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七百四十一章 新世界的第一夜
    作为一个刚来到这个世界没多长时间的“局外人”,郝仁没办法感同身受地理解诺兰的想法,仅凭想象他也很难体会到成千上万年持续不断的轮回究竟会给一个人带来多么深重的影响,但他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在诺兰眼中的世界早已经褪去色彩一切都虚无缥缈,一切都失去意义,当整个世界成为一幕随时可以撤换、随时可以改变的舞台剧,她便很难再对世间的事情产生什么质感了。在每一次轮回中她都不断积累着经验和知识,与此同时一同积累起来的还有内心深处一层厚厚的壳,她说的没错,如果世界随时可以被重置,那保留对世间万物的感情真的没有什么价值。

    你所珍视的、仇恨的、信赖的东西,都是临时的,都是被安排的。有可能一觉醒来它们就都变了身份,甚至有可能就在你眼前,曾经的朋友就会被设定成敌人。在经历了这样漫长的岁月之后,诺兰学会以最高效的方式生存下去,并变得随时可以放弃一切东西,包括自己一手组建起来的灰狐狸佣兵团。

    但如今郝仁和尸姬终端在她眼里成了个例外:千百年来第一次找到可以和自己一样保留轮回记忆的人,这对诺兰的意义是毋庸置疑的,她觉得自己终于有伙伴了,真正意义上的伙伴。

    所以她才不吝言语地告诉郝仁一切她知道的东西,甚至忽视了郝仁和尸姬终端那多少有点奇奇怪怪的言行举止,现在对她而言能让眼前的两个同胞迅了解情况才是最重要的,这意味着可以更好地活下去。

    太阳早已经完全沉下山去,两轮小小的月亮一前一后从地平线下面升了上来,不甚明亮的月光让山洞外面镀着一层银辉。诺兰来到山洞口,再次小心翼翼地确认了外面的情况:“看样子射基地那边的战斗真的是结束了,没听到自爆的动静……应该是在引爆之前就被帝国6战队控制了。”

    “话说这地方应该不会有人现吧?”郝仁从后面走上来,扭头看了一眼山洞里,尸姬终端正一脸好奇地研究着挂在车上的冷光灯棒。灯棒出的光芒有些微从山洞口漏出来,“那些士兵撤离的时候不会从这条路经过?”

    “这里很安全,我勘察过……记忆里勘察过,”诺兰点点头。“只要不点燃篝火就没问题,帝国6战队的遥感红外探测器还是挺灵敏的。”

    郝仁哦了一声,抬头看着上方稀疏的星空,一片陌生的群星在他眼前闪烁,他脑海中盘旋着下一个探测计划。嘴里随口说道:“星星很漂亮啊……”

    “是啊,很漂亮,”诺兰跟着抬起头,眼睛微微张大,似乎这时候才突然意识到头顶的群星,“真怀念……我已经十几年没看到星星了。看来这一次的剧本还不算太糟,至少天空是敞开的。”

    “真不敢想象六个小时之前这个世界还被几十年不散的尘雾笼罩着,空气里也是一股焦油味,”郝仁感叹了一句,突然想起个问题。“话说历次轮回的星空有变化么?”

    诺兰摇摇头:“星空倒是没什么变化,大概是因为离人类太远,人类压根接触不到它们吧,世界背后的‘导演’似乎根本没花心思去制作一套更精致的星空出来。而且轮回了这么多次,我还一次都没见到人类展到外星殖民阶段的。”

    郝仁若有所思地沉默下来,直到诺兰拽拽他的衣角:“回去吧,吃点东西,今天早点休息,明天还要赶路呢。”

    二人回到山洞里,尸姬终端冲郝仁招招手:“呦。搭档,泡妹子回来啦?”

    诺兰瞪眼看着郝仁:“……你俩这关系到底是什么个模式的?”

    她对郝仁和这位金少女之间的关系已经完全捋不清楚了,这没办法,你硬生生把画风从感天动地的爱情悲剧扭转到爱情公寓里。这就是拉个社会学家过来他也捋不清楚啊!

