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四百八十九章 再入地宫
    奥古斯特对薇薇安的建议很明显有些犹豫,他已经习惯了孤身一人的生活,离群索居,保守自己的秘密,不断更换一个又一个的身份他曾经做过商人,农夫,猎人,囚犯,士兵,甚至走私者,而每一个身份都不会超过二三十年,如今他要前往安德烈古堡的话这一切都将改变,他还没有做好重新与普通人融在一起的准备。

    “女主人,我很抱歉,”奥古斯特站起身,略有不安地对薇薇安弯下腰,“我……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安德烈家族的人不一定能接受我这样的永生者,大部分人类恐怕都没办法接受。他们能接受一个魔女或者巫师从中世纪一直活到今天,但很难认可一个这样的普通人,我……”

    “哦,我考虑不周了,”薇薇安点点头,“那你会继续这样生活下去?”

    “我已经习惯了,”奥古斯特挤出一个微笑,“在生死之中循环往复其实不是那么困难的事,寻求到禁忌力量的巫师们也能好好地活下去。我还会继续和安德烈家保持联系,也可能搬次家换个新环境,总之不管怎样,那个声音已经离开,今后不会有更糟的日子了。”

    ,薇薇安看着这个获得了不死之身的人类,默默沉思之后突然挥手召唤出一只小蝙蝠:“保尔,把手伸出来,我要为未来的事情做些预防。”

    奥古斯特纵然困惑但并没有犹豫,他伸出左手,薇薇安的小蝙蝠便迅速飞过去在他手臂上咬出一个细小的伤痕。奥古斯特皱了皱眉。发现自己手臂上有几丝淡淡的黑线蔓延开来,随后变淡消失。

    “短寿种获得过于长久的寿命而又无人监督不一定是好事。永生需要特殊的天赋和意志力,我不允许我的仆人做出让我颜面无光的行为。这份鲜血会保护你。如果你将来见到我的某个后裔或者其他与我有关的血族,它也会帮你证明你的身份,让你享有和他们平等对话的权利。但它也会监视你保尔,别做让我失望的事,如果有一天你受不了这份永生,最好自己终结它,我不希望从鲜血传来的消息中知道你堕落为怪物。”

    奥古斯特脸色微变,但最后还是淡然点头:“您的深谋远虑很有必要,我不会辜负您赐下的这份血。”

    “安心。保尔,”薇薇安笑起来,“我不是偷窥狂,没兴趣监视别人一举一动的:它只会在你精神失常的时候报警,对你弊大于利。而且……它还能顺便治好你的‘出血’。每次临近六十岁大关的时候你可以轻松点了。”

    奥古斯特:“……”

    一行人告别了奥古斯特,来到木屋外面的时候郝仁才碰了碰薇薇安的胳膊,语气挺微妙:“话说刚才你气场挺强啊,我都没见过你这么有范儿的时候。”

    “有么?”薇薇安一脸不明所以,然后低头继续研究手里那个结构精巧的木盒子。就是之前装“石头”的那个,“说实话我对这个挺好奇的啊……”

    “这好奇什么?”郝仁已经把两块石头拿到手上,正在那扔来扔去,“现在不就是个空盒子么?”

    “保尔说这个是我当年刻意交给他的。而且专门叮嘱妥善保管这个,因为我有朝一日会来取它,”薇薇安翻来覆去地研究木盒。“这说明当年我把这东西看得很重要但现在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莉莉瞅着木盒想了想:“应该还是因为穷。”

    郝仁斜眼看着她:“这都能跟穷搭上关系?”

    “你看这盒子多精细,这玩意儿扔在当年说不定是多少钱的宝贝呢。以蝙蝠当年的穷样估计这就是她手头最值钱的东西,肯定要让仆人妥善保管啦。比一块石头重要多啦。”

    “如果是这么重要的东西,为什么我不干脆放在自己身边?反而交给别人帮忙保管?”

    “因为你要去睡大觉,”莉莉看了薇薇安一眼,“兴许你睡相不好怕压坏了,也可能是你怕自己一觉醒来干脆彻底忘了这个盒子是干嘛的,然后顺手把它卖了或者弄坏了所以你把它交给自己的仆人并再三强调这个很重要,这样将来如果你有机会再找到列基赫的后人,即便你忘了盒子是干嘛的,至少也有人提醒你这东西很重要,你就不至于穷到随便把它拿去换钱啦。”

    南宫五月一愣一愣地看着莉莉:“……行啊,看不出来你逻辑思维这么缜密。”

    莉莉双手叉腰,身子后面似乎有条尾巴正在甩来甩去:“说过多少次了,我聪明着呢!”

