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六百八十七章 教皇留下的线索
    虽然数据终端这张嘴可持续性欠抽,但不得不承认它每次总能把事情总结到点子上。梦位面万年前的惊天阴谋以及之后的灭世灾难其实真的可以总结到一句话上:弑母之罪。

    巨人应该是没说谎的,当然,即便没说谎他所知道的也可能不是全部真相,但这并不影响整个事件的大致脉络清晰可靠,起码就目前看来没人能比当初的守护者更有权威。郝仁看着现场默然的众人,感觉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异样而且沉闷不安的气氛,尽管整个议事厅里很安静,但在这安静之中酝酿着看不见的动荡因素。

    在这动荡爆出来之前,他站起身:“我知道你们大多数人不敢相信这些,所以细节上的问题你们尽管问。但除此之外,要跟我求证这些资料的真实性什么的就算了吧,反正我只是给你们转述一遍,信不信是你们的事儿。”

    奥本大主教抬起眼皮,脸上的符文浮动着淡淡微光,他的声音很平静:“你知道这些真相意味着什么吗?”

    “神已死,对一个教派而言这先就是最要命的冲击了吧,”郝仁叹口气,“其他的影响我也能猜到,比如回归教派才是正信者,凡人罪孽远未清算,辉耀教义扭曲不实……啧,真要说起来的话,这时候反而要承认那些邪教徒的指控了。”

    回归教派比辉耀教派的信仰还要接近真实这绝对是莫大的讽刺。奥本大主教仍然板着脸,像往常一样难以从他的表情上看出其内心想法,他只是慢慢说着:“若守护者再来执行神罚,我们又当如何?”

    莉莉挠了挠脸蛋:“哦对,这也是个问题……真按着教义来的话,你们该低头认砍才对。”

    真要扣着教义来,脑怪和长子都是女神的守护者,是圣典中提及的“神使”一类的角色,他们所行的便是神的意志,而从历史真相上,他们对凡人物种的清算活动也完全是正当合理的惩罚,于是现在这些教会言人便陷入了巨大的矛盾之中。莉莉在脑海里给他们划拉了半天关系式,忍不住一声长叹:“这么严肃的事,怎么愣是整的跟八十集的家庭剧似的……”

    “这事儿一开始不就是个家庭纠纷么,”郝仁抓抓头,看着大主教,“我一个外人不该对你们的教义指手画脚,但我还是说说我的看法:虽然当年对女神见死不救的是你们的祖辈,但祸不及子孙。之前那个神志清醒的守护者最后不是放弃对你们清算了么?我觉得这可以看做是种原谅,你们还是该怎么过就怎么过吧。至于以后要有那些疯的脑怪或者长子再跑到这地方……别再把他们当做守护者,毕竟他们已经疯了。”

    “奥本主教,这些事情真的可以当真么?”这时候一个坐在角落的大主教站了起来,显然他对异邦人带来的惊人消息还是不敢相信。他的反应自然在情理之中,事实上不光他一个,现场所有人都不会这么简单就相信郝仁的说法,其他几位主教也纷纷站了起来,提出自己的质疑或者看法。但从他们的提问中,郝仁一行可以看出来动摇的因子已经在他们脑内种下了。

    郝仁回答了几个问题,最后奥本大主教打断了这种无意义的争论:“够了,这种争论是浪费时间。异邦人,我相信你没必要欺骗我们,但我有一个问题:如果真如你说所的神已死,那我等信徒在冥思中听到的是谁的声音?”

    郝仁心中一动:果然提到了这个问题!

    他在和巨人交谈完之后就忍不住想到了这点:辉耀教派之所以能在整个星球上开枝散叶成为全文明的信仰支柱,最重要的原因不是传教士的努力,而是他们有着实打实的神奇力量。虔诚信徒可以在冥想状态与一个疑似女神的高阶意识交流,他们可以通过祈祷和信念凭空获得一些无法解释的自然能力,高阶信徒甚至在冥想中习得了压根不属于这个星球这个时代的知识,那些知识在现实中的应用也让辉耀教派不单单成为一个宗教上的组织,更成为这个世界最先进生产力的代表之一:这些实打实的东西都是没办法靠戏法和舆论忽悠出来的。

    如果神已死,他们手头这些“恩赐之物”是哪来的?

    “真神陨落和人类死亡有区别,”郝仁摸着下巴,努力用自己的理解来解释神的死亡现象,“真神身上纠缠着世间法则,他们死亡之后也足以在宇宙的基础规律里留下长时间的影响,我管这个叫残响。或许回应你们的并不是女神本人,而是她在死亡之后留下的一丝力量或一丝意念。毕竟从辉耀教派成立至今,你们也没有谁能真正清楚地听清女神在说啥吧?”

    他说着就看了大胡子一眼,现场别人大概听不懂,但这位可是跟渡鸦145见过面的,自然知道真神回应信徒祈祷的时候是怎么个调调……额,调调大概不一样,但起码清晰度是有保障的。

    大胡子对奥本主教点了点头,后者见到一位虔诚的苦行僧都如此表态,也跟着沉吟起来:“或许如此。”

    “无信者真的能理解对女神的信仰是怎么回事么?”一位主教有些怀疑地看着郝仁他们,这提问倒不一定带着多少恶意,但内行人看见一帮外行过来指点工作肯定得这么问问。

    郝仁当场就想搬出自己的教皇身份跟人讨论讨论谁才是真正的业内人士,但他把渡鸦145那张脸在自己脑海里滚屏播出两遍之后感觉实在亏心,就没好意思吭声……

    他实在没法跟人腆着脸说“其实我也信奉着一位伟大的神明”这话说出来狗都不信。

    不过让人没想到的是奥本大主教这时候反而帮着说了句话:“我认为异邦人带来的消息是可信的。”

    其他几位主教立刻出声质疑,但奥本大主教很有气势地一挥手:“依照教典,在教皇殉教的情况下我可暂代教皇,所以这件事的争论就先到此为止,具体情况我之后会向你们解释清楚。在此之前,几位异邦人,不知可否跟我来一个地方。”

    郝仁不知道这位满脸弹幕的大主教找自己能有啥事,但他知道对方的性子是不会找人拉家常的,于是起身跟上:“好。话说我们都跟过去?”

    奥本大主教看了看郝仁和他的小伙伴们,微微点头:“来吧。”

    郝仁他们一头雾水地跟着这位大主教离开了议事厅,剩下一群将军大臣主教面面相觑。现场沉默了片刻之后,哈弗曼亲王对奥芙拉打招呼:“咱们还继续讨论么?”

    奥芙拉一脸疲惫地坐在椅子上摆摆手:“之前的所有话题都打住,现在研究研究舆论引导之类的吧,大家商量个大概的统一口径……我突然后悔刚才一剑把桌子拍碎了。”

    哈弗曼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啊?”

    “我想找个地方趴会,”奥芙拉揉着额头,“或者你们先讨论着,我找个地方装死也行。”

    哈弗曼:“……元帅阁下,请严肃些!”

    而这时候郝仁他们已经跟在奥本大主教的身后离开议事厅,并沿着一条暗道一直进入了浮空要塞的地下深处。

    最终,他们来到了一个朴素的暗室中。

    “这里是……”南宫五月扭头到处看着,现墙上挂着辉耀教派的一些宗教徽记,“祈祷间?”

    “教皇殉教之前一直在这里冥想,”奥本大主教微微颔,抬手指着暗室中央的圣像画,“他对着圣像画沉思了数个小时。”

    郝仁立刻反应过来:“他留下什么东西了?!”

    (月底最后一哆嗦了,还是求个月票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