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六百七十七章 炮战
    看到教皇的举动,在指挥所里面的哈弗曼大惊:“教皇打算干什么?”

    “不知道……”一名高阶主教同样满脸茫然,“教皇之前一直在参悟圣像画的变化,他应该在神圣密室里才对……”

    这时候教皇已经迈步走出光柱,他脸上带着淡然安宁的神情,迎着远方的光芒一步一步地向前,就仿佛一个饭后出来散步的普通老人。黑色战舰的充能电光和霍迪修斯大护盾的光芒为他身上镀上了一层光辉,高空因爆炸而卷起的气流则让他身上的粗布长袍猎猎飞舞。教皇低头看了看手里抓着的圣典,一声长叹:“原来如此。”

    随后,他的身影化作一道流光,笔直地冲向黑色飞船。

    霍迪修斯浮空城中顿时响起此起彼伏的惊呼声。

    尽管冲来的只是一个渺小的人类,黑色飞船却仿佛感应到某种特殊威胁,它表面突然张开层层叠叠的电芒试图阻拦那个笔直冲来的老人。教皇身上的防护性神术则在电芒的抽打下不断破碎重组,他前进的度被减慢下来,然而前进的脚步却丝毫未停,到最后他几乎已经能触及黑色飞船的外壳,但度也被压制到近乎一寸寸地挪动。

    然而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老人的身影还是没有丝毫晃动,他仍然保持着淡然的表情,在狂乱的闪电风暴中慢慢前行,缓慢但又坚定坦然地迎上那一片雷霆。在双手即将接触到黑色飞船外壳的时候,教皇感觉到自己脑海中响起了一个洪钟大吕般的声音,某个强大而愤怒的意志强行闯入了他的精神世界,尽管听不清楚,但那个声音在愤怒地质问着他的来意。

    教皇抬起头,脸上的皱纹以肉眼可见的度增多加深,转瞬间已经苍老的如同行将就木:“我来忏悔。”

    四面八方雷霆涌动,无穷无尽的电光似乎要把整个世界撕碎一般,教皇在这电光中感应到了一份积累长达万年的狂怒。他在雷霆中安静地站着,尽己所能在脑海中和那个意志进行着艰难的谈判,最后他放开双手,仿佛迎接末日的先知一样迎着那片光芒:“那就带我走吧。”

    一团空前明亮的光辉在黑色飞船表面爆出来,飞船后半段的充能段则以肉眼可见的度暗淡下去,当所有光芒消散,天空中已经看不到教皇的身影。

    一名高阶主教站在霍迪修斯的高塔上看到了这一幕,他出惊恐的高呼:“教皇殉教了!!”

    霍迪修斯要塞的士兵们在错愕中沉寂了数秒钟,随后火炮齐鸣,无尽的魔弹和弩箭轰向空中的黑色战舰,而后者却毫无反击的兴致,这艘飞船在半空静静地悬停了一会,突然开始加,向着天空飞去。

    霍迪修斯浮空城终究只是个粗浅的航空工具,面对启程前往外太空的外星人飞船,它只能望洋兴叹。

    在茫茫太空中,巨龟岩台号正静静地等待着黑色战舰。行星表面生的一切都落在舰桥上众人的眼里,郝仁不明白教皇最后是如何让黑色战舰取消全球电磁风暴的,他猜测教皇可能在临终前参悟到了和女神有关的一些秘密,但现在教皇已经身死,要揭开这个秘密恐怕只能去找黑色战舰的主人了。

    黑色战舰离开行星大气层之后直接就遇上了严阵以待的巨龟岩台号,两艘飞船隔着数万公里的距离遥遥对峙,那艘小小的银白色飞船和数公里长的黑色战舰比起来毫不起眼,然而后者充盈的能量反应让谁都不可能忽视其威胁性。

    黑色战舰稍稍犹豫了一下,其前方便突然张开一道扭曲的漩涡,似乎是打算开启空间门逃跑,但这道漩涡只维持了不到一秒种便突然崩溃了。

    引力阱生器传来了干扰成功的信号,郝仁打开通讯器,在公共频道对着那艘黑色飞船喊话:“前方飞船注意,本空域已经被布下引力阱生器,现在任何光航行方式均被封锁。本舰现在……”