    薇薇安这次都难得赞同了莉莉一次:“大狗或许说得对,这东西一定有特殊的意义……我让仆人帮忙保管,一定是我当时就预见到自己会忘了盒子的意义。回去之后我要好好研究它。”

    “在此之前咱们得先好好研究这两块石头到底是不是打开怒灵大门的‘钥匙’,”郝仁把两个古老装置放进兜,“终端,传送但愿伊戈尔准备好了午饭。”

    安德烈古堡正在庆祝三百年来第一个祥和平安的日子,仆役们兴高采烈地跑上跑下清洗着古堡里的所有角落,每一扇窗子都被擦的闪闪发亮,走廊上那些安德烈历代先祖的画像也在拭去灰尘之后显露出更加光鲜的色彩,连那位僵尸脸的管家和院子里那个气质阴沉的老仆人都在面带微笑地干着自己的事。

    伊戈尔站在大厅里看着仆人们准备今日丰盛的午餐,他身边站着自己的一双儿女。安娜和阿基姆的身体状况还不是很好,不过即便情况最糟的阿基姆都坚持要在城堡里四处转转:这个常年被锁在屋里的可怜年轻人再也不愿意被关在那个小笼子里了。

    “爸爸,那几位大师还会回来是么?”安娜看着自己的父亲。

    伊戈尔腆着肚子微笑起来:“是,他们有神奇的魔法,可以瞬间往返世界各地安娜,下次记着见到魔女的时候要行礼,我们整个家族便是建立在……”

    伊戈尔话音未落,他身旁的空间便骤然扭曲起来,随后一道白色光芒凭空出现,薇薇安的声音从白光中传来:“说过了别对魔女传说这么紧张兮兮的,我又不会吃人。”

    伊戈尔吓了一跳,赶紧迎上去致意,薇薇安摆了摆手:“我受不了这么麻烦的礼节第二块石头已经到手了,我们这就着手研究恶灵大门的事儿。”

    伊戈尔谨慎地询问:“请问列基赫家的……”

    “奥古斯特?他很好,”薇薇安点了点头,“不过他不打算来跟你们见面。恶灵的诅咒已经结束了,他计划开始一段新的人生,你们‘两家族’今后可以不用烦心这方面的事。”

    “简直像做梦一样。”伊戈尔发自肺腑地感叹。

    莉莉瞪着眼睛看着大长桌上的丰盛午餐,舌头都快收不回去了,即便郝仁在后面拽着她的领子她还是一个劲往前窜:“吃饭吃饭吃饭……我要吃饭!我要吃饭!”

    郝仁一松手就看着莉莉跟道旋风似的席卷到餐桌旁了:这二货这辈子大概都没见过这么大排场的宴席,民国知识分子们想必还是不能跟这种三百年的老牌土豪比阔……

    午饭之后郝仁也不耽误时间,而是直接带着人来到城堡地下,准备研究那道裂隙。

    这次伊戈尔和自己的一双儿女以及几个老仆人都跟着来到了地宫的入口,那扇分割人间和异界的铁门上已经不再有白霜蔓延,阴寒气息消散之后它看着就如一扇普普通通的房门一般。伊戈尔敬畏地看着铁门后面的黑暗:“这下面就是另一个世界?”

    “是另一个空间,在现实世界的夹缝中,”薇薇安冲着里面黑暗深邃的甬道努努嘴,“其实如果你们打算进去也不是不可以,毕竟恶灵已经没了,只是要进去的话最好沿途设置足够的灯火和休息用的小站,里面的广阔超乎你们想象,而且和外面的雪原一样冰冷,在那地方一旦迷失就别想活着回来了。”

    伊戈尔缩缩脖子:“请别说笑了,谁敢进这种地方?”

    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他这么说着的时候,旁边的安娜正定定地看着那片黑暗,一脸沉思。

    安娜想起了之前怒灵在她脑海里低语的那些东西,其中有些信息似乎能帮上忙。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