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四百九十七章 怒灵丧失理智的真相
    在纷繁却又直白的物质世界隐藏之下,还有着远远超出人类理解的诸多东西存在,肉眼所能看到的只是这个世界最微不足道的一层伪装。在灵魂的视野中,这个世界要比它表现出来的复杂许多。

    自从塔纳古斯被一场超出现实的灾难所席卷,这颗星球就被彻底改变了,它的物质层面或许已经足够令人畏惧,但它隐藏起来的虚幻部分更加让人战栗。这颗星球上游荡着无数躁动不安的古代灵魂,长子所引发的能量和信息潮汐在大地上涌动了一万年,留下的是无数可见或不可见的超自然遗产。塔纳人的记忆脱离了他们的肉.体,随着潮汐在这颗星球上飘荡,与其他许许多多信息一起被纠缠、扭曲成了不可名状的怪物,但在某些节点,仍然可以接触到那些尚还可以思考的古老灵魂只要接触者具备某种适宜的天赋就可以。

    当郝仁伸手探向那团扭曲的透明空气时,他感觉自己的意识一瞬间仿佛抽离了身体,又仿佛有一个庞然的精神力量涌进自己的大脑隔断了自己对外界的感知。他感觉自己就仿佛站在一片茫茫的虚无中,周围是无数混沌的灰白色雾霭,而一个……或者无数个4顶4点4小4说,影影重重的幻影就站在那些雾霭深处,它们正关注着自己。

    郝仁从一瞬间的惊愕中清醒过来,下意识地就要集中精神摆脱这种状态经历过多次超凡脱俗的体验,如今他已经掌握了用精神力量对抗这种超自然侵蚀的法门。但在他刚要有所行动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从那些幻影方向传来:“请不要紧张。陌生人,我们没有恶意。”

    “你们是谁?”郝仁一边问着一边低头观察自己的身体。不出意外,自己是以纯意识的形态飘荡在这片混沌中。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躯体还在现实世界,只是暂时联系不上:这让他想起当初跟那巨型大脑接触的体验。

    “我们是这颗星球的原住民,”雾霭后面的幻影开口了,它不辨男女,也看不出远近,甚至不好判断那到底是一个影子还是无数个影子重叠在一起,当它开口说话的时候,郝仁只感觉有一片嗡嗡嗡的回声混杂其中,“我们是塔纳人。”

    郝仁愣了愣。并不意外地哦了一声:“哦,意料之中,我还以为这颗星球上只有那些发疯的怒灵了。”

    “这里确实只有疯狂的灵魂,”那幻影不紧不慢地说着,“所有的灵体都失去了自我。严格来讲,在你面前的‘我们’只是一组数据,我们已经不能再称自己为任何形式的生命……我们是所有塔纳人的记忆结晶。”

    “我知道你们转变生命形态的事,”郝仁没有追究“记忆结晶”和“灵魂”之间有什么区别,他察觉到自己和这个混沌领域的联系正在减弱。或许塔纳人的通灵能力并不能很好地连接地球人的精神,“当年到底哪出了差错?你们转变了生命形式怎么还是没能逃过一劫?你们怎么变成了那种没有理智的……怪物?”

    “我们以为摆脱血肉的躯体便能逃过生态灾难,却没有想到物质世界发生的屠戮只是整场灾难最温和的一面,离开物质世界之后。我们面对了更加可怕的扭曲与混沌,”那个幻影微微飘荡着,郝仁感觉到有另外一股精神力正在向自己弥漫过来。“陌生人,请自己看看。”

    这股精神力并不是侵蚀性的。它只是在向人展示一段记忆,所以郝仁在确认了它的安全之后便静下心来。看着那来自一万年前的古老记忆。

    恍惚间,他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座宏伟的城墙上,自己身边是黄金打造一般的壮丽城市,耳边响着呼呼的风声,有无数半透明的高挑身影在自己身边跑来跑去,高声呼喝:“三号防护壁被震裂了!机器人挡不住那些触须!”“医疗兵,这里需要医疗兵,从防护壁撤下来的伤员需要救治……”“地震,地震又来了!”“触须已经刺入地基,防护壁正在裂开……”

    郝仁意识到这是一万多年前的某一幕,他正在以当年某个站在城墙上的士兵的视角看着这一切。

    他发现“自己”的视角在缓缓扫过城墙,并带着剧烈的颤抖看向城市之外的方向,这颤抖中透露着无以言语的恐惧。

    城市之外,大地龟裂,巨大的山峦如同活物般涌动着滚来滚去那是真正的活物,因为那片山峦便是长子的一部分触须!