    尸姬终端倒是洒脱,拍拍胸口一脸自得:“本机跟搭档可是生死之交!”

    郝仁想了想,竟然意外地现这货说的没错,尤其是生死俩字……

    诺兰从车上翻找出了补给品,在那些从天而降的记忆中,这些东西是她二十四小时前在山下的小镇上补充的。她把两包压缩干粮和两瓶水扔给郝仁和终端:“随便吃点吧。别吃太饱,会降低警惕心。”

    郝仁哦了一声接过食物,还没来得及撕包装,旁边的尸姬终端就偷偷拽了拽他的袖子:“嘿,本机能吃东西么?”

    熟悉的头大感立刻传来,郝仁眼角抽地看着身边的金女孩:“要不……你先喝口水试试?”

    尸姬终端笨拙地拧开水瓶灌了一口,咂咂嘴小声嘀咕:“感觉是直接掉到肚子里的,然后就四面八方渗没了。”

    “……你还是别吃了,食管断着呢,”郝仁一边说一边寻思着这话题口味真重,“而且你也不用上厕所,这么长时间不吃不喝也不见衰弱,大概是用不着补充能量吧。”

    郝仁知道自己的推断有点不科学,但在知道这个世界极有可能是虚假的之后,他已经完全不在意这些了:或许数据终端穿越进来的时候造成了bug,才形成这么一副不符合科学常识的身体,至于原理……世界都是假的了,谁他娘还管原理啊。

    诺兰看着郝仁和金女孩在那神神秘秘地嚼耳根子,也不知道俩人在说啥,不过还是顺口问了一句:“对了,一直都没来得及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她是冲着尸姬终端说的,这话一出来郝仁和终端就都傻了,后者瞪眼看着郝仁小声道:“卧槽!赶紧想个名字!”

    敢情即便这货也知道“数据终端”四个字说出去不是人名的。

    郝仁赶紧开动脑筋想要编个人名出来,但他这起名水平大家都是知道的,正常情况下都废的葛二蛋他爹一样,更别提这种紧张时刻了。他还没开口尸姬终端就在精神连接里赶紧打断:“你别吭,这种情况不能指望你让本机自己想个。”

    诺兰好奇地看着俩人在那“眉来眼去”,正当她有点疑惑的时候尸姬终端突然开口了:“哦哦,本机……我叫帕蒂安,你叫我帕蒂就行。”

    诺兰哦了一声便不再追问,郝仁则惊奇地在精神连接里小声询问终端:“你可以啊,怎么突然想起这么个名字?”

    “pda呗。”

    郝仁:“……还真是简单粗暴浅显易懂。”

    夜色渐深,很快就到了必须休息的时候。诺兰爬到车上取出睡袋和保温的塑料苫布,一边布置一边说道:“今天晚上要留人守夜,你们先睡觉吧,我守第一岗。”

    郝仁看了看山洞口洒进来的星光,对诺兰摆摆手:“你先睡吧,我和……帕蒂在外面走走。”

    “这种时候?”诺兰停下手上动作,“浪费体力可不明智,尤其是入夜之后在这种不熟悉的地方乱走。”

    “放心,我也是专业人士,”郝仁说着就已经走到了山洞口,尸姬终端一瘸一拐地跟在他旁边,“我去确认确认周边安全,出不了事你忘了那把短杖了么?”

    郝仁说着,冲着诺兰腰间挂着的哨兵手杖努努嘴:“我还有比这东西更厉害的玩意儿,有机会我会跟你解释这些的。”

    诺兰看了看腰间的神秘武器,这才想起郝仁身上的秘密貌似也不少。不过她还是憋着没问那么多,只是点点头:“自己小心。”

    等到了山洞外面找到一片较为开阔的地方之后,尸姬终端才问道:“你要干啥?不会真打算跟本机玩生死之交吧?”

    “回去之后说啥也要给你检修一下,你丫的肯定是这次不正常穿越把芯片给烧坏了,”郝仁一边说着一边抬头看向天空,“我要去上面看看看这个世界到底模拟了多大范围。”(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