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四百八十三章 我认识你祖宗
    安德烈古城堡中萦绕着紧张的气氛,所有仆役都收到指示,被命令呆在自己的房间中不要随意外出。±頂點小說,从城堡地下不断传来的低沉轰鸣和怪异的尖啸声让人忍不住联想到数百头巨兽正在那深不见底的邪恶深渊中展开厮杀,这声音穿透高墙和地板还有厚重天鹅绒地毯的阻隔,如同直接刺入人的大脑一般轰然回响。

    人们瑟瑟发抖地躲在房间里,身上裹着厚重的棉被或毛毯,一种怪异的寒风已经在城堡各处盘旋了数个小时,即便有厚墙相隔,这阵不自然的怪风仍然穿透每一个房间,让城堡里变得和外面一样寒冷。甚至有一些住在城堡下层的仆役看到自己的房间中凭空出现了幻影般的雪花,他们在惊恐中被转移到了二层的大厅里。这怪异的现象是这座见鬼的城堡所发生过的诸多恐怖事件中都未曾发生过的,人们想到了那些在早些时候进入地下对抗恶灵的驱魔人,他们知道眼前的超自然现象必然与地下深处发生的恶战有关。

    穿墙而过的寒风和雪花减弱过几次,随后又再度增强,人们惴惴不安地猜测这些怪异现象应该与地下深处的战斗局势有关——不管这些现象增强或是减弱,对人们都是一种安慰,这至少证明下面的战斗还在继续,那些驱魔人并未失败,并且战斗进入了僵持阶段。

    对这座城堡中的可怜人而言,那个恶灵一直是无敌的代名词,只要有人能与它战斗到僵持。这对他们便是莫大的鼓舞了。

    在大部分人都呆在房间里不敢外出的时候,伊戈尔这个城堡主人却站在主建筑背后的庭院里。他身上披着厚重的毛皮大衣,身上盖着一层雪花。寒冷已经快要浸透骨髓,但他的双眼仍然死死盯着小教堂的大门。

    那名僵尸脸的管家站在他身旁,已经被冻的瑟瑟发抖,但还是恪尽职守地保持挺立,并尝试规劝自己的主人:“老爷,回房间吧,至少上面会暖和一些。”

    “不,再等等。”伊戈尔仿佛自言自语般低声咕哝着。他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高墙,城堡的外墙上正在逐渐覆盖上一层冰霜。这是过去三百年来从未有过的景象。

    由于怒灵的存在,这座城堡始终是大雪原上最特殊的一个地方,外面来自自然界的风雪从未进入城堡周边一百米的范围内,然而现在,来自某个扭曲噩梦的暴风雪正从地下深处飘扬上来,将这座堡垒渐渐冰封。他看到那些厚重的岩石上盖着大片大片的冰壳,纷纷扬扬的雪花从地表浮现出来,仿佛有意识一般盘旋着覆盖在堡垒外墙上。同时也不断有雪花从墙上渗透出来飘向高高的天空:那是从房间里飞出来的大雪。这匪夷所思的现象映照在伊戈尔深褐色的眼珠中,他仿佛看到了一个古老而强大的灵魂正在狂暴地冲向地表。而在这个灵魂身后有另一个更加强大的东西追赶着他,那个更加强大的怪异之物带有奇妙的旋律,轻快而怪异,似乎是一段歌声……

    歌声?

    伊戈尔甩甩脑袋。他知道刚才是怒灵又侵入了自己的意识,自己可能通过怒灵的感官接收到了地下深处的景象,但那歌声是怎么回事?

    就在伊戈尔困惑不解的时候。自下而上倒灌的暴风雪骤然止息。

    “结束了?”伊戈尔伸出已经快要冻僵的手,去接那些正在从天上飘回来的雪花。后者如同影子一般穿透了他的手掌,身旁的管家下意识地询问着:“老爷。谁赢了?”

    伊戈尔感觉自己脑海中那个盘踞了几十年的声音正在慢慢远去,自六岁那个噩梦般的生日以来,他终于再次感觉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平静:“或许……恶灵终于死了。”

    又过了一会,他听到小教堂里传来一阵嘈杂声,管家下意识地紧张了一下,不过在看到推门出来的是人类时,他重新放松下来。

    郝仁惊讶地看到伊戈尔竟然站在门口等着自己,看老头身上那层厚厚的雪花,估计从一开始就站在小教堂门口没有离开过。

    “下面都搞定了,”郝仁对伊戈尔点点头,“怒……恶灵已经被抓起来,我们会把它带走的。”

    伊戈尔终于亲耳听到这个结果,顿时激动地想要上前给郝仁个拥抱,但他刚迈开步子就差点摇摇晃晃地倒在地上:老头腿都冻硬了。

    “谢谢,谢谢……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表示谢意,三百年来都没人能解除这个诅咒,我从未想过安德烈家族的噩梦会在我这一代被终结……”伊戈尔在中年管家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来到郝仁面前,“我……”

    郝仁对他摆摆手:“这些事情稍后再说,现在我还有更要紧的事问你——你还记着你老祖先从魔女那里得到的礼物是吧?一块石头。”

    郝仁的表情很严肃,故意弄出阴森森的气氛来,伊戈尔一看这个情况果然跟着紧张起来:“是……那块石头难道有什么问题?”

