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五百零七章 刺印仪式
    不苟言笑的红衣主教奥本领着郝仁他们离开皇宫,通过一条隐秘的路径前往大教堂附近的某座教会设施。郝仁一路上都在好奇地看着周围景物,他发现皇宫和大教堂的距离很近——事实上它们几乎是一对双子建筑物,相互之间仅有一道围墙相隔。在其他王国很难看到这种景象:两个权威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皇权和神权毫无隔阂,分别在自己的领域发挥作用统治这个国家。看来霍尔莱塔确实是个别具特色的地方。

    此刻夜幕已经低垂,众人所走的又是一条僻静小路,因此周围气氛很是静谧。道路两旁那些精美的黄铜灯柱顶端洒下柔和的白光,照亮道路的同时也勾勒出路旁灌木影影绰绰的轮廓,而在稍远的地方则可以看到皇宫高大宏伟的外墙在夜幕中如同峭壁般耸立,两轮月亮正从皇宫最高的一座尖塔上升起来,月亮的大红斑仿佛漠然的巨人之眼般注视着大地。

    莉莉在月光下略微有些亢奋,她轻轻抖动着耳朵,听着从遥远街头传来的夜市喧闹,金色的眸子里倒映着月亮的影子。她深吸口气,甩甩尾巴:“呼啊——新鲜空气。风拢轻纱月似霜,窗下点检旧时裳——想起当初我在北平有套房子,每到月中都能看到最棒的月亮,啧啧,可惜后来打仗我就没在那住了。然后整整几十年我都没看见过这么好的月色……这个世界其实还是挺不错的,至少比地球多个月亮。”

    周围一圈人顿时都跟看怪物一样看着莉莉,把后者吓一大跳:“你们看我干嘛?”

    “你刚才吃坏肚子了?”薇薇安保持和莉莉两米距离,仿佛生怕大狗咬人,“怎么一下子变得跟个民国女文青似的——而且那两句诗是偷谁的?”

    莉莉一瞪眼。呲着牙呜呜两声威胁:“我本来就是文艺女青年!你健忘症再严重也不至于把这个忘了吧?而且什么叫偷谁的,我自己写的好么!”

    郝仁嘴角抽抽着看了莉莉一眼:“我知道你是女文青,但你平常那形象实在太深入人心了……麻烦下次切换形态的时候提前说一声,听哈士奇突然月下吟两句诗容易吓着人知道么。”

    莉莉白了郝仁一眼,拍拍肚皮:“吃饱了,所以有灵感,我大部分作品都是打着饱嗝写出来的。”

    一行人就这么一路走一路闲扯,在前面带路的奥本大主教竟然能保持全程目不斜视。这个满脸弹幕的光头大叔就跟个木头人一样不苟言笑,也没有对身后的异邦人表现出任何个人情绪。直到他领着众人来到一座依附着大教堂建造、仿佛小规模修道院一样的建筑物前才停下脚步提醒郝仁:“这里就是举行刺印仪式以及培养教士的地方。整座城市有二十二个这样的场所,能在王都进行刺印仪式是很多神职人员的荣耀。”

    严肃归严肃,奥本大主教还是很周到地多解释了两句。

    随后他轻轻叩响小修道院的大门,把值班的教士叫出来交待了几句,便迈步朝前走去:“来吧,一个新的信徒正在接受刺印,你们可以看到一介凡人是如何接受女神的祝福,成为神权代言人的。”

    众人走入修道院,看到里面灯火辉煌。

    辉耀教派规模甚大。有着无以计数的神职人员,而“刺印”又是哪怕最基础的教士都必须进行的仪式,因此这些小型修道院几乎每时每刻都有人接受这种祝福。新晋的教士们在这些小修道院中研读圣典,学习各种神秘知识,接受一系列训练和考验,一旦达到某种“标准”便会被选中。在修道院的小教堂里进行刺印。刺印之后他们才有资格进入大教堂中面见教皇以及承担各种教职。

