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五百三十三章 错乱的记忆
    这份手稿上记录的并不是什么古代魔法,也不是什么失落宝藏,事实上它是一份粗略而且高度压缩的日志,是薇薇安从几千年前开始断断续续记录下来的东西,主要内容就是她的每一次沉睡和苏醒,以及在世间活动时一些印象深刻的见闻。由于手稿在开端有一些内容是回忆补全,所以实际上它的记录一直可以上溯到一万多年前甚至更久远,因为在手稿开端出现了第四纪冰河末期的景象,一万年前只是个保守估计。

    但薇薇安本人已经完全忘记了这东西,如果她不是足够幸运地与保尔重逢,恐怕这些不可复制的宝贵资料就要永远遗失了。想到这儿连郝仁都替她捏了把冷汗:这姑娘的记性真心让人不安啊。

    一次次沉睡,一次次复苏,以这些关键性的事件为节点,手稿沿着一条模糊的时间轴记录着一个永生者在过去一万多年来的经历见闻。地球原始洪荒时期的风貌从那些古老的文字中可见一斑,那些已经随着神话时代落幕而灰飞烟灭的古老神魔也频频在字里行间出现。

    郝仁的思绪似乎随着薇薇安的声音慢慢飘回了人类的懵懂年代对地球而言只是前不久才生的事,但对人类而言已经是无法考证的上古。那时候人类还是凿穴而居的荒蛮生物,大地被上古的猛兽和威力∽≦,≧.无穷的大自然所统治,拥有神明般力量的古代异类们君临整个世界,他们中的大部分甚至还没想起来要在人类社会中建立神权然而他们的活动已经深深影响到当时的原始人,于是当年的人类便产生了最质朴蒙昧的原始神明信仰。他们将各种自然现象和那些能呼风唤雨的异类混为一谈。列为原始神明。而当时的薇薇安漫无目的地行走在世间,在特定的场合与时间里。她甚至也是那些原始神明的一员。

    只不过她每次在世间行走的时间都不会太久:莫名其妙的睡意始终困扰着她。

    手稿上的记录还在继续,现在出现了人类文明的萌芽。对当年的薇薇安而言,这是个有趣的现象:

    “……在一处地下裂缝中苏醒,沉睡期间所处的石室完整,但已经整体沉入地下深处,似乎在沉睡期间遭遇了地震,幸好没有掉到地底岩浆里去。地表正是春季,而且再次变得陌生。印象中应该是一片大湖的地方现在变成了草原,附近的土壤也变得很肥沃。现了正在放牧的人类,他们不再穿兽皮。而且他们的村子有了很大变化一些房屋,用石头和木头建造,他们似乎展很快。我身上的衣服已经很破旧,用魔力维持它们越来越显得没有必要,或许可以从人类那里得到一些东西……

    “另外提一下,我在沉睡地附近找到了自己沉睡之前留下的石版画,上面仍然记录着上次睡觉前的恶劣情绪,这真奇怪,我对此没有印象。但我决定像以往一样把这些笔记原样抄录下来。将来或许会用得上。

    “沿着一条河前进,现了更加肥沃的土地和更大规模的人类聚居地,他们竟然可以在旷野中繁衍出这么大的规模,令人惊讶。一定有什么东西帮助他们抵挡了周围的威胁。人类可以成群结队地对付猛兽,但对付不了我的同类……溯河而上,找到了人类的庇护者。是老朋友,阿蒙和奥西里斯他们。他们正在保护一个人类王国。这很稀奇,但也很令人高兴。他们对人类的态度比我的其他同类要好……我想起了当年曾经遇到过的宙斯和……嗯,应该是海拉?或者赫拉。那对夫妇似乎也有类似的想法,但不知道他们现在住在哪里,或许该去找他们,体力恢复的很好,正是踏上旅途的好时候。

    “……未能找到宙斯夫妇,因为在一个被红色月光照耀的怪地方迷了路。心情烦躁,这里到处都是对我满怀敌意的恶徒,不管杀掉多少都无济于事,只能让怒火越演越烈……或许这里存在某种幻象,不管怎样,睡意袭来,我必须继续休眠。”

    郝仁皱着眉,似乎从那字里行间现了某些令人在意的疑点,而薇薇安只是继续翻译下去:

