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六百零四章 精神世界
    茫茫太空中冰冷死寂,无边无际的黑暗空间中只有星光作伴。一道亮银色的圆弧突然划破了这片黑暗,巨龟岩台号从空间裂缝中跳跃出来,执行连续跳跃过程中的例行校准。

    巨龟岩台号目前正依照一个大致的方向前往艾欧,利用时空跳跃和常规航行交替前行,目前航程已经临近尾声。飞船的导航系统在两天前重新校准了星光透镜,并将来自纳萨托恩的星图输入到导航程序里,一番比对之后,舰载主机找到了疑似海妖母星系的星区,现在飞船的航向便朝向那里。

    由于海妖的星图确实不够准确,而且一万年时光造成的天体漂移也严重影响时空传送的可靠性,所以飞船没办法直接抵达那个坐标。为了安全,也为了尽可能搜集这个宇宙中的零星情报,航行助理程序建议飞船像这样一段一段地跳跃着赶路——虽然稍微消耗点时间,但并不耽误什么事。

    目前飞船正越过一片单调枯燥的地方,这里只有冰冷的空旷地带,以及偶尔遇上的、极为稀薄的放射性薄云,除去极远处的星光和一条明亮的造星云带之外,这里毫无风景可言。郝仁坐在他的舰长席位上无聊地看着文件,一边应付旁边莉莉那偶尔人来疯的呼叫。

    他如今已经不是一年前那个初次接触星☆辰大海的菜鸟,这地方单调不变的星光已经没办法让他不可自拔了。当然,浩瀚宇宙的风景无论何时都是吸引人的,只是这些吸引力抵不过他手头的工作。

    他在研究从纳萨托恩主机里提取到的资料。

    “艾欧……水之星。你们的母星是一个海洋覆盖面积达到百分之百的星球,巨大的浮冰和风暴云团以年为周期在行星表面运行。整个星球所有的生态系统都自深海中展起来——直到你们的祖先在第一块浮冰上建立起前哨站,你们才知道‘大气’这个概念。”郝仁举着数据终端,看向旁边的海妖女王,“探索的乐趣就在于此——宇宙这么大,总是会遇到各种稀奇古怪的地方。”

    海妖女王出神地看着导航主机上呈现出的浩瀚星图,感觉很不可思议:“真不敢相信,我此时此刻身处此地……我和我的族人们在深海住了一万年,我们还以为安居深海就是海妖的天性……然而我们的先祖却研究过星星的秘密。你们经常进行这种旅行么?”

    “差不多吧,我们可是专家,”莉莉趴在座椅靠背上晃着尾巴。“太空狗听说过没?我跟你讲……”

    郝仁感觉这个哈士奇又要惯例毁三观了,收起数据终端向大门走去:“我去实验室看看。”

    南宫五月正跟莎琪拉和索玛仨人团成一个球在舰桥空地上休息呢,这时候突然睁开眼睛使劲把自己从球里拽出来:“等会等会,我也跟你过去!就这么团着太无聊啦!”

    郝仁表情木然地看着这个蛇妹子狼狈到近乎连滚带爬地滑行到自己眼前,又看了看被五月留在后面、正努力重新团成一个新球的莎琪拉和索玛:“话说你们海妖的种族文化还真是让人没法理解……”

    “这是友情的象征!”南宫五月跟响尾蛇一样在空中抖动着尾巴尖,“我刚跟她们学的!”

    等郝仁和五月离开舰桥之后莎琪拉和索玛才对视一眼:“她还需要熟悉这种休息方式。”“是的,她缠太松了,睡着之后容易掉出来。”“不,我是说她刚才跟我绑一块了。”“哦。那是我……我做噩梦来着。”

    南宫三八在旁边捧着本杂志假装看书,这时候突然把书往脸上一糊:“世界太tm奇妙了……”

    郝仁领着五月离开舰桥,通过中央回廊之后来到了飞船上的实验室。这里之前被研究长子的各种设备和平台占据,但现在这些研究项目基本上都被转移到了晶核研究站。实验室一下子就变得空旷起来。现在这里剩下的尚在运转的项目组主要只有两个,一个是那套仍未完成解码的“怒灵扫描仪”,一个则是放在实验室中央的大型拘束装置——这个装置是全新的。

    “看样子它还在努力研究怒灵的记忆编码。”郝仁和五月先从那套怒灵扫描仪旁边经过,他看到仪器一如既往闪烁着有规律的微光。而仪器中央的凹槽里那团光芒跟上次比起来毫无变化,“希望这玩意儿能快点出结果。”

    五月看了怒灵一眼。眼底的担忧一闪而过,随后便转身看着实验室中央:“你确认它不会突然失控?”

