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七百六十五章 诺兰的情况
    郝仁的思绪回到了不久之前,在卓姆星抵达临界点,完全土崩瓦解的前一瞬间。

    诺兰,梦境方舟中唯一的np,她那特殊的“灵魂”编码导致她无法通过无人机链路上传至晶核研究站,而当时的时间也完全不够在无人机链路中建立新的转播协议,在一切看似陷入绝境的情况下,郝仁唯一想到的就是尽一切可能保存诺兰的灵魂既然不能传输出去,那便就近找个地方保存下来。

    由于兼容问题只出在无人机链路内部,巨龟岩台号本身的数据处理能力是足够应付这种程度的不兼容的,所以郝仁的最后一个尝试才有了实现的可能:他把诺兰下载到了巨龟岩台号的舰载主机中。

    当然,这匆忙之间的下载仍有些不尽如人意,诺兰的灵魂在下载至主机之后不可避免地有些损伤,这主要还是由于兼容度引的状况。因此直到刚才为止,飞船这边都一直在忙着处理诺兰的数据,数据终端留在这边也是为了这个。但不管怎么说,好消息是记忆和情感方面都没有大碍,诺兰本身是个np,她的数据本身便有很高的自我重组机能,在经过一番恢复和调试之后,她总算是恢复了。

    看着在全息影像上不安地走来走去的灰少女,郝仁挠着脸不知道该从哪开始解释,他只能先介绍这个地方:“这里是我的飞船巨龟岩台号。”

    “你的……飞船?”诺兰的记忆仍然停留在卓姆毁灭前,而且她记忆的最后阶段完全是在浑浑噩噩中度过的,所以几乎搞不清楚现状,“为什么会突然有了飞船……啊!我想起来了,整个世界……卓姆怎么样了?”

    “咳咳,”郝仁干咳两声。“在此之前先确认一下你的状态,你现在感觉怎样?有没有精神恍惚或者失去记忆的情况?另外你身边环境如何?”

    “我?”诺兰低头看看自己,“我好像一切正常。但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里什么都没有,我只看到很多流光在飘来飘去。除此之外的人类,房屋,天空和大地,这些东西全都消失了……”

    诺兰说着,眼睛中突然流露出一丝惊惶:“难道……世界终于还是毁灭了么?”

    “现实世界的卓姆已经被阳光吞噬,七小时之前的事,”郝仁切换窗口,将一份影像资料传输到诺兰眼前。后者作为程序体原本是不需要用“眼睛”去浏览影像的,但为了维持“诺兰”这一个体的人格性,舰载主机如实模拟了她的人类机能,因此诺兰现在还保持着人类的常识和感官,郝仁看到全息影像中出现了一组更小的全息影像,诺兰看着那些画面,眼睛渐渐张大,“这是它最后时刻的影像。”

    诺兰看着一团巨大的、不可名状的生物-机械混合体在阳光下熊熊燃烧,整个星球分崩离析落入太阳,她的震惊中失声惊呼:“那我现在……”

    “别担心。在最后关头我想办法救出了所有人的灵魂,”郝仁轻咳一声,“咳。我这边拥有完善的灵魂传输技术,比卓姆方舟所使用的技术更加先进,可以像抽取液体一样把灵魂从物质中剥离出来,因此落入阳光的那颗星球上其实已经没‘人’了。你现在所处的位置是距离卓姆百亿光年之外的塔纳古斯星球,一个叫晶核研究站的空间站附近,这里是我的研究设施。”

    郝仁轻描淡写地把那规模宏大的灵魂数据链工程一句话带过,但诺兰毕竟不傻,还是听出当时恐怕生了惊人的、出普通人理解的事件。她无从知晓这个事件背后的原理是什么,只能生硬接受:“也就是说……在上一个存储器被烧毁之前。你把整个虚拟世界的数据转移到了另外一个存储器里?”

    郝仁点点头:“就是这么回事。”

    “这个新的存储器很安全么?”

