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七百二十五章 变化
    在刚才两人交手的最后一击中,郝仁及时撤去了刚性护盾,他相信那微微泛起的瞬间光芒在外人看来应该只是汗水在阳光下的反光,但毫无疑问诺兰察觉了那瞬间的异样:她一脚踢在一块比钛合金还要坚固的护盾上。︽

    看着诺兰深邃宁静的眼珠,郝仁竟然生出一种被彻底看透的错觉,他真不敢相信自己面对的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姑娘:这女孩的眼神带给人的压力甚至不亚于薇薇安认真起来的气场。不过他还是很快镇定下来,故作轻松:“你说啥?”

    “你很不会转移话题,”诺兰淡淡说道,“刚才那是什么?那不是生化改造能做到的——而且你还是个自然人。”

    郝仁突然想起看小说的时候遇上这种情况貌似有个万金油的借口:“那你听说过气功之类的内家功夫么……”

    他下句话就准备说自己认识个隐士高人,当年一饭之恩换来了一身不出世的横练功夫,结果诺兰的话比他还快:“气功?听说过,我也跟所谓的武学大师打过,他们确实很厉害,但刚才那肯定不是功夫:我亲眼看到自己踢在一层光膜上。”

    诺兰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表情木然的跟石头一样,俨然就是油盐不进的架势,郝仁则一下子蒙圈了:这说好的万金油说法怎么不管用了呢?眼前这个竟然真揍过气功大师……

    而且诺兰刚才的观察也细致,护盾直接暴露在她眼前,再解释成某种格斗技巧显然不现实了:至少在这个世界的知识体系中。格斗大师就是憋出胆结石也不可能憋出个铮光瓦亮的防护罩来。于是他摇摇头:“好吧,其实是某种科技设备。护盾之类的东西。”

    “科技设备?”诺兰终于皱了皱眉,显然这个更可信点。“我怎么没听说过?”

    “谁让自然人天生比进化者弱呢,”郝仁找到方向就开始信口胡诌了,“所以我那边的城邦在研究能增强自然人士兵生存能力的装备,我临走的时候顺了一套。不过你别接着问了——咱俩现在还不熟呢,我不可能给你。”

    郝仁一边诌着一边在脑海里使劲想着新说法,他准备等这个忽悠一号不管用了就用忽悠二号,忽悠二号不管用就编个忽悠三号,要是都不管用他就扭头走人,但没想到诺兰竟然没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纠缠:“哦。原来这样,这么说技术仍然在进步么……”

    郝仁立刻把嗓子眼里“其实还有个原因”几个字咽下去,同时他还在脑海中跟数据终端讨论着:“刚才诺兰的动作你都记录下来了?有啥结论?”

    “本机的多种感应模块都无法启动,所以无从扫描她的能量波动,只能大致判断刚才的战斗完全维持在凡人范畴内,她的力量和度都是人类强度,只不过技巧和经验几乎达到了人类巅峰——她似乎熟知任意一种格斗术,而且在对抗比自己强的敌人时经验丰富。”

    “我也觉得她是单纯的技巧和经验压制,”郝仁难得很同意数据终端的看法。“刚才我没感觉到任何自然力量的现象,诺兰应该和守护者没关系,她的实力是人类范畴的,顶多加上点生化插件的加成。”

    “但问题就在这里:她只有十七岁。”数据终端提醒道,“本机认为哪怕她从娘胎里开始蹲马步,打着泰拳生出来。到今天也不该有这种程度的技艺。你信不信哪怕莉莉来了,要把身体素质拉到同一个水平线上也不是她的对手?”

    郝仁心中一凌:“有这么厉害?”

    “本机记录过你们每一个人的战斗数据。本机现在的感应装置不能用了,但计算和模拟能力还是在的。”

    诺兰注意到郝仁陷入出神状态。随口问了一句:“怎么?有问题?”

    “你怎么会这么厉害?”郝仁直接问道。

    他知道诺兰的伤势还要几分钟才能恢复,强大的纳米科技也没办法让这姑娘一瞬间满血复活,所以这几分钟就是他深入了解诺兰的最好机会,因此干脆有什么问什么了。

    “强大需要有原因么?”诺兰淡淡地看了郝仁一眼。

    郝仁摇摇头:“除非你的战斗技巧是直接通过脑内芯片学来的——但据我所知世界上还没有这种科技,即便第二代进化者也只能做到把书本知识暂存在大脑里,而不可能直接化为自己的经验。你的格斗技巧是怎么来的?”

