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七百四十六章 最后一个美梦
    淡淡的金辉倾斜着洒入城中,将这座和平安宁的小城镇从一夜美梦中唤醒,郝仁看着周围的街道渐渐恢复活力,不时有赶早开店的早饭铺子和小市里面亮起灯光,店主们一边开门一边懒散地互相打着招呼,有人在大声闲聊昨天夜里的一场球赛,也有早上出来晨练的老头老太太讨论着前两天刮的大风到处都是一番最普通不过的日常景象,就仿佛这样和平安逸的生活已经持续了几十年一样。

    如果不是知道这个世界的真相,郝仁初次来到这里的话恐怕会误以为自己被传送到了一个平淡无奇的类地星球,然而现在看着眼前的日常情景他却只感觉一种浓浓的违和感从骨子里渗透出来,违和感中还夹杂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安:情况的展不太对,尽管这个虚幻世界突然用上了一个看似美好的剧本,然而这恐怕并不是什么好兆头。

    诺兰曾经说过,这个世界的重置周期不固定,长的达到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短的则几年之内就会重置,然而无论如何,它都不会像现在这样新舞台只运行了两天不到便突然切换“剧本”,而且还是突然切换到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太平盛世里,之前那几十次的世界大战就跟个玩笑一样被抹掉了。

    郝仁猜测着这个世界背后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控制,他本能地排除了“人”的因素,因为这个世界的模拟程式和运行特征都更像是一个程序。

    而眼前这情况或许意味着程序在失去控制。

    当然,也有可能一切都是因为他冒失地接触了“边界”,由此产生的数据溢出导致世界背后的程序不得不临时重置了整个沙盒,但这仍然无法解释剧本风格突变的问题。

    循着导航信号的指引,郝仁来到了城镇中央,在他眼前是一条倾斜向上的、两旁种植着漂亮白杨的平缓坡道,坡道尽头可以看到一座高中样的学校。坡道上随处可以看到匆匆赶去上学的少年少女,他们穿着学校的制服,拎着书包。并且时不时有人停下来好奇地看着郝仁这个举着奇怪设备照来照去的陌生大叔。郝仁也不搭理这些学生,他稍微感叹了一下自己阔别多年的校园生活。随后小跑着来到坡道尽头,一个留着灰色长的背影终于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

    诺兰正有些无聊地站在学校门口看着学生们来来往往,她身上也穿着同样的学生制服,而手里拎着的书包一角则探出了哨兵手杖的末端:看上去就像雨伞的伞柄一样。她似乎对自己现在的新身份有点困扰,尽管在过去的某次轮回中自己确实也有过学生时代,但那在她的记忆里已经是至少千年前的事情了。在战争中摸爬滚打的几十次轮回经历让她挺不适应这突然到来的和平生活,直到郝仁的一声招呼才让她从这份困扰中解脱出来。

    “诺兰!”郝仁对前方的灰少女招呼道。后者转头惊讶地看了这边一眼,随后立刻小跑着赶了过来。

    “郝仁?”诺兰意外地看着郝仁,“我还以为你被重置到挺远的地方了,没想到你也在这座城里啊?”

    “说来话长,我确实去了很远的地方,”郝仁一边说着一边环视周围情况,“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

    诺兰一抬肩膀:“不清楚,好像是世界突然重置了,我一觉醒来就现自己正走在上学的路上。然后半路突然想起来自己现在的身份。”

    说着,她略有些好笑地指了指自己:“学生会长你敢信?”

    “我的pda都能跑会跳了我有什么不敢信的,”郝仁随口说道。他现周围有越来越多的学生因为好奇而看着这边,立刻压低声音。“能找个地方谈谈么?我感觉情况不太对劲。”

    诺兰毫不拖泥带水,把书包往肩膀上一搭就走:“好,走。”

    她刚迈步就有个教导主任模样的大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扯着尖细的嗓音嚷嚷:“诺兰?你去干嘛?快上课了……”

    诺兰头也不回地挥挥手:“我请个假,今天不来了!”