    整个世界都仿佛被那些触须和巨树覆盖着,无边无际的长子之躯涌动着吞噬万物,而在那些触须之间的缝隙中则可以看到暗红色的液体缓缓流淌,那与“源血”极为近似的物质在分解着庇护所外面的最后一点生命残渣。而庇护所就是这地狱般的世界中最后仅存的一星光芒:它摇摇欲坠,微不足道,长子愤怒地抽打着阿拉曼达的最后两三层防护壁,整座城市所处的地质结构都在不断震荡,甚至有大量触须越过围墙蔓延到了城市的能量护盾上,几乎要将城市的最后一点光芒完全埋葬。

    对普通人而言,这种诡异的地狱景观即便只看一眼,都让人惊骇欲绝。

    随后郝仁感觉自己的视角又晃动了一下,紧接着他便看到了但年那场“晋升”仪式的现场。

    最后幸存的塔纳人聚集在晋升之塔附近的广场上,在某种莫名力量的托举下浮至天空,黄金高塔释放出星云般的电芒,塔纳人与生俱来的灵魂力量在共鸣中得以升华。他们的精神被抽取并实体化,身体则渐渐分解成漫天光点塔纳人在末日的最后一刻终于意识到大地上蔓延的触须是在追踪生命反应,因此他们连自己的尸骸都要完全抛弃,否则那些触须对城市的绞杀将不会停止。

    随着最后一批族人被升华为灵体,阿拉曼达的穹顶上降下了灿烂光华,那是致命的放射性射线,是塔纳人设置的“最终生命清除命令”。整个城市所有的常规生物都会在放射线中快速死亡,包括生命力最为顽强的单细胞生物。

    唯有将生命气息完全抹去,长子的追杀才会停止。

    从那一刻起,塔纳古斯星球上便只剩下唯一一个生物:那个已经空前壮大的长子。它已经覆盖全球。

    郝仁的意识随着外来的记忆继续向前,他终于体会到了塔纳人变成灵体生物之后的视角。他“看”到自己正逐渐升上高空,身边飘荡着无数半透明的灵魂。这份记忆的主人正在以全新的视角看着物质世界和灵魂世界,在适应了新的“身体”之后,他看向地平线尽头,看着那一片涌动的触须以及触须中庞大怪异、莫可名状的生物组织。

    强烈的惊恐从记忆中翻涌上来

    一片空前恐怖的巨大阴影漂浮在那些触须上方,大量狂乱的精神力量迅速从触须的缝隙间弥漫出来,壮大成一道笼罩整个星球的黑暗之潮。长子的触须在那片黑暗的混沌泥浆中狂乱地挥舞着,似乎在嘲笑那些自以为转化了生命形式就能逃过一劫的塔纳人。

    从未有人看到过在长子周围竟然还盘踞着这种东西直到塔纳人变成灵体之后他们才意识到自己的敌人远比想象的更加可怕。

    在灵魂的视野中,长子的灵魂形态远比物质形态更加无法对抗。

    “它拥有无与伦比的灵魂力量,甚至比它的触须和红色潮水还要强大可惜直到我们变成灵体才能意识到这一点。这种转化是一次性的,不可逆的,时间紧迫,我们甚至来不及让一些人先行转化然后确定一下情况,我们遭遇了灭顶之灾,”郝仁的意识从那骇人的记忆中脱离出来,他听到塔纳人的“亡魂聚合体”正在对自己说话,“它粉碎了每一个塔纳人的‘自我’,那应该是一次可怖的电磁风暴,所有灵魂都在风暴中被混合在一起,数百万人的思绪、记忆、人格被强行融合,最终变成了……”

    “怒灵,”郝仁终于彻底恍然,“究其本质,是一种乱码。”

    “一切都结束了,最终只有我们保存下来,”那道幻影平淡地说道,“我们是被赋予虚假人格的记忆库,是塔纳古斯文明的拷贝。或许那股毁灭的力量并不认为我们是某种生命形式:即非物质生物,又非能量生物,因此我们一直存续至今天。”

    郝仁叹了口气:“有什么要帮忙的?”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