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六百八十五章 烂摊子
    霍迪修斯静静地悬停在水晶矿坑旁边,与已经大变了模样的圣山遥遥相对,之前那场惊天动地的巨变已经平息下来,然而真正的混乱与动荡却刚刚开始。从圣山洞窟中顺利撤出的骑士团士兵和狼骑兵们在奥芙拉的带领下回到了位于霍迪修斯的大本营,并与留守在这里的将军和主教们顺利汇合,然而针对接下来要采取的行动,这些各方领袖们却陷入争执之中。

    奥芙拉身上的甲胄还未来得及换下,她和乌鲁克以及几位将领身上甚至还带着之前和怪物厮杀沾染的血迹。女元帅仿佛一尊杀神般坐在长长会议桌的上,镇着现场的气氛,而她身边原本应该是教皇的位置,但现在这个位置已经空下来。

    “已经确认教皇殉道了,”奥本大主教看着奥芙拉身边的空位,被符文覆盖的面容上看不出多少感情,但能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一丝生硬和凝重,“即便教皇也不可能从那种规模的爆炸中生还,而且之后也没有感应到教皇的灵魂气息。”

    议会厅的门被人一把推开,一个身披长袍的高大身影闪身进来,是一位大主教。他刚刚与其他修道士一起完成对浮空城里普通士兵和信众的安抚,现在身上仿佛还裹挟着来自议会厅外面的喧嚣杂乱:“外面的情况有点混乱,教皇殉教的场景对一部分信众冲击很大,而且教皇殉教之后邪神还毫无伤地逃离了这个地方,我们必须先想办法对此作出解释。”

    “女神的启示呢?”奥芙拉扭头看向桌子一侧沉默无语的大胡子苦行僧,从教皇殉教之后,这位虔诚的信徒就一直处于和女神对话的沉思状态,用苦修者的特殊精神技巧恢复和女神之间的联系,她希望对方这么长时间的祈祷能有些效果。

    大胡子微微抬起眼皮:“女神的声音模糊不清,但可以确认教皇冕下在殉教之前与女神进行过长谈,他的行动应该也是女神的旨意。”

    奥本大主教立刻点点头:“好,初步解释就从这方面着手……”

    “教会解释是稍后的事,现在更迫在眉睫的问题是如何对国王交待。”哈弗曼亲王突然插言,他的脑门仍然油光瓦亮渗着细汗,但这次他却没顾上擦汗,“国王需要知道王国是不是仍然安全。那个黑色的东西跑了,而且跑的时候毫无伤,你们可以解释是女神的威压让邪神逃窜但这只能用来安抚普通民众,国王需要个更明确的答复:那东西还会不会回来?它再回来的话,我们怎么对付它?”

    哈弗曼亲王的问题很尖锐。这与他平常那总是擦着脑门笑容可掬的老好人形象大相径庭,但这才是他在这个位置上真正的行事风格。而在亲王话音落下的同时,乌鲁克也开口了:“我们这边也很混乱,圣山崩塌对部族国的冲击很大,而且我们还要解释圣山中隐藏邪神的问题。所以在一段时间内,部族国要抽回在霍尔莱塔的部分佣兵。”

    由于种族天赋和文化上的因素,狼人部族国平常就以输出优秀士兵和指挥官作为重要经济脉,他们的佣兵在整个大6南部都随处可见,而部族国和霍尔莱塔长年交好,当年的迦顿三世起兵之时身边甚至就有一群忠心不二的狼人战士。因此如今的霍尔莱塔正规军里也有大量狼人外籍兵团,他们中的一部分甚至还担任正职。

    奥芙拉皱着眉:“这会对霍尔莱塔造成很大影响,而且不符合当初的协议。”

    “我们不会撕毁协议,但这是特殊情况,”乌鲁克板着脸,语气很严肃,“我们只抽调部分士兵,先解决我们自己国内的人手不足问题。主峰崩塌之后有一部分距离较近的城镇已经受灾,其他地方也有被雪崩和余震影响的风险。”

    乌鲁克最后看了奥芙拉一眼,半句话没说出来:反正霍尔莱塔家大业大。不缺这点人手吧?

