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七百二十八章 终端的变化
    六十五年前的纳米机群失控事件。

    战争持续至今,几乎已经无法说清一切的开端到底是因为什么,也不可能搞明白战争各方中是谁第一个挑起了战火,但世人至少还有一点共识,那就是六十五年前的纳米机群失控事件绝对是当年的诸多导火索中最要命的一条。

    北半球最大规模的纳米之海在失控之后溶蚀了防护壁,将周边的三座城市顷刻覆灭,机群肆虐过的地方直到如今仍然是生命禁区。由于土壤和环境被完全改变,那里不再生长任何植物,水中也充斥着剧毒的化学物质和尚未完全失去活力的残余机群,冒险进入那片死亡区域的探险者中能活着回来的不到一半。

    但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尽管纳米机群当年溶蚀了它们周围的一切东西,却仍然有一个地方幸存下来,那就是位于纳米之海中央的“北地环塔”。这个现象至今无人能够解释,而诺兰这次接到的生意正是要前往那个地方。

    几乎没人会想要前往那片死亡地带,被机群摧毁的土地也不可能有多大价值,因此除了少数对战前科技有特殊想法的大势力之外,很少有人前往北地的废墟群,而要前往废墟群最大的问题就是向导,能活着穿越废墟群的人非常少,诺兰就是其中之一。这样的向导要价高昂并且大部分时候有价无市:并不是谁都愿意用命换钱的。

    诺兰道出了白河商会为这次生意开出的高昂价格,周围的佣兵们纷纷动摇起来,很多人对这价格感觉心动,但进入北地废墟群之后高达一半的死亡率更让人望而却步。诺兰也知道这点,所以她没有用命令的方式,而是让部下们自己决定要不要跟着去。在周围人交头接耳的时候乌兰诺夫第一个站了出来:“我跟你去。”

    郝仁在得知北地环塔的情报之后就明白乌兰诺夫和那地方的渊源了。这个男人是六十五年前那场事故的唯一幸存者,或许他有什么执着的心愿未了。

    郝仁等乌兰诺夫说完之后自己也上前一步:“我也去吧。”

    诺兰惊讶地看着郝仁:“你?”

    “我对北地环塔也有点兴趣,”郝仁笑了笑,“反正你缺人手是吧,不嫌多带我一个。”

    “可你不是佣兵团的人吧。”诺兰皱着眉,“你不是对当佣兵没兴趣么?”

    郝仁随口给个解释:“我只是不喜欢被人管着罢了。这次也是冲着帮忙去的。咋样?带我一个不多,路上我也不用你们分心照顾,你就当多带了件行李……”

    诺兰大概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洒脱的家伙,饶是素来缺乏表情的她这时候眼睛都瞪圆了:“你说这么轻松?你知道北地环塔是什么地方么?”

    郝仁点点头:“知道,九死一生嘛,不过我不怕死,而且遇上危险的时候你们直接跑就行。甚至都不用管我这条件够宽松了吧?难道还要我写个保证书,提前立遗嘱说明本人生死与你们无关之类的?”

    诺兰瞪着眼上下打量了郝仁一下,突然露出恍然的表情:“哦,我知道了,你是想求死是吧?”

    郝仁:“……”

    他光想着尽量打消诺兰的疑惑好让对方带着自己过去了,压根没想到这误会还能扩大化的!

    连乌兰诺夫都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是个不错的人,你没必要用这种方式浪费生命。路还长着呢,生命……”

    郝仁蹦起来:“为啥你们就都以为我疯了?!我就是想过去帮个忙都不行?!”

