而过:如果不是巨龟岩台号能提前侦测大门对面的情况,哪怕艾瑞姆的飞船也极有可能在这个危险的泡沫区中折戟沉沙。而当年伊扎克斯连飞船都没有竟然也敢组织一帮人来这地方探险,果然真男人靠的就是个“莽”字——当年回去的时候只是伤亡过半而没有全军覆没都算他命好了。

    为了更好地观察前路景象、把握整个航线,更重要的是让莉莉别再闹腾,这时候郝仁他们已经回到巨龟岩台号的舰桥。外部监视器上传来的是某个荒芜位面惊涛骇浪的奇观景象:天地间一片苍白,整个世界飘扬着永无休止的“大雪”。巨大到数千米高的白色泡沫巨浪在天上某个巨型天体的牵引下凭空卷起,形成卷曲怪异的空中造型,然后一点点慢慢崩落,化为漫天雪花无声落地。

    莉莉拽着伊丽莎白,一大一小俩熊孩子蹲在全息投影前面的椅子上此起彼伏地发出惊呼:“嗷——大雪啊!”“哇!好漂亮!”“好想在脖子上套点什么出去拽着东西跑一圈……”

    某个哈士奇这是源自北极圈运输王者的先祖本能在蠢蠢欲动了。

    但外面并不是雪,那铺天盖地的白色东西是低温下凝固的氮——舰队正在从一颗致命的超低温巨行星上空掠过,这个位面的传送门直接开在雪花般的固态氮所形成的风暴中,飞船冲出来之后便闯入了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而在上一个位面,他们是在太空中跋涉了数万公里。这些不适宜生存的位面就是这样。你说不定自己会遇上什么样的糟糕地方:恶劣的,还有更恶劣的。

    巨型残骸上覆盖着一层白皑皑的氮雪,不过除此之外情况良好,那些重力调节器的工作状态不错。看样子安全抵达世界之门只是个时间问题。

    由于拖着这么个大家伙,艾瑞姆舰队已经没办法像刚来的时候那样全速前进一天越境了,现在拖船的速度是舰队最高速度的三分之一不到。舰队大概还要在一个个怪异的位面中跋涉两天才能抵达回家的大门。不过所有人的情绪都很不错:整个行动比预想的还要顺利,艾瑞姆精灵也没遭遇什么大损失。这个世界的土著军队在面对战舰时的反应是措手不及,这让原先预期中的有秩序反击其实只持续了一小会时间。无伤大雅。

    “你临走的时候还撂下那么句话,”郝仁扭头看着伊扎克斯,“你对这个世界还真是爱得深沉啊。”

    “这样他们至少会有点动力,”伊扎克斯笑了笑,“既然都好不容易抱成一团了,那就争取抱团的更久一些,最好连恶魔也在压力下和人间界建立起较为长久的联系,这样一代代人更替下去,松散的联合局面就会变成一种习惯——战争仍然会有,毕竟战争也是进步的原动力,但像以前那样盲目灭绝对手的内耗战争应该不会出现了:今后他们要有个共同的目标。”

    郝仁嘿嘿一乐:“嗯,今后共同的目标应该是跑到宇宙深处再把你干掉一次——你说等几百上千年过去,他们的子孙后代终于研究到大宇宙时代了,遵循古老预言跑出去准备迎战魔王的时候才知道魔王是逗他们玩的,那帮倒霉孩子会是个什么表情?”

    伊扎克斯耸耸肩:“谁知道呢?也有可能我留下的几句话只能让他们团结一阵子,也可能只够推动这个世界向前迈进半步——短寿种的变化太难以揣测,一代代人更迭交替让文化传承和历史记录都不是那么可靠,或许最后除了精灵和灵族之外都没人再知道魔王预言的真相是什么,或许人类两百年后的新生代就会把‘魔王总有一天会从宇宙深处卷土重来’的预言当成神话故事。但不管怎么说,迈出去半步就比原地不动要强,至少他们会有一个长期挂在头顶的阴影可以让他们踏踏实实努力一代人。”

    随后这位魔王大人笑了起来:“反正我该做的都做了,我又不是神,怎么能猜中自己离开之后的世界轨迹,但至少该比以前好点吧。嘿,我今天可算功成身退了。”

    薇薇安表情古怪地看着伊扎克斯:“你这人还真是……看着倒好像一点都不生气也不懊悔啊?你豁出几百年的代价最后就推动世界走了半步,而且还要让人世世代代挂在黑榜上,你就一点都不憋屈?”

    伊扎克斯咧开嘴:“所以这就是恶魔思考方式的不同了:我为什么要在意那些?我的目标明确,我要进入星辰大海,我要让全世界的种族结束混战——现在我的目标已经达到了,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郝仁抬头看着他:“让全世界记恨着也没问题?”

    “干我蛋事。”

    众人:“……”

    最终,魔王大人对整个世界所有人的眼光就给了这四个字的评价。

    舰队继续航行,终于渐渐临近终点。

    已经连续数个位面都是苍茫的太空,而此前由某种引力焦点导致的“传送门大都在大天体附近”的规律也开始失效,飞船从位面大门穿越之后总是在面对越来越大范围的宇宙真空,这是空间泡沫区即将结束的征兆。

    伊扎克斯来到飞船外面,盘腿坐在巨龟岩台号的上层装甲带上,看着一个奇妙的全反射球面在舰队前方迅速放大。

    那是最后一座空间门,全反射球面的结构与之前的位面大门截然不同,预示着这扇门对面便是真实的宇宙。

    越过大门,在空间泡沫区从未见过的景象扑面而来。

    星辰大海。

    伊扎克斯放松身体,仰面躺在装甲带上,毫不介意宇宙射线的辐射。他在星光下眯起眼睛,似乎融入这太空,感受灿烂群星在整个宇宙中熠熠生辉。

    隐约中有一个佝偻着身子的矮小身影再度浮现在他眼前,头发杂乱,衣衫破旧,满脸皱纹,暴跳如雷地喝骂着:“你们弄乱了我的数据!”

    “嘿……老家伙,你算对了——外面的世界,真大啊。”

    (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