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七百三十章 灰河
    三辆装甲车在荒凉的旷野上排成一列行驶着,灰狐狸的鲜明徽记在每辆车的侧面装甲上闪闪亮。干燥的平原风卷起沙尘拍打着车辆的外壳,而城市的最后一抹剪影则在车队后方越来越远,终至消失不见。

    在这孤独的车队周围看不到任何人烟痕迹,目力所及之处只有嶙峋怪石和坑坑洼洼的废土景观,被沙尘染成灰黄色的天空低压压地在四面八方垂下,与同样灰茫茫的大地连在一起,几乎让人产生整个世界都化为一团黄沙的错觉。车队现在行驶在一条理论上是洲际公路的大道上,但这条大道如今仅剩路边的一点点水泥残渣还能依稀可辨:大自然的力量轻而易举地抹去了这里曾存在过的文明痕迹,坚固的水泥公路在六十多年的风化之后也与周围的碎石旷野无异了。

    这就是即将前往北地废墟群的佣兵部队,由诺兰亲自带领,从黑街出之后一路笔直向西前往灰河,郝仁也和他们在一起。队伍是昨天下午出的,现在已经毫不停歇地行进了将近二十个小时,而刚才消失在地平线的城市废墟是裂谷市的最后一个城区——据说再往前一直到灰河都不会再看到任何城市遗迹,接下来的两三天里,这种荒凉的旷野将是路上唯一景观。

    郝仁和诺兰等人共同乘坐着第二辆装甲车。这些车辆有着宽敞的内部空间,似乎是专为运输人员改装过,而中间这辆车更是保护最严密的一辆:灰狐狸的客户就在这里。

    两个面无表情的男人坐在车厢后面,身上穿着与佣兵们不一样的制服,据说他们是白河商会的研究人员,另外两名来自白河商会的高级保镖则分别坐在两旁,他们是负责保护研究员以及监视灰狐狸佣兵们的工作的。诺兰的任务就是把这四个人安全护送到北地环塔——然后至少让其中一个研究员活着回来就行。

    以上是白河商会来的委托原文。

    这四个“客户”几乎不和佣兵们交谈。他们只是偶尔自己低声讨论些事情,而且尽量避免被别人听到。关注这些人显然是没什么意思的,于是郝仁转头看着镶嵌在车厢上的显示屏。屏幕上可以看到装甲车外的情况,不过外面的景色只有一成不变的废土。乌兰诺夫低声咕哝了一句:“这鬼地方。连游骑兵的人都生存不下去。”

    “放松点,咱们现在位于这个世界上最安全的地区,”诺兰在车厢对面坐着,双手枕在脑后,眼睛微微眯起,并且很不雅观地将脚搭在前面的钢制扶手上,“在这地方碰不到人类,仅有的危险只不过是土壤和水中的剧毒而已。”

    卡尔抱着自己的大型步枪缩在车厢一角。听到诺兰的话之后吸了吸鼻子:“嘶,那可真够安全的。”

    郝仁看了看坐在车厢末端的四个白河商会成员,凑到诺兰旁边坐下:“你知道他们是去干什么的么?”

    “不知道,”诺兰兴趣缺缺,“我做生意不打听客户的事情,这是我能活到今天的诀窍。不该知道的就别知道。”

    她顿了顿,注意到郝仁脸上的好奇神色还是没有减退,这才耸耸肩压低声音:“大概是冲着主宰计算机去的。战前的纳米机群控制程序,还有当年没来得及从控制中心转移出来的下一代纳米机群图纸……据说它们都在北地环塔深处藏着,随便哪个势力只要能得到其中一星半点的资料。就达了。这些年去北地的家伙基本上都是冲着那些东西去的。”

    “战前科技……”郝仁低声咕哝了一句,“真的还能派上用场么……”

    “你又是为什么要去那地方?”诺兰抬起一只眼皮,“我听说你早上把你妻子安葬在黑街外面的旷野上了。这么看来你去北地应该不是送死的。”

    郝仁无奈地扯着嘴角:“我精神状态一向很正常的好吧?我去北地环塔只是想确认一些事情……反正跟你们没啥利益冲突,只是搭你个顺风车而已。”

    诺兰突然张开眼,认真地看着郝仁:“说实话,我一直觉得你是个不太对劲的家伙,从第一次见面就这么感觉。”

    郝仁笑了笑:“我哪不对劲了?”