    “……在水中醒来,或许已经被浸泡了很久。看样子又在沉睡中遇到了什么变化,有一条地下河倒灌进来了。这个世界总是在变,不管睡在哪里都不是百分之百稳妥的,即便把自己埋在地下可以躲开他人和动物的骚扰,但终究很难对付地质变迁。我找到了自己上次沉睡之前留下的笔记,上面又写着与人争斗以及情绪急躁的事情,但和以往一样,我对那段时间的怪异情绪毫无印象,只能暂且相信它们是真的生过。我现在有了新的记笔记的方式,可以把那些石板和破布上的东西都转抄到荷鲁斯给我的柔纱上了。

    “还记着之前的计划,出去寻找宙斯和赫拉,我记着他们是在一座高山上定居,根据星星的方位应该还能找到他们。希望星星的变化不要太大。

    “……找到了宙斯夫妇,我和他们都很高兴。他们庇护的人类也很昌盛,那些人类甚至建造起了石头的巨大城市和奇观,那些建筑物尽管没有魔力,但规模上几乎与神殿相当……似乎波塞冬对此有些不满,他不喜欢看到人类有能力建造和神一样的奇观。

    “……闲暇时整理了之前的一些记录,我对自己的沉睡和苏醒感觉很困惑,其他人包括那些狼人和亡灵,都没有像我这样多次沉睡的经历。我现一些规律……”

    “一些规律……”薇薇安将手稿暂时放下,脸色略微有些不好看,“房东,我怎么感觉怪怪的。”

    郝仁早就感觉这手稿字里行间都透露着诡异了,只是那些东西模模糊糊很难把握。他摸着下巴看向薇薇安:“你就一点都记不起这份手稿的事?”

    “完全没有印象,”薇薇安眉头紧锁,“但根据手稿零星透露出来的情况,我在以前的数次沉睡中虽然也会忘记一些这上面记录的事情,但总会留下一星半点的残缺记忆,所以在后来才能根据那些残缺记忆补充出了这份手稿。但在上一次的沉睡中……我干脆就把这些全都忘了,甚至包括手稿本身。”

    “上次沉睡……是在三百年前和怒灵战斗之后吧,”郝仁看着薇薇安,“那是最‘严重’的一次,你缺失的记忆正好是最至关重要的部分:你忘了自己之前一万年来都不间断记录的这份‘日记’。”

    薇薇安看着手稿,那上面的简陋图画记录的是某些时期她在地球上的见闻,但更多的是各种稀奇古怪的仿佛怪兽一样的“生物”。薇薇安每次沉睡之前必经历一次大战,她在烦躁和愤怒的情绪中将那些怪物消灭,随后便会因为“睡意袭来”而陷入深眠,而在那之前,她会把自己敌人的形象绘制下来,似乎是为了让自己醒来识别,下次再遇上这些怪物的时候第一时间提高警惕。

    看着那些奇奇怪怪的绘画,薇薇安一边思索着一边轻声说道:“根据我的总结,沉睡分为两种:一种是在无所事事的情况下或者是穷的快要饿死的情况下,我主动选择进入沉睡来度过苦日子,这种休眠是可控的,而且貌似没什么后遗症,醒来之后只会损失很少一部分记忆或者干脆不会损失记忆,也没有体力大幅削弱的现象。而手稿上记录的完全是第二种情况:睡意袭来,不得不睡。”

    郝仁看着薇薇安的眼睛:“在这种无法自控的睡意袭来之后,你会丢失大量记忆,并且苏醒之后身体会异常虚弱?”

    “说实话我也不敢确定,”薇薇安哭笑不得地摆摆手,“对一个健忘症而言最困难的事就是确认自己忘掉的是什么。但这份手稿上提到的很多细节我确实都记不起来,而且在某几次从沉睡中醒来之后我也确实感觉到异常虚弱……”

    “包括最近这次,”郝仁用指节轻轻敲着桌子,“你的最近一次沉睡是在消灭怒灵之后,那也是睡意袭来导致的不可控休眠,所以你现在处于虚弱状态?”

    薇薇安看看身上:“但我感觉我挺精神的啊。”

    “别闹,人在猝死之前都感觉自己优势很大。”

    “……房东你真的很不会说话。”

    郝仁干咳两声:“咳咳,反正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总之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一个细节:在这份手稿的记录上,你每次‘睡意袭来’之前都会经历同一件事!”

    薇薇安目光一凝:“我注意到了,狂躁,愤怒,莫名其妙的与人争执,还有……不知道和谁进行的恶战。那上面提到的敌人我根本没见过,这些绘画显得也很陌生。”

    “但手稿确确实实是你写的,”郝仁盯着薇薇安的眼睛,“你确认想不起来这部分的内容么?甚至你最近一次沉睡就在三百年前,当时有没有这个现象你也记不起来么?”

    ...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