    “肯定比卓姆安全晶核研究站就是掉进黑洞里都能正常运行。”

    这时诺兰终于意识到有哪不对了,她茫然环顾四周:“可是……其他人在哪里?为什么这里只有我一个人?”

    郝仁双手交叠放在控制台上。身体微微前倾:“诺兰,你……知道自己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么?”

    “不同?”诺兰皱起眉。“你是说能保留轮回记忆的事?你不是也能么?”

    “保留轮回记忆只是一个表象,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可能不太好接受,但你一定要听”

    郝仁说着,稍微顿了顿才脸色一正:“如果我告诉你,其实你并非人类……”

    他用尽可能平缓的语气把所有事情和盘托出,甚至包括整个卓姆方舟的结构以及一万年前人类躲入虚拟世界的前因后果都说的明明白白,因为只有这样,诺兰才能更好地理解这个庞大的、久远的、堪称宏伟的计划,以及她在这个计划中原本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当听到虚拟世界是建立在一个古老原始生物的梦境中时,诺兰禁不住失声惊呼,而在听到自己其实是用于维持梦境的一系列机械设备的监控程序时,她就保持着目瞪口呆的状态,久久不能言语。

    短短半个小时里她失态的次数甚至比过去在轮回中数百年的失态次数还多。

    郝仁说完之后诺兰仍然没回过神来,他只能出声叫醒对方:“诺兰,诺兰,我说完了。”

    诺兰的神色恍惚了一下,她吸口气,咬着嘴唇看向画面另一端的郝仁,她现在终于意识到自己眼前这个窗口意味着什么了:这是真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分界线,画面对侧的男人正坐在现实世界的某台设备前面,而自己……时至现在仍然是虚拟世界中困着的一串数据,并且这次这串数据连人类都不是了。

    “你说的都是真的?”诺兰的声音听上去反常的很平静。

    郝仁摊开手:“我没有骗你的必要。”

    “我其实只是一个……程序?”诺兰咬咬嘴唇,“被人编造出来的,用来监控设备的程序?”

    郝仁一时无言以对。

    “所以我其实没有父母,没有家庭,没有过去,哪怕在现实世界中这些东西也不曾存在过,”诺兰一下子想到了很多,“所以我的记忆从一开始都是虚拟出来的……”

    诺兰的反应在情理之中,任谁突然知道了自己根本不是人类,而只是某台机器里运行的一段代码,出生以来的一切情感经历喜好记忆其实全都是某个或某群程序员敲出来的字符串之后恐怕心态都好不到哪去,诺兰只是这样感叹已经是意志坚定的表现了。

    “其实就我个人而言,ai和人类并没什么区别,”郝仁知道自己这种情况下无论如何都该说点什么,他谈起了自己的世界观那是成为审查官之后见识了无数种奇奇怪怪的文明形态和生命形态所产生的开阔视野,“能意识到自身,拥有自己的感情,在这个大前提下有灵识的生命其实都是一样的,无论他们是生活在一副碳基身体中还是一台机器里都一样,在灵魂的层面上没什么不同。”

    “谢谢你的安慰,”诺兰露出一个生硬的微笑,“但……这毕竟不好接受,不是么?”

    郝仁叹了口气:“是啊,挺不好接受的。”

    诺兰看到郝仁这般为难的模样,反而主动转移开话题:“那就不说这些了。你刚才提到了你正在着手重塑一个生态系统?我要是没理解错的话……你就像造物主一样,拥有这种力量?”

    “咳咳,”郝仁当场差点把支气管咳出来,“你这说的太夸张了,我这型号的离造物主远着呢,而且重塑生态圈也不是我自己动手,充其量我这次就是个投资商:只负责提供原材料和场地的那种。”

    “抱歉,这事情有点出了我的想象,不是很好理解,”诺兰微微笑起来,随后脸色再度阴沉下去,“感情真是个奇怪的东西,我明明应该更高兴点的,但在知道自己只是个用来监控系统的程序之后,重塑生态圈什么的倒好像跟自己无关了似的。”

    面对诺兰的苦笑,郝仁也只能跟莉莉无奈地相对而叹。(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