    他又跟诺兰念叨了半天,对方才终于同意让自己这么个编外人员随队出。等好不容易搞定之后郝仁心里还嘀咕呢:周围这么多灰狐狸佣兵叫他们去都不去,而自己这个主动送上门的战斗力反而被推三阻四,这费多大功夫……

    诺兰比郝仁更感叹:她见过很多不要命的。但眼前这个型号的实属罕见,爱情果然让人盲目。丧偶之痛估计让这个男人一心求死了,她只好本着济世救人的心态带上郝仁去送死……

    得幸亏郝仁不会读心术,否则诺兰脑海里脑补的这些东西够让他血溅三尺的。

    看到自己的其他部下们还在犹豫和讨论,诺兰很通情达理地一挥手让大家暂时解散:“其他人都回去考虑一下,卡尔,晚上之前给我一份名单,我要在明天中午之前决定好人员,明天下午出。”

    等众人散去之后郝仁跟乌兰诺夫一块朝着营房走去,或许是即将共同前往北地废墟。乌兰诺夫对郝仁有了更大的信任,他大力拍了拍郝仁的肩膀:“你还有考虑时间。回去好好想想该不该浪费这条命,明天退出的话诺兰也不会说什么。”

    “你这话说的跟我专门要去送死似的,”郝仁哭笑不得地看着对方光溜溜的面甲,“我知道你们觉得我是死了老婆之后一心求死……我现在也没法解释了,但你放心,我对自己这条命宝贝着呢,去北地环塔是因为有些在意的事情想要调查一下。那地方虽然危险,但还不至于有去无回吧。”

    “在认识诺兰之前,我曾经冒险进去过一次,当时我还是一个小佣兵组织的头目,”乌兰诺夫脚步顿了一下,“我们甚至没能越过最外面的地区人就死光了。别小看了那地方,北地废墟群每年吞没的倒霉家伙可不少。”

    郝仁看着乌兰诺夫:“既然这么危险,你为什么还要过去?”

    他之前已经问过一遍这个问题,当时乌兰诺夫没有回答,而现在两人即将共同启程踏上那片危险领域,乌兰诺夫终于不再隐瞒:“我说过吧,六十五年前我是一名研究员,在纳米机群附近工作。”

    郝仁点了点头,等着乌兰诺夫继续说下去。

    “我妻子是‘主宰’计算机的操作员,”乌兰诺夫慢慢说道,“机群失控的时候,北地环塔自动封闭了,所有工作人员都被关在里面,而纳米机械最终也没有侵蚀到环塔内部所以里面的人存活到了最后一刻。”

    郝仁睁大眼睛:“你是想……”

    “只是想去找到她的遗物……或者尸骨,”乌兰诺夫摇摇头,“它们一定还在。”

    说完这句话,乌兰诺夫便头也不回地走开了,只留下郝仁在后面愣。

    数据终端的声音在脑海中悠然响起:“比起你这个假冒伪劣的情痴,这个才是真男人啊他大概就是为此才活到现在的。”

    郝仁没心情跟对方斗嘴,只是沉默不语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刚推开门,就听到一个沙哑怪异的女声从前面传来:“呦,搭档,欢迎回来。”

    郝仁被这声音吓了一跳,抬头一看便现一位金少女正倚着墙角瘫坐在自己前面不远处。

    少女身染血迹,脸色惨白,其一半身子无力地瘫软下来,另一半身子则用力挺直,以此勉强保持着平衡。

    希顿的个人电脑被放在旁边的地上,她正在用一只手艰难地操作着键盘。

    如此艰难的动作,再加上身上的血迹,这模样真是既凄惨又可怜假如她本体不是板砖的话郝仁真要同情心泛滥了。

    金少女微微晃了晃脑袋,似乎想抬头看看郝仁,不过很快就放弃了:“抱歉,驱动好像还是有不稳定的地方,头……抬不起来了。”

    郝仁赶紧转身关上房门,生怕这白日诈尸的一幕被人看见,随后快步来到终端面前:“你能说话了?”

    “勉勉强强吧,”尸姬终端开口了,不但音调怪异而且断断续续,听上去就像是刚刚学会说话的孩童,“话说这身体真难控制,摔了好几次都站不起来,万幸最后学会怎么爬了。”

    她一边说一边扒着旁边的床沿努力想爬上去,郝仁注意到她现在只有一条手臂和一条腿可以活动,于是赶紧上前帮忙。等把她安置在床上之后郝仁才严肃地说道:“让我检查检查你的身体。”

    女孩大惊:“你终于决定要对自己的pda下手了?!”

    “滚我得搞明白你到底怎么运行起来的!”(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