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五百七十章 泵站
    南宫五月眉头一皱:“其他地方的水也不正常?那看来确实有问题了。”

    郝仁不明白怎么回事:“嗯?你现什么了?”

    “两三天前开始的,咱家附近总有人说自来水不正常,甚至出现过一家有三个水管,其中一个停水另外两个有水的情况,街上老李家还说他们家正洗菜的时候亲眼看着从水管里流出来到一半的水一下子又收了回去,把他们家老太太吓的不轻,”南宫五月坐在沙上一边跟豆豆玩一边说着这两天在外面听来的事,她是个乖巧讨喜的姑娘,这么多年流浪生活又让她有了很高的亲和力,和这条街上的很多人都已经熟识,“不过并不是家家户户都出问题,再加上郊区这边偶尔也有泵站出毛病的时候,所以目前还没传的太玄乎。”

    郝仁没想到这件事的异常之处竟然真这么多,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咱家水没问题啊。”

    “是啊,因为我强行抽水啊,”海妖姑娘挥手在半空中制造出一个小水球,豆豆立刻高兴地蹦进去游起来,“咱家停水两天了,这两天一直是我强行供水的。”

    郝仁摸着下巴:“看来是自然现象,谁跟我去水泵站那边看看?”

    莉莉也刚从外面回来,这时候正无聊地趴在沙上看一则狗狗饼干的广告:“没劲……我已经是拯救世界的人物了,为什么还要忙活这种事儿……我要看电视。”

    “我跟房东去。”薇薇安擦着手从厨房出来,一边解下围裙一边看向莉莉,“你这生活经验真是太少了。作为一个异类,不知道要对自己领地周边的一切自然现象提高警惕么,哪怕不是猎魔人也可能是其他异类啊,还犬科动物呢,领地意识这么淡……”

    薇薇安“领地意识”四个字一出口莉莉才突然反应过来,顿时砰一下子从沙跳到地上:“我跟着去!我没反应过来这跟地盘有关啊!”

    郝仁那张嘴是没把门的,脑子一抽就往外蹦:“没撒过尿就想不起来是自己地盘是吧?”

    理所当然的。他当场被莉莉汪了一脸,几分钟内胳膊上就被咬的全是牙印——狗妹子经过多次尝试终于找到不触刚性护盾又能留下牙印的中间量了。

    郝仁灰头土脸地从莉莉狗嘴里逃生。周围没一个人上来帮忙的,连薇薇安都哭笑不得地摇着头:“房东你这话能随便跟一个女孩子说么……雌的也不行啊。”

    南宫五月上前拍拍郝仁的肩膀:“房东听我句劝,你这张嘴搁电视剧里最多活两集,改改吧。”

    郝仁:“……”

    莉莉呲牙咧嘴地跟郝仁示了半天威之后才哼哼一声上来舔舔自己咬出来的那些牙印。表示本次小施惩戒到此为止,郝仁则一边把不断凑过来添乱的傻猫推开一边环视四周:“所以还有谁跟我一起去泵站看看的?”

    南宫五月顺手把她哥拽起来:“我跟我哥陪你跑一趟吧,我对水熟,我哥起码调查经验多。”

    一行人这就离家前往南郊唯一的水泵站,那水泵站还在城区的北边,但离大家住的地方并不太远,开车十分钟就到。

    请不要忘记,郝仁现在也是有车的。

    说起水泵站,郝仁对它也很熟:由于南郊远离城区。各种设施都比较落后,给水管网里的压力也就成了老大难问题,十年前这边老百姓反映了好几次。自来水公司才设下一个用来给管网加压的泵站。郝仁还记着自己上中学那会就喜欢偷偷溜到泵站玩,趴在那座红砖水泥的大机器房窗户边上看里面的水泵轰隆隆运转,然后跟院子里看门的几条狗斗智斗勇。那真是一段白衣如雪来去如风的青葱岁月,未来注定要踏上不平路的少年在恶犬的磨砺下竖起壮志——他当年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打赢院子里的狗一次……

    如今昔日大院里的看门狗也已经老死的只剩一个,他这个愿望是不用期待了。

    水泵站被一圈砖墙围着,大铁门半开半闭。从外面偶尔都能听到里面机房里轰隆隆的声音。郝仁在院子外面的空地上停车,刚领着人走到门口就听见院里传来一阵狗叫。几只拴着链子的黑背从斜刺里冲出来使劲扯着身子冲入侵者示威,那威势与它们的前辈如出一辙。郝仁见这情况笑骂了一句:“真是狗养的,你们老爹辈的见我都不敢这么叫好么!”