    “太乐观,太平静,太无所谓,”诺兰转过头去,“我一开始以为是你神经不正常的原因。但现在看来不是这样。你让我想到了那种在和平时代出生长大的人……但那种人在这片焦土上又不可能像你一样长时间保持这种心态。”

    听到诺兰的话,郝仁也仿若不经意地提了一句:“你看着年龄不大。倒是挺能看人的啊。”

    “年龄不大么……”诺兰轻声重复了一遍,同时抬头看着车厢中的显示器。随后她按亮了身旁的车载对话装置,呼叫正在前面驾驶室里的士兵,“金,我们越过旧17号公路了么?”

    驾驶室中的士兵报告道:“几分钟前刚刚过去。”

    “嗯,你休息吧,让车辆转换成自动驾驶,接下来两天时间用不着司机。”

    “收到,老大。”

    尽管黑街与零都市是距离北地废墟群最近的人类聚居点,但从那里前往北地环塔仍然有相当远的一段距离,这片生命禁区对普通人而言是绝对无法逾越的禁地,即便专业的佣兵们也需要现代化装备的支撑以及最佳的身心状态才能应对。在接下来的两天一夜里,车队在自动驾驶系统的引导下不断靠近北地废墟群,随着目的地逐渐靠近,众人的心情也跟着紧张起来,诺兰带出来的这些本来都是灰狐狸部队中最勇悍、最忠诚的一批人,但到了这里,他们中仍然开始弥漫起了不安的情绪。

    “被纳米机群杀死是一件很恐怖的事,”在旅程的第四天,乌兰诺夫对郝仁说道,“死亡过程在感觉上很漫长,而且通常是从内脏开始。身体被溶解的时候会伴随着极端的灼烧错觉以及撕裂感——更大的压力则来自心理上的。你会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正在变成某种异质化的物质块……而且这个感觉会在数分钟内不断重复。”

    郝仁正在看着车子外面的景象,乌兰诺夫的话让他感觉怪怪的:“你在这儿说这个算动摇军心了吧……”

    乌兰诺夫嘶哑地笑了起来,笑声中似乎带着恶作剧的意思:“我只是想提醒某些人,别对那些看上去正在沉睡的纳米机群感兴趣,它们说不准就会突然活过来。”

    来自白河商会的两名研究员抬头看了这边一眼,眼神中似乎带着不满。

    这时候车厢的喇叭里突然传来了头车驾驶员的呼叫声:“灰河!前面是灰河!老大,到灰河了!”

    “灰河”两个字仿佛一针强心剂般惊醒了气氛沉闷的佣兵们,众人纷纷抬起头握紧了手边的武器,一种混杂着不安和兴奋的情绪从他们身上弥散出来。诺兰立刻拿起自己的装备包站起身:“所有人,带上电磁休眠器跟我来!”

    装甲车在一片荒野上停下,佣兵们纷纷从车厢中跳到地上。乌兰诺夫在起身之前将一个巴掌大小的、形状仿佛老式收音机的设备塞到郝仁怀里:“拿上这个,你的电磁休眠器。”

    郝仁不明所以地接过这个古怪的设备,然后就被后面的人催促着跳下了车。

    一片无尽的荒芜大地在他眼前蔓延出去,而在身旁百米开外的地方,他看到领头的那辆装甲车正停在一条宽阔如洋的“大河”旁边,那河岸上则可以看到一片连绵不断的、整整齐齐的金属光泽。

    郝仁跟着佣兵们跑过去,他惊讶地看着前方的景象:“这就是……灰河?”

    他看到的只有一望无际的灰白色,粘稠而怪异的液体在眼前涌动着,那质地如同沥青,颜色则仿佛白骨,这些液体涌动的度极其缓慢,几乎如同放慢的电影胶片一样,缓缓起伏的粘稠灰白“河面”给人带来的只有无尽的诡异之感。而在这仿佛黑白电影一样的灰河边缘,则可以看到一层仿佛镀层装甲一样的东西覆盖在岸边的岩石上——就如同一条自然生长出来的河岸,将那些给人带来极大危险感的“河水”阻挡在河床里。

    这就是灰河。

    (今天有事出门,所以提前更新=。=仍然是忙碌一整天的节奏啊。)(未完待续)

    ...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