    房间中央是一个大型的透明容器,一个直径达到将近十米的、散出幽幽蓝光的结晶竖管。这容器周围分布着各种感应装置和记录设备,而容器内部则静静地悬浮着一个怪异的生物:一团肿胀的肉块,形如大脑。

    正是从纳萨托恩抓到的脑怪。

    “防护水晶二十四小时照射着这玩意儿,它不可能逃出来,”郝仁一边说着一边指向容器底部,那里镶嵌着一块色彩斑斓的菱形水晶,水晶出的光芒照射在巨型大脑表面,让后者时不时出一阵抽搐,“只要它别虚弱过度死在里面就行。”

    五月好奇地趴在容器护壁上看着里面的大脑:“听说这东西什么都吃?”

    “反正目前测试的几种有机物都管用,”郝仁点点头,容器中随之有机械手将一块动物血肉送到脑怪的触手旁,后者立刻卷起那团血肉,眨眼间便吸收干净,“它利用触手进食,那些触手尖端可以瞬间分泌出腐蚀性强的消化液并张开一系列细密的‘牙齿’来搞定猎物,哈苏不是问过它的嘴在哪么——就是那些触手。我现在按照海妖们提交的‘食谱’来喂养这家伙,它每天需要进食四至五次,植物和肉类都可以,但按照卡特瑞娜的记忆……貌似在吃生肉的时候更合口一些。你可别当着她的面提这事啊。”

    五月吐吐舌头:“额……那我就不问这东西的排泄过程了。”

    “在咱们到站之前,我再试着跟它交流一次。”郝仁一边说着,一边启动了容器旁边的某样设备。

    容器里有看不见的牵引力场拘束着那只脑怪,它被慢慢推到容器边缘,一条触手被固定到某个银白色的圆柱上。郝仁面前也随之升起了一根同样的圆柱,圆柱上方的全息投影上显示出“连接就绪”的字样。

    郝仁可不想每次都跟一个触手怪亲密接触来了解对方的想法,便下令设计了这么一套东西。这是一套可以代替肢体直连的小装置,不但能承担完美的精神连接功能,还能将连接加强并记录下连接过程中的数据流动——换句话说,现在郝仁不但能看到脑怪的记忆,还能将其仿佛录像一样扫描下来。虽然记录下来的数据总是严重失真模糊,但这着实是个重要的功能。

    这样他就可以通过回溯录像来找到自己和脑怪交流中那些出现在自己潜意识层面,但被表意识忽略掉的画面了。

    郝仁把手放在银白圆柱顶端,一阵潮水般的怪异思绪即刻涌上脑海。

    混乱的红色,混沌的天空,歪斜坠落的星光,各种各样光怪6离的景象立刻仿佛亲临现场一样从视野中砸下来,郝仁意识到自己正置身在某个末日般的异星球上。然而这并不是他想要的东西。

    巨大的蘑菇云在身旁升起,无数可怕的阴影从四面八方涌来仿佛要撕碎自己,郝仁在这幻景中呆了没几秒种便开始被这些恐怖的影像洗礼。他脑海中响起一阵阵轰隆隆的、不可被理解的嚎叫声,这嚎叫声与周围的景象仿佛要联手将世界上最恐怖的印象打入入侵者的脑海,用“恐惧心”这一凡人原初弱点来驱赶进入这片精神之海的入侵者。郝仁站在宛如天崩地裂的异星幻景中,看着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把自己的身体一次次撕成碎片,他抬头看着那不断崩塌下来的星空,从心灵深处出一声挑战的吼叫:

    “你知道这毫无作用!出来,跟我当面谈谈!”

    天崩地裂的思维世界中只有空洞的回声从四面八方传来,脑怪拒绝回答任何进一步的窥探。

    是的,这个完全体的脑怪有能力对自己的思维筑起壁垒,哪怕郝仁能直接切入到它的记忆中,也只能寸步难行。(未完待续!

    ...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