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四百七十二章 地下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异常生物见闻录》更多支持!郝仁这头正好好吃着饭呢,却没想到安娜坐下来之后突然神神叨叨给自己说了这么一堆东西,配合上这姑娘因疯病而显得分外怪异的眼神和苍白的脸色,几句话愣是让她说的鬼气森森,让人毛骨悚然——不过郝仁倒是让最近经历的事件给锤炼的神经粗大到近乎末梢坏死了,因此他只是感觉莫名其妙:"啥?"

    "塔纳古斯……高能量聚合态……你们杀不死那东西……"安娜的眼神微微动荡,不过伊戈尔很快止住了她这需疯癫癫的话语:"安娜,注意餐桌礼仪——还有不要用你那些乱糟糟的记忆来惊扰客人们."

    "等会,"郝仁赶紧对伊戈尔摆摆手,"我对安娜说的东西很感兴趣——她提到的塔纳古斯是什么?"

    伊戈尔脸上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是恶灵的低语,大师,无须在意这需疯癫癫的东西,城堡下的恶灵一直在我可怜的女儿睡梦中低语一些来自邪恶深渊的知识,这些东西已经与安娜的记忆混杂在一块,让她有时候难以分辨现实和虚幻之间的界限.她最好少提这些东西,否则迟早有一天会和过往的那些倒霉家族成员一样被恶灵的思绪完全占据躯壳."

    "是怒……恶灵告诉她这些的?"郝仁露出很感兴趣的表情.同时努力做出专家的姿态来,"我觉得这些东西很有用啊,说不定我们能根据这些知识推断出恶灵的力量来源."

    伊戈尔摊开手:"大师.你可以试试,但我担保你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我女儿的记忆是错乱的,而且恶灵决不允许它的秘密就这么简简单单地泄露出去."

    郝仁扭头看着安娜:"塔纳古斯是什么?塔纳人又是什么?是那些恶灵的名字?"

    安娜撩开自己低垂下来的杂乱卷发,褐色的眼珠里一片混沌:"它们从裂隙的另一端渗透到这个世界,无形的力量超出你们的认知,你们杀不死那东西……除非我们偿还三百年前骗取的那些财宝……"

    伊戈尔的声音突然拔高传来:"安娜.你的记忆又混乱了.好好吃饭,然后回房休息."

    安娜不发一言地放下刀叉.又如同游魂一样离开了房间.莉莉看着这姑娘摇摇晃晃地离开,实在忍不住看向伊戈尔:"你得跟我们说实话啊,我们可是专家.安娜说三百年前骗取的财宝是什么意思?"

    伊戈尔叹了口气:"这是恶灵告诉她的,但我觉得恶灵放大了这些负面信息.让她觉得自己的家族是建立在罪恶的勾当上,但事实上我们的所有产业都是合法经营.自从三百年前我的先祖从一场奇遇中得到了起始的财富之后,安德烈家族就遵循着严格的家训行事,谨慎使用自己手中的金钱,这绝不是骗来的."

    "三百年前的奇遇是指魔女?"郝仁随口问道.

    他知道魔女的肖像画就挂在城堡里,有关魔女的记载也放在图书馆的手抄本上,这个神秘存在对安德烈家族而言或许是个值得敬畏的话题,但绝不是机密——至少不是不能提的,否则也不至于挂在外面了.

    伊戈尔慢慢点头:"是的.魔女,如果不是置身于这座城堡,亲身经历家族的一切.我也不相信会有一个魔女成就了安德烈家族的现今.我的祖先与一位魔女结识,他帮助过那位魔女,因此才获得一份礼物,那份礼物包括一块神奇的石头和一个古老的咒语.石头带来了财宝,咒语招来了恶灵:世间万物等价交换."

    薇薇安忍不住嘀咕起来:"这故事真俗……听着各种耳熟."

    郝仁嘿嘿干笑两声,抬头看着伊戈尔准备继续追问有关魔女的事情.但在他开口之前,一阵奇怪的声音突然从众人下方传来:那是一阵仿佛呼吸般的呼噜声.却异常低沉洪亮,每一声响都仿佛敲在人心头一样.似乎城堡下面有个巨大的洞穴系统,狂风正在那无数洞穴中产生共鸣.

    伊戈尔听到这个声音脸色顿时就变了:"是恶灵!它又开始活动了!"

    南宫三八将面前的餐盘一推,顺手从腰间解下自己的银白手弩:"带我们去地宫——正好在半路上你可以给我的朋友好好讲讲有关魔女和召唤恶灵的故事."