    说完她就拉着郝仁向坡道另一端跑去,留下一圈目瞪口呆的学生和一个还没反应过来的教导主任。直到俩人跑到一个路口的时候才听到老师的喊叫声从身后传来,诺兰对有点愣神的郝仁挤挤眼:“我在这个舞台的设定可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这开场头一幕我就没按着剧本来啊。”

    说着她就突然笑了起来,而且笑的越来越厉害。从微笑变成哈哈大笑,直到最后几乎笑的上气不接下气。郝仁默默看着对方神经,等实在看不过去的时候才抬手拍拍对方的肩膀:“那什么,你笑够……”

    “抱歉,我只是感觉这真的很可笑,”诺兰几口气喘匀,轻声叹息,“明明前两天还在战场上拼命的,突然就被扔到这种地方……剧本安排乱来也要有个限度啊。”

    “看来你也不知道这个剧本是怎么突然变成这样的?”郝仁狐疑地看着诺兰。

    诺兰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转移了话题:“其实你不觉得这样很好么?看上去天下太平……我和一些人聊过了,似乎整个世界都没有战争的迹象。不管这个世界的真假,如果这样的局面能一直持续下去,其实也挺不错的……哪怕不能一直持续,能多这样过几天也挺好。”

    郝仁终于肯定了心中的某些猜测:“你果然还是知道什么吧?”

    诺兰抬头看着天边的朝阳,沉默了很长时间,终于一声叹息:“……这恐怕是最后一个美梦了。”

    表世界。

    郝仁这次“下潜”已经持续好几天,南宫五月正拎着抹布哼着小调擦着郝仁的“棺材盖子”,这时候休眠舱突然打开条缝,数据终端嗖一下子从里面窜了出来,五月登时激灵一下子把自己盘成一圈圈的弹簧,上半身摇摇晃晃地打量着窜出来的是个啥玩意儿。

    等看清是数据终端之后她才软下身子:“哦,终砖啊房东怎么还没醒?”

    数据终端第一件事就是在空中飞快地盘旋两圈,特满意地出一声人性化的叹息:“噫果然还是这幅身子好使,看周围东西连脖子都不用转的……哦,五月,你赶紧把人招呼过来,有正事儿!郝仁那边可能准备干一票大的,要人过去镇场子!”

    这时候莉莉已经听见动静跑下来了:“干啥干啥?去哪杀杀多少?”

    “还不一定呢,”终端呼啸着飞来飞去,“话说你们知道不?本机突然现自己有一颗少女心诶……”

    南宫五月和莉莉:“?”

    对每一位审查官而言,数据终端便是自己最至关重要的助手其重要性甚至过他们的所有武装配给以及个人飞船。数据终端不但带有执行任务所需的所有助理程序,而且在必要情况下它们还可以代替主人完成很多原本需要审查官本人才能执行的工作。审查官可以给自己的数据终端签临时权限,让其能控制自己的随身空间和各种武器装备,在这种情况下它们能挥的作用几乎相当于审查官的一个分身。

    尽管这种分身有时候是个碎催……

    很快,所有人都被召集起来,并通过塔纳古斯裂隙进入了梦位面。数据终端顺利地通过“转接”方式打开了郝仁的随身空间,真正的巨龟岩台号果然就好好地在里面停着。

    “哦哦哦!果然还是这个槽适合本机!”终端卡在自己的御用宝座上兴奋的大呼小叫,能重新接入插槽让它觉得自己整个pda都重生了,“你们是不知道啊,本机之前使足了劲都塞不进去,真心不理解变成.人样有啥好的……也可能是本机屁.股太大了?”

    终端在控制台上神经,周围的异常生物们面面相觑,伊扎克斯瞅了控制台一眼,小声问旁边的薇薇安:“这玩意儿……坏了?”

    薇薇安撇撇嘴:“可能是短路吧,我就说房东不能成天拿它给豆豆玩,电子产品不能进水……”

    终端对周围人的评价置若罔闻,能重新控制飞船让它高兴坏了,循着探索无人机传来的导航信号,它启动了巨龟岩台号的跃迁程序,下一瞬间,飞船已经抵达一片陌生而遥远的星区。

    之前它和郝仁在那个虚拟世界的“边界”成功出了一点点导航信息,那些信息足以将散布在梦位面里的探索无人机群引导到一个半径五光年的大致范围内。幸运的是这个区域虽然遥远,但无人机群的跃迁引擎还是能快抵达这里,在巨龟岩台号赶到的时候,那些无人机已经成功找到了疑似卓姆的星球。

    真正的卓姆,不是虚拟世界,而是位于真实宇宙中的卓姆。

    巨龟岩台号与那台立下功劳的探测无人机汇合,随后悬停在目标星球上空。看着眼前壮观而又可怕的一幕,数据终端出一声悠悠感叹:“卧槽”

    薇薇安立刻扭头看着放在她身边的银白色休眠舱,她紧张地按着后者的棺材盖子:“房东的意识就在那颗星球上?!”

    终端一声尖啸:“立刻通知他!本机计算这鬼地方恐怕坚持不过四十八小时!”(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