    “我没必要回答你这些,”诺兰摇摇晃晃地站起身体,似乎对谈话失去兴趣,“我还有事,你……”

    郝仁怔了一下,赶紧把诺兰叫住:“等一下,我有东西给你,这个——我在希顿房间里现的。”

    他说着,随手在怀里掏了一下,把之前收在随身空间里的希顿日记递了过去。诺兰好奇地接过来:“这是什么?希顿的日记本?”

    “虽然我不了解希顿,但这上面大概就是他叛变的原因,”郝仁指着日记本,“翻到最后几页。”

    诺兰皱着眉打开日记,随意看了几行便将它合上,脸上的表情在那瞬间似乎划过一丝阴霾。她看着郝仁:“这上面的东西你都看了?”

    “看了,”郝仁坦诚地点头,“但没看太明白,感觉有点像疯人疯语。”

    “疯么……”诺兰喃喃自语,“但或许恰恰相反,他只是过于靠近了那个清醒的世界而已。”

    郝仁盯着诺兰:“什么意思?”

    “没什么,跟你没多大关系,”诺兰摇摇头,把日记本随手收起来,“谢谢你把这个带来,但不要和别人说有关这本日记的事情,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说完这句话,诺兰便转身想要离开,郝仁在后面叫了一声:“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事情?”

    诺兰没有回答,郝仁继续在后面问道:“希顿提到的噩梦是什么意思?一种精神影响还是真实存在的?他说这个世界是虚假的,难道真的有个真实世界?你是不是……”

    诺兰突然转过身,盯着郝仁的眼睛:“你知道你上辈子在干什么吗?”

    郝仁一下子被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弄懵了,下意识答道:“这……谁知道自己上辈子啊?”

    诺兰眼底刚刚泛起的一点光芒转瞬消散,她慢慢转过头:“你应该知道,用妄想来逃避现实是不靠谱的。”

    说完这句话,灰女孩再无停留,摇摇晃晃地离开了这个地方。

    郝仁看着诺兰的身影消失,摸着下巴跟数据终端嘀咕起来:“其实我现在有些猜想……”

    “轮回?重置?你怀疑这个世界在不断循环?或者你怀疑诺兰是纳米机群的代言人?”数据终端知道他在想什么,但它并不认为“猜想”是个好东西,“你可以有一万种猜想来解释眼前的事情,但在有确切证据之前,不要把任何一个猜想放在脑子里太久,它们只会误导你。”

    “我知道,审查官手册我还是记得的,”郝仁呼了口气,“手册第七节第五条,‘任何事情都存在解释,但在真相大白之前不要解释任何事情’。不谈这些了,咱们还是回去收拾收拾你的身体吧。”

    数据终端沮丧的声音立刻响起:“本机不喜欢这个话题……”

    郝仁翻着白眼:“你丫的就别抱怨了,你只是在那躺着,真正干活的是老子好么!”

    “本机仍然不喜欢这个话题,”数据终端很人性化地在郝仁脑海中叹了口气,“本机现在如花似玉的,法律要是不管指不定你干出啥事呢。”

    郝仁:“……你大爷!!”

    俩人就这么一边在脑内斗嘴一边返回了营房,正如之前预料的那样,在他们离开的这一天中,没人闯入到房间里。

    自然也没人现房间中的尸姬消失的情况。

    郝仁进屋之后环视四周,找了一圈才看到自己之前留下来看门的那个自律机械,后者被扔在这儿一天之后貌似有点犯呆,郝仁对它招了招手这家伙才叽里咕噜地飘回到随身空间里去。接着郝仁把尸姬状态的数据终端又扔到床上,准备检查一下这家伙跟昨天比起来有没有什么变化。

    “诶等会!”数据终端刚被扔出来就大叫起来,“貌似……本机刚才看到点东西!”

    不用数据终端吭声郝仁也意识到对方的变化了,因为刚才把金少女从随身空间中取出的同时,他亲眼看着对方的眼睛轻轻眨了一下!(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