    “它跟‘诅咒’有关,”南宫三八上前严肃地说道,“把它交给我们。”

    伊戈尔一听这个果然露出犹豫的模样,他迅速从诅咒破除的喜悦中冷静下来,显然那块石头对他而言意义甚大,甚至能压过安德烈家族三百年的恶灵缠身之苦:“这个……那石头是安德烈家族的根基所在……”

    “比起恶灵的诅咒,一块石头更重要么?”贝琪忍不住嘀咕起来。

    伊戈尔苦笑着:“先祖曾经传下一句话,那块石头是魔女的馈赠,后人可以享用,但切不可遗失或毁弃,否则将遭到魔女更加严厉的惩罚——我不是不相信你们的话,但我更相信先祖留下的警告,毕竟我们已经受到魔女的一次惩罚了:那恶灵就是。”

    郝仁哭笑不得地看着薇薇安:“你当年都留下多大烂摊子……”

    薇薇安无辜地转过头:“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当年的人都迷信,再正常的一句话让他们传三代都得神神叨叨的,我哪知道他们后来会把这事儿弄的这么玄乎啊。”

    伊戈尔不解地看着郝仁和薇薇安在那嘀咕,俩人用的中文,老头也听不懂。不过很快郝仁就转向他:“你说魔女是吧?那你看看旁边这位。”

    说着,郝仁把薇薇安往前一推:“这就是你们家祖传的魔女。”

    薇薇安翻着白眼:“什么叫祖传的……”

    伊戈尔愕然不已:“……啊?”

    郝仁又重复了一遍,伊戈尔果然摇着头,带着哭笑不得的表情:“请不要开这种玩笑,我知道大师都有些怪癖,可这个玩笑……”

    郝仁也不废话,而是顺手从随身空间中取出了那副巨大的画像:“这是我们在地下找到的,你们老祖宗在地宫里留下的魔女画像。自从两百年前开始,你们家族的人就进不去地宫了,所以那里面的画像还是原始版本——你自己看吧。”

    伊戈尔目瞪口呆地看着郝仁凭空变出一幅画,随后更加目瞪口呆地看着画像上的内容。他一眼看出这相框确实是有年头的正品,而且装饰风格与城堡里的魔女画像非常相似,但他还是不敢相信画像上的内容——那魔女的模样竟然真的跟眼前少女毫无二致。

    “这容貌……”伊戈尔瞪着眼睛看着画像上的魔女以及那个带有烧焦痕迹的窟窿,“这窟窿……”

    莉莉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发(现在她是人类形态了,所以没办法摇尾巴,只能挠头发):“我不小心戳出来的,这个不是重点。”

    伊戈尔在画像前沉默了很长时间,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果然还是没有被轻易忽悠过去:“我不能轻易相信,魔女竟然会这样突然出现……而且为什么这位小姐一开始没直接……”

    薇薇安双手抱胸看了伊戈尔一眼:“因为没想起来啊,谁能想到当年那个傻小子会变成个有钱人,而且后人还发展成这样。你不信没关系,你摸摸自己的眼睛。”

    伊戈尔诧异地揉揉眼睛:“啊?”

    “你们的眼睛在刚出生的时候不是深褐色,而是灰蓝色,但在出生几个月之后会逐渐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薇薇安已经完全想起当年的事情,她找到了足够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你有镜子么?”

    旁边的中年管家默不作声地将一面小手镜递到伊戈尔手中,薇薇安随之打了个响指,伊戈尔惊愕地看到自己的双眼正在逐渐退去褐色,变成了只有家族的新生儿才会呈现出的灰蓝色。

    “这双眼睛是我留给你们的,”薇薇安笑起来,“我当年在那两个跟班身上留下了记号:因为我记性不好,那几年尤为严重,我怕跟那俩小子走散之后再见面就忘了他们是自己人,所以在他们的血脉中留了印记。”

    莉莉在旁边嘀嘀咕咕:“结果你连留过记号的事儿都忘了——就你这个记性,干啥都没用知道么?”

    薇薇安:“……”

    伊戈尔看着自己的眼睛又逐渐恢复褐色,他想起了家中代代相传的、有关这双眼睛的训诫,终于意识到自己眼前站着的是什么人物。

    老头嘎一下子就抽过去了

    (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