    他话还没说完,就看到黑色飞船的前半段突然闪耀起一片光芒,敌舰的数百门主炮副炮同时对巨龟岩台号开火了。

    黑色战舰的火炮轰击在巨龟岩台号的护盾上,激起一片涟漪,后者的船身微微晃动着,数据终端出一声唿哨:“咻——比预想的威力要大一些,看来技术含量果然是第一战斗力。”

    “反正我是按照手册要求进行过先期通讯和警告了,”郝仁皱着眉,把舰长守则随手扔在控制台上,“开启高机动,用副炮反击,打开所有干扰装置,反正不能让那玩意儿跑掉!”

    数据终端一边注入指令一边来了一句:“要干掉还是要干个半死?”

    “当然不能干掉!”郝仁双手撑着控制台,“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是想抓活的。”

    “收到!”

    巨龟岩台号表面骤然泛起一阵模糊不定的光芒,随后整艘飞船仿佛幻影般在太空中闪烁出一连串的虚影,它依靠连续不断的空间传送躲避着黑色飞船的锁定,同时飞船腰部的装甲带下面也探出了数座副炮开始反击。

    黑色战舰有着在这个宇宙极为领先的技术,它一艘飞船就能对整个星球造成毁灭性的打击——甚至连艾欧那样已经展出太空科技的文明对此也无从抵抗,因此它对巨龟岩台号这艘民用级别的审查官座舰也是具有一定威胁的。但即便如此,巨龟岩台号使用着幽能动力,它的每一攻击都蕴含幽能,这是一种可以在全维度生效的能量,每一次攻击都会对作用范围内的一切事物——包括物质,能量,空间,法则甚至其他所有世间万物造成等额的杀伤力,这是无法弥补的质的差距,黑色战舰纵然体型庞大,也无法在这种“火炮”对轰面前占到任何便宜。

    黑色飞船在幽能炮击面前无从闪避,它的表面爆出大片大片的明亮闪光,飞船护盾在数次炮击之后便开始摇摇欲坠,紧接着飞船上那些黑色结晶薄板便纷纷冒着明亮的火花进入了过载状态。连续不断的小规模爆炸在飞船外壳上蔓延开来,而受损最严重的则是被确认为引擎和时空装置的部位。一串刺眼的闪光在黑色飞船的腰部划过,在炸飞两组时空产生器的同时也切断了飞船一大半的动力供应。但直到所有系统都被破坏之前,这艘飞船的反击始终没有停下。

    郝仁双手按在控制台上,死死地盯着全息投影上的敌舰:“在地表的时候我拿你没辙,但在太空里……”

    数据终端大声接过:“那可就是本机的地盘了!”

    短促而激烈的炮击持续了几分钟,黑色飞船很快便陷入停滞状态,数据终端这次挥不错,它准确找到了可以让敌舰失去功能又不至于彻底炸毁的薄弱点。在炮击停止之后黑色战舰便无声无息地悬浮在太空里,它表面的黑色结晶薄板因过载而破裂大半,船身上还有许多骇人的烧蚀大洞,一团团电光时不时从这些破损处迸裂出来。

    数据终端用舰载雷达感应着目标敌舰内部的能量反应,以防止后者是“装死”保命,再三确认过之后,它才松了口气:“目标失去活动能力,内部有生命反应。”

    莉莉眼神愣,半晌冒出一句:“太刺激啦!”

    舰桥上其他人也差不多一个反应:这帮家伙可是第一次经历这种阵仗。

    郝仁也和其他人一样有点沉浸在这种初次与敌对飞船进行太空交火的激动感中,但他可没时间沉浸太久。在确认了巨龟岩台号只受到轻度损伤之后,他立刻下令靠近脑怪的黑色战舰。

    一种即将揭开什么秘密的期待感没来由地冒了出来。r1152

    ...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