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七百三十二章 如履薄冰的世界
    整个世界的存续都建立在纳米机群的“开恩”上,而更让人胆战心惊的,则是根本无人知晓这些机群当年是为何停下,更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就会重新启动。△,这个世界根本没有从六十五年前那场灾难中幸存下来,事实上灾难仍然在持续,只是它减缓了步伐如同一场被推迟的行刑,人类在引颈待戮,等待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落下的刀刃。在这种情况下,各种各样或理智或疯狂的声音都在涌现。

    曾经有人试图冲进北地废墟群彻底摧毁纳米机械,但机群已经成为一种无法抵挡的力量,纵使动用核武器也无法将其完全消除;有人尝试重新建立对机群的控制,他们都已经成为灰河的一部分;有人希望重建战前的太空科技,通过逃离这个星球来保全种群,但他们的雄心壮志在这个乱世根本毫无成功可能。

    游骑兵们将纳米机群视作一种已经远人类的、足以主宰世界的级生命,并将其像神那样崇拜,他们认为整个世界和整个人类种族都是在纳米机群的开恩下才幸存至今,因此他们用癫狂的方式对自己的“主人”表示忠诚,只希望在纳米机群最终决定重塑世界的时候能有一席之地。

    但纳米机群对此有何反应呢?

    它毫无反应,只是在灰河中静静地流淌着,不管是人类的攻击还是控制,敌意还是崇拜,对它们而言好像都毫无意义,它们只是严格按照某种规律运行着:不扩散。不减少,不侵蚀外界。但也会毫不犹豫地吞噬掉进入北地的冒险者。

    乌兰诺夫眺望着灰河朦胧的对岸,光滑的面甲上倒映着天边最后一抹光亮:“在废土其他地区生活的人总是会忘掉这个世界最大的危机所在何处。他们甚至会忘了这个世界仍然被绑在炸弹上只有来到这里,亲眼看着灰河涌动,你才会从心底里意识到这个世界始终在如履薄冰,我们能活到今天完全是因为一个人类无法理解、无法掌控的原因。在我还是研究员的时候,我曾经做过一个课题,探讨人类接触异星生命之后两种完全不同的生命形式会如何相处,但我没想到答案会是这样:现在这颗星球上就有着一个与人类截然不同的、无法理解的生命形式存在,二者之间的相处只有两个字:未知。”

    “只是因为无法交流吧,”郝仁若有所思地看着那几乎快要凝固的灰白色液体。“我也相信纳米机群进化出了思维,只是和人类思考方式不一样而已。它们停下来肯定是有原因的……或许就是想和人类交流?”

    “你不是第一个提出这种想法的,”乌兰诺夫微微转过头,“但空有想法毫无意义。”

    这时候诺兰突然低声自言自语了一句:“或许它们停止扩散只是因为这个世界处理不了这么复杂的东西。”

    “啥?”郝仁一时没听清。

    诺兰摇摇头,转身离开:“没什么。灰河已经凝固了,准备出!”

    烟尘笼罩的天空中根本看不出太阳的位置,但天边渐渐黯淡下去的辉光还是让人知道黄昏已经临近末尾。灰河中的粘稠液体果然如诺兰所说的慢慢凝固成了一整块,就仿佛液态金属冷却一样以肉眼可见的度变成了一块泛着金属光泽的地面,其表面甚至还可以看到河面翻涌时的波纹和刚刚炸裂的气泡:它们全都就这么固定了下来。

    这也是灰河一个令人无法理解的性质。人们至今不知道纳米机群为什么会周期性地凝固成这个样子,只能解释为是程序变异的结果。

    佣兵们纷纷上车,三辆装甲车小心翼翼地驶到河边,在确认河面完全硬化之后第一辆车才小心翼翼地开了上去。前一刻还是液态的纳米机群此刻却坚固的仿佛钢铁。沉重的装甲车开上去甚至留不下一丝一毫的划痕。郝仁他们在第二辆车里等着随队出,乌兰诺夫注意到郝仁正在摆弄之前下来的“电磁休眠器”,立刻出声提醒:“别乱动。频率错乱会出问题。”