    在修道院灯火通明的小教堂中,一场神圣而怪异的仪式正在进行。郝仁他们被一名侍童从偏门带入现场,奥本大主教示意他们不要出声,安静地看着就好。

    房间正中铺着一个直径两米多的厚皮垫子,垫子上用淡金色的颜料绘满了晦涩难懂的神秘符号,其中一部分是莱塔符文,剩下的则是比莱塔符文还要古老强大的上古符文。这些具备力量的符号闪烁微光,不断在空气中投影出一些模模糊糊的字句。而一名身穿亚麻长袍的年轻修道士正躺在圆垫中央,他便是今天接受刺印的新人。在这名年轻人周围则站着三名上了年纪的老神父,这三名神父各自托举着一本厚重经典。正在轻声诵念那里面最神圣的句子——也就是最让人听不懂的那几章。

    刺印仪式貌似是从仨老师组团刷一个倒霉学生开始的。

    年轻修士注意到有意料之外的陌生人进入现场,甚至奥本大主教都出现了,下意识地有些紧张,奥本大主教对他摇摇头,他才赶紧收敛精神回到仪式中去。

    在一段经文诵完之后,一名老神父将圣典放在年轻修士胸口:“比埃尔?雷蒙,蒙受女神眷顾的仆人,你是否有强大的心智,可看透世间一切邪恶的蒙蔽。你是否有坚定的信仰,可奉行女神的所有教诲,你是否有顽强的意志,可面对履行使命所要面对的一切艰难险阻?”

    “以女神名义起誓,我以我的生命,奉行祂所指定的道。”

    “那么你将接受神圣的血,它是女神赐下的美酒,它将洗涤你作为凡人的灵魂,令你从此可听到神的声音。践行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正义,它也将检验你的心灵。若你心中有阴影,将被这阴影所吞噬。比埃尔?雷蒙,现在默念神的名字,你将获得晋升。”

    莉莉眼巴巴地看着仪式进行,突然嘀嘀咕咕来了一句:“怎么瞅着跟邪教现场似的……”

    郝仁一听这个赶紧把这姑娘的嘴捂住:刚才那几秒钟文艺女青年果然是幻觉,他就不能有一时片刻放松对这个二货的警惕!哈士奇这说话不经脑子的毛病至今没让人打死单纯就是因为命大吧?

    不过其实郝仁也没资格念叨别人:他那张嘴也强不了多少,事实上莉莉嘀咕出来的正好就是这时候他脑子里转悠的念头……

    幸好这边声音很低,就连站的最近的奥本都没听见。而在房间中央,刺印仪式已经进行到最后一步。

    一名侍童将一个淡金色的“法器”送到主导仪式的老神官面前,那是一个样式古怪的长颈容器,它的一半由黄金制成,另一半则是透明的玻璃,透过玻璃外壳可以看到里面有着仿佛血液一般的液体在晃动。

    老神官将这容器的尖端对准接受“刺印”的年轻修士的额头,随后轻轻下压:“愿你被神接纳。”

    容器尖端有着一根中空的针管,它刺破受洗者的皮肤,容器中的血色液体立刻开始释放出微微光芒,并顺着针管被注入年轻修士的体内。

    几乎是同一时间,那写满神秘符号的圆垫上光芒大作,具备各种效能的远古符文一个个激活,开始辅助仪式进行,而受洗者的全身则骤然绷紧,一丝丝金红色的细线顺着他额头被针刺破的小孔弥漫开来,仿佛皮肤下的血管正在一根根暴胀。年轻修士喉咙里发出压抑的低吼,全身都遭雷击一般剧烈颤抖起来。

    某种强大的东西正在改变他的身体结构——尤其是大脑结构。

    整个过程持续了几分钟,随后一切都平息下来,年轻修士很顺利地完成了“祝福”。他满身大汗地坐起身子,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双眸中似乎闪过一丝奇异的光彩。

    “女神的声音正在我脑海中回荡……”年轻修士不可思议地说道。

    “这就是刺印仪式,”奥本大主教的声音把郝仁惊醒过来,“神圣的血会赐予这个年轻人非同凡响的力量,他将能够使用只有受洗者才能掌握的神术,并从此在脑海中听到女神的声音。”

    “那瓶子里是什么东西?”薇薇安声音异常严肃,“我感觉它很熟悉……就像是长子体内流出来的‘源血’。”

    奥本大主教沉默了一下,声音低沉:“刚知道‘长子’一事的时候教会高层确实有人如此推测,这甚至引发了一点恐慌,但我们已经从第二个神圣洞窟发现的手稿中查明,那不是长子的‘源血’,而是更加古老神圣的根源之血……”

    郝仁突然意识到那是什么东西:“是最初之种的样本。”

    (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