    莉莉一听这个就冲领头的黑背汪了几声,然后扭头拆郝仁的台:“它们说了,你当年被它们叔伯们追的满院子跑,曾经一步窜到院里的老枣树上半天没下来。”

    郝仁:“……卧槽,忘了这儿有个懂外语的!”

    这时候有个气势俨然的老黑狗从院子里溜达过来,看到郝仁之后象征性地汪了几声,竟貌似还记着十年前那个总是趴在院墙上朝院里扔石头的熊孩子。郝仁感慨了一声时光流逝,便看到终于有人听见动静从泵房里出来了,那是个留着平头的年轻人,应该是泵房里管机器的。

    “你找哪个?”年轻人虎虎地问了一句,随后扭头呵斥几只狗,“回去回去!瞎嚷嚷啥!”

    “我是附近街上的,这两天怎么不正常来水了?”郝仁笑呵呵地上前问道。

    在城里的人恐怕不适应这种边远郊区的生活习惯,然而南郊的老百姓们总是习惯有问题直接找“单位”打听。停水了找泵站,暖气不热找锅炉房,停电了直接去变电站找师傅问情况,不管是打听的还是被打听的都将其视作理所当然。这就是一个没有物业和各种“分局派点”的落后郊区独有的“社区生态”。

    大概是这两天总有过来打听这件事的,年轻人脸上有点不耐又有点没辙:“水塔那边水压不正常,我也没办法啊。上头已经去请专家了,你们回家等着吧。”

    郝仁跟泵站的年轻人闲聊了两句,中间南宫五月装作好奇的样子朝院子里走了几步,凝神听着里面的声音。年轻人见这个情况赶紧提醒:“别进院子啊,里面有狗,那链子可长。”

    他是没现在莉莉也扒着头朝院子里看了一眼之后,那几只凶神恶煞的黑背都已经跟见了祖宗一样恭恭敬敬伏地跪拜了。

    这时候突然从院里的机器房传来一阵吱吱嘎嘎的声音,然后隐隐约约有人大声招呼,年轻人赶紧回头跑去:“轮机又有毛病了,我回去看着,你们回家等着吧。”

    等年轻人跑开之后郝仁看向南宫五月:“怎么样?有什么东西?”

    “水不正常,”海妖姑娘指着院子外墙的角落,“这里的情况已经明显是自然现象了。”

    郝仁顺着南宫五月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赫然现湿漉漉的半截水泥墙面上有一条涓涓细流正在流淌,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条细流是顺着墙向上移动的!

    莉莉抽了抽鼻子:“我感觉这里的空气湿度也有问题……有些地方非常干,有些地方就跟在瀑布前面一样湿漉漉的。空气中好像有很多湿气团。”

    “难道是你的同族?”郝仁一下子想到海妖的控水能力,他扭头看着五月,“海妖能感应到同族么?”

    “能,但要离得够近才行,而且自从人类往自来水里加漂白剂之后这种感应天赋在居民区就不怎么好用了,我只能尽量试试看。”南宫五月皱皱眉,感应着空气中不正常水元素的流动方向,现所有异常水汽都在向着某个地方集中。

    她抬头看着那里,那是百米外的水塔。

    其他人看不出水塔的异常,但在南宫五月眼中,那水塔周围布满丝丝细线,无数已经脱离自然规律的水分子正在那附近飘荡着。

    貌似刚才泵站的小伙子说过,水压最不正常的地方就在水塔。(未完待续)

    ...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