    “话说听你们说好多遍了,这玩意儿可以催眠纳米机群的?”郝仁随口问道。

    “没错。自然人那边可能不常见这东西。但无法地带的佣兵经常会用上,”乌兰诺夫指着那小小的设备。“它有两套系统,对应这两个绿色的指示灯,一个主要,一个备用。它们可以让你在纳米机群眼中变成和它们一样的东西,这样机群就不会攻击你,但一旦催眠停止,机群就会立刻涌上来哪怕是凝固状态的灰河也会马上苏醒。”

    乌兰诺夫说着,抬手指了指车厢顶棚:“我们车上还有一套大个的。所以等会出去行动的时候如果你的装置出了问题,一定要尽最快度跑回到装甲车附近,如果你够快,说不定能活下来。”

    “所以别乱动那玩意儿,”诺兰看了郝仁一眼,“有一个灯变红就立即报告,等两套系统都坏掉就来不及了。”

    头车回了安全的信号,其他两辆装甲车小心翼翼地从河岸上驶向河面。郝仁感觉车子一震,随之看到周围的佣兵们表情纷纷紧张起来。他好奇地问了一句:“话说灰河这么危险,为什么不干脆从天上过去?”

    “空中也有纳米机群,”乌兰诺夫并未嘲笑郝仁的无知,因为一般人也确实不会研究北地废墟的环境,“大气净化型号,不过现在已经变成北地废墟群上空的瘟疫了。它们和云层共生在一起,偶尔会突然下降到距离地面只有一百米的地方,并且经常会主动攻击飞行器。”

    这时候坐在车厢尾部的一名白河商会研究员突然开口了:“浮游型纳米机械漂浮在空中,飞行器运行的时候会把它们吸进燃烧室里。机群把这当做一种攻击信号,它们击毁飞行器是为了保护同伴。”

    “啊,我还以为你们都是哑巴呢,”乌兰诺夫抬头看过去,“你的话听上去真像是为纳米机群开脱。”

    那名身形消瘦的白河商会研究员脸上毫无愠色:“我是科学家,我只说我的现。”

    乌兰诺夫耸耸肩:“真巧,我在拿起枪之前也是科学家。”

    “好了,对客户礼貌点,”诺兰出声打断乌兰诺夫,接着看向那四名白河商会成员,“另外也请你们等会尽可能配合我们,否则你们死上两个三个的那就太遗憾了我的订单上可是说只要保证你们至少活着回去一个就算完成委托的。”

    气氛一下子有点凉,郝仁意识到这个诺兰厉害的不光是战斗经验和各类知识,她这嘴皮子恐怕也是身经百战的。

    灰河异常宽阔,而因为担心惊扰机群,装甲车的行驶度并不快,这样不知道得走到什么时候。外面单调的灰白色天地让人看着昏昏欲睡,郝仁打了个哈欠,靠在车厢上准备迷糊一会。

    他脑海中响起一个声音,好像是数据终端的:“……你想在那找到什么?”

    “或许是长子的触须,”郝仁迷迷糊糊地在心中答道,“这个世界的‘崩坏’是从六十五年前开始的,纳米机群失控是一切的根源。如果这不是**,便只能是天灾……听说纳米机群的核心容器埋藏在地下深处,或许那个容器挖的太深了,靠近了长子的一条触须……”

    “……如果找不到呢?”

    “去别的地方找呗,实在不行我自己找个地方打个洞往下挖。”

    “如果这里根本没有你要找的东西呢?你会离开么?”

    “离开?为什么离开?”郝仁感觉自己稍微清醒了一些,“事儿还没办完吧。”

    “快点离开吧,这里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郝仁激灵一下子完全清醒过来,立刻呼叫数据终端:“刚才你在说啥?”

    “本机还在练习走路啊你睡迷糊了吧?”

    (求啦~!快要到月底了,大家看看手头的,或许在你不知不觉的时候手头就多出一张可用呢,反正点娘常年是玄学投票机制= 。=)(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