    如同所有百年古堡一样,这座建筑物有着庞大的地下结构,而且为了镇压某个黑暗生物,古堡的地下结构异常庞大,宛若地宫.伊戈尔领着郝仁他们来到城堡后面的一座小教堂,通往地下的入口就在小教堂里.

    几名仆役在伊戈尔的指挥下推开了小教堂的布道台,厚重的红色木板下面露出一个倾斜向下的楼梯,入口比预想的还要宽阔,而且下面可以看到昏黄的灯光.一阵阵怪异的呼吸声就是从这下面传来.

    南宫三八看着这条楼梯笑了笑:"那天我就是从这儿下去的."

    伊戈尔比他外表看上去的还要勇敢一些,大概在这个见鬼的城堡住了大半辈子已经让他对地下深处的怪异东西熟悉了吧,也可能是出于对"专家们"的信任,他并没有让那些瑟瑟发抖的仆役上前带路,而是自己拎着冷.[,!]光灯走在前面:"我带你们下去."

    众人一路向下,郝仁一开始还以为会跟电影里一样看到地道两旁挂着过时的火盒和烛台,不过下去之后他才发现墙上镶嵌的是用电的壁灯:事实证明恶灵古堡这玩意也是可以与时俱进的.

    但很显然城堡的主人对地下部分只进行了非常有限的改造,除去两旁的壁灯和一些电力换气扇,通风管之外,楼梯下面到处都可见古老的痕迹.粗糙的岩壁,陡峭的石梯,还有已经斑驳脱落的灰泥顶棚,这些东西让人感觉自己仿佛正在走向地狱一般.

    莉莉觉得这里气氛沉闷,决定说点什么:"恶灵是你家老祖宗自己召唤出来的?"

    伊戈尔低沉虚弱的声音在岩壁间回荡:"……贪婪是种罪.最早的记载已经不太清楚,但大约是我的先祖在发现‘魔女之石’能带给他巨大的财富之后起了更大的贪心,他认为既然都是魔女留下的礼物,那石头和咒语应该同样重要而且有效,尽管魔女曾警告他不要动那咒语,但他还是施展了召唤仪式……"

    沿着石阶向下,前方道路逐渐平缓,最终走上一条悠长的地下走廊.

    "……召唤仪式打开了一扇通往深渊的裂隙,一个强大的灵体从那里面逃逸出来,就是纠缠安德烈家族长达三百年之久的恶灵."

    地下走廊两侧同样镶嵌着不甚明亮的壁灯,在壁灯昏黄的光芒下,可以看到安德烈历代祖先的头像挂在两侧墙上:这个家族似乎特别钟爱把自己家族成员的形象挂在墙上,也不知道是祖上遗训还是怎么回事.

    "我们被诅咒了,因违背魔女的警告而被诅咒,安德烈家族的人不能离开这片被诅咒的堡垒超过七天,试图逃离的人最终都在第八日死于非命——我们拥有巨大的财富,但这些财富并不能让我们离开这片冰天雪地.恶灵整晚整晚地在堡垒下面低语,我到现在都还记着十八岁之前那无数个无法入睡的夜晚,甚至直到前不久还是噩梦缠身.恶灵让我看到来自异世界的恐怖映像,并告诉我世间众生的灭亡才是真正的终末……"

    一排排安德烈先祖的画像尽头,果然再度出现了那位魔女的肖像,黑纱覆面,让人看不清其真实面容.

    "为什么魔女要把脸挡上?"郝仁顺口问了一句.

    伊戈尔停顿了一会才慢慢回答:"这是我祖父的祖父做出的修改,在那之前魔女是不戴面纱的——直到有一天,一名正统继承人在睡梦中看到了魔女的容貌,第二天发疯从城堡顶上一跃而下,从那天起城堡里的所有魔女画像就都盖上了面纱."

    "因为你们违背了魔女的警告,所以害怕她和恶灵一起来找你们麻烦,"南宫五月看着地宫里那些阴森森的画像说道,"当年的历史真相真是你说的这样?"

    "至少我知道的就只有这些,"伊戈尔指了指魔女画像旁的一扇铁门,"那东西就在门后,很抱歉,我必须离开了."

    伊戈尔略显臃肿的身影消失在坡道上,郝仁转过头看着眼前的地宫铁门.

    一阵冰冷的白雾正在铁门上慢慢汇聚起来.

    (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