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七百一十六章 医疗技术
    纳米机群的失控事件是导致这颗星球文明崩溃的导火索之一,而且也确实一度被列为禁忌科技,但世事难料,曾经的战争导火索如今却成了人类不得不去依赖的最后一条生命线。+,全球战争摧毁了原本的生产体系,也将星球生态推向灭绝边缘,再加上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卷入战火,原本的农业和工业模式都无法再支撑人类的生存,于是纳米机群被重新启用在一系列聊胜于无的安全改进之后,它们成为了人类生存的基石,它们是食物来源,空气来源,医疗保障,工业基础,这个世界如今有百分之**十的人类是在纳米机群的供养下勉强维生的。

    曾经那些明纳米机群的科学家们终于达成了他们的夙愿:机群重塑了整个社会,承担了从环境到工业的所有工作,成为了这颗星球全新的生命线然而是在文明崩塌之后。

    “在这鬼地方,当医生不需要什么高明技术,”中年女人看着注射器上的一个小窗口,确认纳米机群开始工作之后随口说道,“我们只要会用注射器和给人截肢就行,这两种措施不管用的情况下,人就只能听天由命了。不过我猜你原本生活的城邦情况会好点?听说极端保守派的自然人占领着这个世界上最后几块天然环境区,你们的食物甚至是从地上长出来的?”

    面对对方好奇的视线,郝仁只能随口敷衍:“额……差不多吧,不过我都离开那了。不想谈那边的事。”

    “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开始后悔这个决定,医生”摇摇头。收起自己的工具,“也可能永远感觉不到后悔了吧。哦对了。要不要给你也来一针?算是赠品,这年代很难再见到你这种人了。”

    郝仁一愣:“给我来一针?我又没受伤……”

    “精神抑制方面的,医生”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你可能会用得上。”

    郝仁哭笑不得:“我真没疯……好意心领了。”

    “医生”摇摇头,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踩灭,临走之前弯腰检查了一下床上少女的伤口,原本她只是随意看一眼,但很快便露出古怪的神色:“嗯?难道几个小时前已经有人给她注射过纳米机群了?”

    郝仁没听明白:“怎么了?”

    “伤口没有任何**迹象,医生”指着少女胸腹部的伤口。“难道你没现么?我刚才注射的纳米机群只能维持她的身体现状,而根据这伤口判断,几个小时前这些组织就已经停止**了。”

    郝仁刚开始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才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你说她的身体一直在维持现状?!”

    “不对劲……简直像时间静止了一样,医生”没回答郝仁的疑问,而是弯下腰仔细检查着伤口附近血肉的状况,“这种情况……比最好的纳米机群的效果还好。你在哪给她注射的?为什么之前没说?”

    郝仁心说自己哪知道为啥这妹子的尸体从一开始就没有**,但这样说的话会暴露出自己很多可疑的地方,于是随口转移了话题:“那你刚才又给她注射了一遍。不会出问题吧?”

    “医生”摇摇头:“医疗用纳米机群是会智能判断情况的,不会产生所谓的冲突和‘中毒’现象。但浪费了我一针好药,不过也就这样吧,反正是防……平常很少用到的东西。”

    郝仁半懂不懂地哦了一声。再次对“医生”表示感谢,后者懒洋洋地摆了摆手:“执行命令罢了。哦对,顺便给你点包扎用的东西。你自己弄吧,让她一直这么‘敞着口’可不像话。我回去睡觉了。”

    她说完便扔过来一包软乎乎的东西。随后打着哈欠离开了这个地方,压根看不出医护人员的敬业精神。等医生离开之后数据终端才再度开口:“本机感觉毛毛的……她到底给本机体内打了些什么玩意儿!”

    郝仁斜着眼看向床上的姑娘:“你刚才不还说自己世界观不一样所以这具身体无所谓么?现在怂了?”

    趁着数据终端无言以对的时候。郝仁打开了“医生”临走前留下的工具包,现里面是一些透明的、仿佛保鲜膜一样但更加厚实的皮膜,而不是他预想中的绷带纱布。他看了数据终端一眼,觉得就这么放着对方的伤势也不像话,但他压根不知道医生留下的“皮膜”是怎么用的:“这玩意儿该怎么使?”

    数据终端猜测着:“直接贴在本机肚皮上试试?就像胶布一样……”

    “那要是粘不住呢?”

    “你不会抹点胶啊!”

    郝仁算是相信这货的世界观真跟人类不一样了。

    幸运的是皮膜的使用方法比想象的还简单,在研究了一下包装上那简陋的使用图示之后,郝仁去整理好伤口,随后揭开皮膜的保护层直接将其覆盖在数据终端的肚子上。片刻之后那层透明物质便蠕动起来,一边与周围的肌肤融合一边改变颜色,几秒钟内便仿佛正常的皮肤一样和伤口融为一体,完全看不出分别了。

    如果不是知道“里面”还是一团糟,这几乎会让人认为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了。

    “如果用在活人身上的话,貌似这东西会利用细胞能量来给自己代谢,逐步引导正常的皮肤细胞替换掉皮膜里的人造胶体,两天内就会完全替换成正常的皮肤,但用在死人身上就只能充当美化功能了,”郝仁顺手拍了拍数据终端的肚皮,“好玩意儿啊,治疗外伤的神器可惜是被战争催生出来的。”

    “摸够了没变态?赶紧把本机的衣服整理好你个恋尸癖!伤口好了你再摸那就算性.骚扰了啊……”

    “你大爷!”

    “行了,有感叹的功夫不如想想接下来干点啥,”数据终端在郝仁完全暴走之前明智地转移话题,“咱们不能一直在这个世界呆着,这次可是普通睡觉进来的,你差不多也该醒了莉莉还等你吃饭呢。”

    郝仁可没忘记自己这次是精神进入梦位面的,而且不是通过休眠舱中转,能在这里呆的时间很有限。他扭头环视了一圈小房间,觉得自己和数据终端登出这里之后恐怕会被人现“凭空消失”,于是摸着下巴思索起来:“要尽可能维持和这群佣兵的接触,但又要有合理的理由离开他们的基地……不知道咱们在这里自由行动受不受限,理论上这种有组织的佣兵应该是比较谨慎的,咱们频繁进出基地的话会被当成间谍。”

    “不是‘咱们’,是你自己,”数据终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本机现在只是个尸体。话说那个乌兰诺夫不就在隔壁么,过去打个招呼呗,随便找个理由,就说你大姨夫来了要出去散散心,一散就是一整天……”

    郝仁有心抽这货一顿,但对着女孩子(尤其还是个死的)果然还是下不了手,他只能咬咬牙,扭头朝门口走去:“你在这儿等着,我去办事!”

    乌兰诺夫的房间就在隔壁。

    这整个营房都是用一种合金框架再加上一个个的“灰箱子”拼装起来的,里面就像笼子一样整齐而紧凑,一个个房间在走廊两侧依次排列,虽然是佣兵们的住所,但多少看着还算整洁干净。乌兰诺夫的房间门上用劣质油漆涂抹着一个仿佛儿童作品的uo涂鸦,很容易辨认。

    郝仁敲了敲门,良久才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嘶哑低沉的声音:“进来,门没锁。”

    郝仁推门进屋:“乌兰诺夫,我跟你打听件事……卧槽?!”

    乌兰诺夫抬起头:“吓了一跳吧?我这张脸。”(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