    乌鲁克说完之后现场的其他主教和将军也纷纷说起目前以及即将出现的混乱情况来,有说军心问题的,有说宗教问题的,有说外交问题的。还有提到圣山崩塌之后是不是赶紧修改教材,因为南大6最高峰又要重新测量了……最后这个算是提到了教育问题。奥芙拉头疼地用手摁着眉心,压根不想搀和这种情况,她意识到自己冒冒失失把这些人全都聚到一块开个会根本就是不经大脑,光想着赶紧把所有问题解决掉,却忘了人越多扯皮越严重的情况。

    “啧……我是真不适合处理这事儿啊……”女元帅颇为头大。“每代国王死的时候都没这么混乱啊……”

    她旁边的哈弗曼亲王脑门上的冷汗这次是真的唰就下来了,而且擦都擦不过来:“这……元帅阁下,这时候说这话不合适……”

    “我知道,”奥芙拉叹了口气,突然抬头使劲敲敲桌子,“安静!”

    兴许是会议厅太大,她这第一次敲桌子竟然没多大效果,远处的几个大臣还是在热火朝天地跟将军们讨论着,奥芙拉一看这个情况,顺手提起长剑,带着剑鞘在桌子上用力一拍:“我说你们安……”

    她话音未落,就听到哗啦一声,整个桌子碎了个干干净净。

    有俩正隔着桌子争论问题的大臣当场就趴地上了:他们之前争论的太投入,基本上已经都爬上桌面了。

    奥芙拉愣愣地看着这情况,有点尴尬:“桌子质量不太好?”

    老狼人埃尔森翻个白眼:“别找借口了,被你拍碎的桌子还少?”

    “好吧,那就这样吧,”奥芙拉无所谓地一挥手,“没了这碍事的玩意儿,正好能防止你们继续趴在这上面一边喝茶一边扯皮。用我提醒你们一下么?这地方是霍迪修斯!是王国制造出来的最强大的浮空城,能呆在这儿的哪怕只是个小兵那也是全王国最精锐的,但这么多精英,遇上这点事儿竟然乱成这样?你们是想说自己还不够格登上这座浮空城吧?”

    王国组师奶级别的人物一言,顿时所有人都不吭声了,奥芙拉满意地点点头:“早这样多好。把事情全都摆上台面,一件一件解决,该让步的让步,该执行的执行,我不管在座诸位有谁会抱怨受了什么损失,有天大的损失你们也想想之前那个黑色堡垒,只要它再来一次,你们多重视的东西也都一文不值了。”

    说完之后,她看了乌鲁克和奥本主教一眼:“抱歉,我这么说可能越权了,我管不到教会和别国的事,但我还是想提醒一下,在那个黑色堡垒眼里,它可不会管你们是哪个宗教或者哪个国家的。”

    提到那个已经飞到不知什么地方的“黑色堡垒”,奥本大主教的脸色立刻严肃起来:“问题的关键还是那件来自邪神的兵器,它的力量显然凌驾于凡人,而且教皇冕下的牺牲也没能真正破坏它只是驱逐了它。如果它卷土重来,那么我们做出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费。”

    “你不是说那些异邦人去处理这件事了么?”哈弗曼亲王看向奥芙拉,“他们怎么还没消息?”

    “这个……”奥芙拉也不知该怎么解释,“应该很快就有回音了吧。他们应该能成功,毕竟当初长子也是被他们解决掉的。”

    奥芙拉说起来也没太大底气,说到底她对郝仁一行的力量和背景仍然处于半懂不懂的状态,更不知道那“黑色堡垒”的来历如何,她只能凭借之前几次事件被解决而积累起来的信任感去相信异邦人有能力摧毁那东西。这时候她想着是不是应该去把贝琪招呼过来,那个稀里糊涂的佣兵和异邦人在一起的时间最长,比大胡子更加了解对方的能耐。不过就在她按捺不住想找贝琪打听此事的时候,会议厅中突然亮起一道白光。

    “不用担心黑色飞船的事儿了,”郝仁领着一大帮人从白光中走出来,“现在有更大的事要告诉你们。”(未完待续。)

    【作者提醒您!,那里有更快、更清晰的小说章节,网址】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